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为何再度面临政治危机?

2021年5月25日,尼泊尔学生会的抗议者们在加德满都举行的一次示威活动中焚烧了尼泊尔总统班达里和总理奥利的肖像后高呼口号 (法国媒体)
2021年5月25日,尼泊尔学生会的抗议者们在加德满都举行的一次示威活动中焚烧了尼泊尔总统班达里和总理奥利的肖像后高呼口号 (法国媒体)

尼泊尔总统班达里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内第二次解散众议院,并计划提前组织选举,进而将引起法院对此举是否违宪的审理,并使该国陷入新的政治动荡。目前,该国正在竭力对抗激增的新冠病毒感染病例。

尼泊尔最高法院将于27日听取针对该国总统班达里命令的请愿书,上百人在尼泊尔的主要城市内集会,反对“国家元首保护总理奥利的政治生涯的企图”。

今年69岁的奥利在本月早些时候失去了信任投票,随后他再次呼吁举行新的选举。

批评人士称,班达里在22日凌晨下达的这项命令,是在尼泊尔大会党主席德乌帕显然已经获得了成为尼泊尔下任总理所需的议会支持之后产生的。

这场危机可能会使这个国家再次陷入不稳定的状态。在2017年的大选让奥利及其领导的尼泊尔共产党上台之前,这个国家已经经历了10次政府更迭。

人们还担心,政治动荡可能会加剧尼泊尔的新冠疫情危机。

该国的医院已经耗尽了氧气和床位,并且随着死亡人数的不断上升,部分地区正诉诸大规模的火化。

西部城市图尔斯布尔的高校教师罗吉娜·什雷斯塔认为,“现在不是实行强权政治的正确时机”,“政客们的当务之急应该是获得氧气和疫苗。人们正在死去。解散众议院并举行新的选举无助于抗击疫情。”

事情是怎么变糟的?

此次危机的直接根源在于奥利领导的尼泊尔共产党出现的分裂。自去年以来,执政党的一个派系一直在指责总理奥利的威权主义,认为奥利在作出决定和任命关键委员会及监督机构成员时将异己排挤在外。

尼泊尔总统班达里因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内两次解散众议院而受到批评 (美联社)

早在去年12月,有关可能进行不信任投票的谣言四起,班达里便在奥利的要求下解散了众议院。这是尼泊尔自2008年结束血腥的叛乱和废除长达200年的君主制之后,首届经选举产生的议会。

班达里在去年12月解散众议院的决定,立即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抗议,民众还向最高法院多次提起请愿和申诉。

这场动乱甚至引起了尼泊尔强大的邻国——中国的警觉,后者派遣一名特使去调解这两大派别之间的矛盾,但是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

今年2月,尼泊尔最高法院推翻了班达里的决定,并恢复了众议院,为对奥利进行不信任投票铺平了道路。不出所料,他最终遭遇了失败,但是反对派仍然难以组建政府。

班达里最终将5月21日设定为各政党达成一致的最后期限。

让尼泊尔公众感到震惊的是,奥利和德乌帕在最后一刻均宣称,他们在众议院的275个席位中获得了多数席位。

奥利表示,他得到了153名议员的支持,而德乌帕则声称有149名议员保证支持他。双方声称获得的支持票总数甚至超过了议员的总数,很明显,其中一人声称获得的支持要超过他实际拥有的支持。

班达里没有费劲去核实投票上的签名,而是发布了第二则解散众议院的公告。她为自己的决定辩护称,奥利和德乌帕都无法证明自己获得了多数票支持。她接着宣布了举行选举的日期——这场选举将分为两个阶段进行,分别是在11月12日和11月19日,但这距离本届众议院5年任期的结束还有一年多的时间。

卫生专家们呼吁政治人士抛开分歧,团结起来战胜新冠疫情 (路透社)

来自加德满都的智库“Social Science Baha”的分析师哈里·夏尔马表示,“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这样一位总理,他坚持要为自身的领导地位而举行选举——不是由于来自反对党的挑战,而是因为执政党内部出现的分裂。”

“然而,在尼泊尔,我们有一部限制频繁组织选举的宪法。由于我们有过不稳定政府的历史,我们2015年的宪法让任何人都很难解散众议院,而这项宪法已经生效3年半的时间了。根据宪法规定,在解散众议院之前,还有几个必须完成的步骤。”

夏尔马表示,这些措施包括允许奥利和德乌帕在议会内检验他们的实力。

他还指出,“总统必须尽一切可能组建一个政府,但不幸的是,她并没有按照宪法程序或宪法精神行事。”

但是与奥利关系密切的议员克里希纳·巴克塔·波卡雷尔则为解散众议院的决定辩护称,反对派正试图“窃取”执政党的议员席位。

他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除了重新举行选举,我们没有其他选择。这是合法合宪的强制行动,因为反对党既不提供替代方案,也不允许政府顺利运行。”

尼泊尔人作何反应?

