需要怎样做才能向全世界提供新冠疫苗?

尽管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世界上的大多数人仍在等待接种疫苗 (路透社)

尽管主要大国之间的断骨游戏从很大程度上解释了全球范围内新冠疫苗分配存在不公平性的原因,但是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导致了这种疫苗的匮乏,那就是生产足够剂量的疫苗,仍然是当今世界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那么,需要怎样做才能够克服困难,并为全世界的所有人提供疫苗呢?

作者理查德·佩雷斯·佩尼亚在美国《纽约时报》上发表的一篇报道中试图解答这个问题。他在文章之初指出,全球各地有6亿多人能够接种全部剂量或部分剂量的新冠疫苗,鉴于实现该目标的过程中所存在的巨大挑战,这已经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但是,这同样也意味着还有超过70亿人没有得到疫苗接种。

作者指出,在迄今为止分配的全部疫苗中,有一半流向了富裕国家,特别是美国和欧洲国家,但是在这些国家内生活的人仅占世界总人口的七分之一,而其他数十个国家——尤其是非洲,直到不久前才开始其接种行动。

作者援引专家们的话,突出了在短时间内为大多数人进行疫苗接种的任务艰巨性,这是世界在过去从未经历过、也不曾准备好应对的情况,与此同时,专家们还称赞了这项进程极快的速度,尽管这种流行病在一年半以前还不为人所知,而在6个月前就已有第一剂针对该病毒的疫苗获得了批准。

但是,将这种疫苗向全世界人口推广仍然难以实现,作者将此归结于以下四个原因:

第一:生产疫苗的能力有限

生产疫苗的能力是有限的,因为世界上只有很少的工厂在生产这些疫苗,而且只有很少的人受过生产疫苗的培训,即使是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他们也承受着压力。此外,生产原料的能力也非常有限,包括细胞培养基、专用过滤器、防腐剂、玻璃瓶和橡胶塞的生产。

第二:富裕国家应该做更多的事情来帮助贫穷国家

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已通过联合国发起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认捐了超过60亿美元的资金,该项目的任务是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象征性收费或免费的新冠疫苗。

但是一些承诺至今尚未兑现,此外,富裕国家的认捐额也仅占这些国家为自身支出金额的一小部分,同样也是全球需求的一小部分。

第三:各国政府应向制药公司施加更大的压力

各国政府应强迫制药商与世界其他地区共享其专利业务,特别是在没有任何疫苗生产公司自愿这样做的情况下,此外,也没有任何政府表示将朝这个方向采取行动。

Mass COVID-19 vaccination drive-through clinic in Milan

第四:疫苗生产过程本就困难,而生产新型疫苗的过程则更为困难

众所周知,即使是在产品固定且需求稳定的情况下,疫苗生产也是一个困难的过程,而随着新疫苗和新生产线的出现以及全球期望的提高,这个过程将变得更加困难。

更为糟糕的是,辉瑞疫苗和莫德纳疫苗的生产是基于“信使RNA”技术,而直到去年,这种技术也从未用于疫苗的批量生产过程,此外,这个生产过程还需要不同于普通疫苗的设备、材料、技术与经验。

尽管许多制药公司坚称它们能够生产这类新型疫苗,但是专家们认为,它们很可能需要大量的时间和投资来进行准备,正如莫德纳公司首席执行官所说的那样,“你无法在一夜之间要求任何一个制药公司立即开始制造基于信使RNA技术的疫苗”。

来源 : 纽约时报

相关文章

《外交事务》杂志发表了一份分析报告,着眼于当前西方国家就新冠疫苗制药公司研发而爆发的冲突特征。分析认为,冲突不会是短暂的,也不会随着大流行的结束而结束,并认为这种冲突将扩大影响到全球所有经济领域。

Published On 2021年4月13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