要求重新组织选举的呼声似乎激怒了许多尼泊尔人。

“没有疫苗就没有选举”的话题成为了尼泊尔社交媒体上的热门话题,社交媒体用户敦促奥利关注疫情,而不是选举。

随着新冠疫情的迅速蔓延,小规模的抗议活动仍然不断出现。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几名活动人士25日无视严格的封锁,焚烧了奥利的肖像。而在西部旅游

中心博卡拉,数十名示威者在上周日晚间举行了火把集会,以抗议班达里的决定。

总理奥利指责反对派在该国制造不稳定 (路透社)

与此同时,5个反对解散众议院的政党及议员团体于25日向最高法院提起申诉,要求承认德乌帕主张其领导权的声明。

仅有146名议员签署了提交给最高法院的请愿书。奥利所在政党的3名议员没有在法庭请愿书中签名,而他们早些时候曾支持德乌帕获得总理职位。

“这不仅仅是对宪法的攻击,也是对正在与疫情和饥饿作斗争的穷人的攻击”,签署人员之一帕姆法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每个人都应该抗议这种退步。”

德乌帕也在上周六发布的一项声明中批评了班达里的行动,并敦促“所有民主力量”站出来保护宪法。

尼泊尔共产党反奥利派的领导人普什帕·卡迈勒·达哈尔在加德满都向记者表示,“我们相信,法院将再次作出有利于民主、宪法和反对威权主义的裁决。”

班达里并没有对针对她的指控发表任何评论,但是奥利在上周日会见了媒体,并坚称总统的决定完全在其宪法权利的范围内。他还指责其对手“因缺乏人民的支持而回避选举”。

他还补充称,“他们害怕选举。他们的职业就是制造不稳定”,他还指责那些支持德乌帕的本党成员“缺乏纪律、有失尊严”。

政治动乱对尼泊尔抗击新冠疫情的努力有何影响?

卫生工作者表示,政治动荡可能会进一步阻碍尼泊尔抗击新冠疫情的战役。

最近几周内,这个拥有3000万人口的国家每天登记的新增感染病例超过8000例,将近一半的病毒检测结果均呈阳性。

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尼泊尔卫生当局已经登记了528848例感染病例,其中已有超过6700人死亡,而且最近几周内的死亡人数创下了纪录。

感染人数的激增令尼泊尔的医疗系统不堪重负,而早在疫情爆发之前,尼泊尔的医疗系统就已经在努力应对人员和设备短缺的问题。该国医院的床位有限,而大城市以外的大多数医疗机构又缺乏用于新冠病毒检测的机器和设备。

流行病学家巴苏德夫·潘迪呼吁政界人士抛开分歧,团结起来战胜新冠病毒。

他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补充称,“政治危机吸引了所有政客的注意力和精力,而我们的工作重点本应该是新冠疫情。我们无法更好地进行准备,无法及时安排氧气、呼吸机、药品和其他物资。”

“相反,我们的领导人忙于举行抗议、集会或参加宗教聚会。我们看到政治会议的召开远远多于为制定抗疫战略而举行的会议。”

与此同时,加德满都Ratna Rajya大学的讲师埃洛克·拉姆萨质疑在新冠疫情期间举行选举的可行性。

他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这种政治闹剧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因为人们正面临着极端的困难”,“我们要全力遏制这场新冠疫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由于投资者等待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是否会解决对长期借款成本快速上升风险的担忧,复活人士担心美国主权债券收益率攀升打击全球股市。

2021年3月4日

今年,在疫情的肆虐之下,全球经济危机迫在眉睫,位于喜马拉雅地区的国家尼泊尔,还遭到了洪灾、山体滑坡等灾难的打击,此外,它还因为与邻国印度在边界问题上存在的争议,而处于政治和外交的困境之中。这场争端加剧了尼泊尔现任政府的压力,并再次引发了有关尼泊尔与印度和中国关系的未来的辩论。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