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向朝鲜投放的“真相书”给文在寅外交带来压力

反朝民间组织领导人、脱北者朴尚学表示,禁止向朝鲜投放气球的法律并不会阻止他的活动 (路透社)

“韩国是独裁国家吗?”——民间团体“自由朝鲜斗士”领导人、脱北者朴尚学(Park Sang-hak)这样问道,他常常借助气球从韩国向朝鲜空投反朝传单——“它还算是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吗?”

上个月末,朴尚学向朝鲜境内空投了10个气球,其中装有50万份传单和5000张一美元面值的钞票。他表示,希望朝鲜人知道有关金正恩独裁的真相,并希望朝鲜人站起来反抗他的政权。传单批评了金氏王朝的统治。而附加这些美元是为了鼓励人们去取传单。

在过去的10年内,朴尚学已经60次发射这样的气球。而现在,不同的是,此举将违反韩国法律。

朴尚学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这项禁令是违宪的恶法

朴尚学的气球投放活动经常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但在今年4月,他对活动地点保密,并选择在深夜从边境地区投入气球,因为他担心会被韩国当局逮捕,从而削弱相关努力。

今年5月6日,韩国警方突击搜查了他的办公室,并承诺将进行彻底调查。

4天后,当朴尚学出现在首尔警察厅接受质询时,他痛斥了自由派政府,并解释了相关传单的内容。

朴尚学表示,“这些是脱北者写给我们远在朝鲜的家人的信。是有关真相、自由和爱的信。而现在连信都不允许我们写了吗?”

在2016年的一次气球投放活动中,脱北者朴尚学正准备投放装有谴责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传单的气球。而现在,这类活动被定性为非法活动 (路透社)

“禁止散发反朝传单法”

韩国在2020年12月通过的《朝韩关系发展法》修订案禁止向朝鲜散发携带传单、光碟、优盘等物品的气球。

一旦罪名成立,朴尚学将会面临2.7万美元的罚款和3年有期徒刑。

韩国民主党及政府官员以两项理由为这项修正案辩护。

首先,发射活动危及了生活在边境地区的韩国人的生命——在2014年,朝鲜用机关枪瞄准气球,而子弹击中气球使散发物品坠落在韩国境内。

第二,这些传单阻碍了他们与朝鲜建立和平的努力。

在2018年里程碑式的朝韩峰会上,韩国总统文在寅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同意停止所有敌对行为,包括散发传单在内。

但是朴尚学却在继续他的活动。

去年6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对这些气球发出了含蓄的威胁,随后朝鲜炸毁了朝鲜境内新成立的朝韩联络处。从韩国一侧的非军事区便可以看到这场爆炸的情况。

在今年4月朴尚学再次投放气球后,金与正也加入了讨论。

官方媒体援引金与正的话报道称,“我们将这些韩国人渣的活动视为对我们国家的严重挑衅,并将研究相应的反击行动

建设和平的努力

韩国总统文在寅自2017年首次当选以来,一直把建设和平作为其政府议程的支柱。

朝鲜炸毁了新成立的朝韩联络处,此前,朝鲜曾含蓄地对继续投放气球发出威胁 (路透社)

5月10日将是文在寅执政的第4年,这也是他促进朝韩关系改善的最后一年。

这一点必须得到美国的帮助。本周,文在寅将前往白宫,与美国总统乔·拜登在5月21日召开峰会。

分析人士预计,文在寅将把会议重点放在让美国和朝鲜重回谈判桌。

文在寅表示,“我们将恢复朝韩两国之间的对话,以及朝美之间的对话

文在寅还回应了对反传单法的批评。

他指出,“通过违反朝韩协议来损害朝韩关系绝不是明智之举……政府别无选择,只能严格执行法律

美国近期才完成了对朝鲜政策的评估,并对外交予以了更大的重视。

近期围绕朴尚学及其投放活动的争议,可能会给文在寅的计划带来一些困扰。

自去年12月该法案通过后,人权组织对此提出了大量的批评。其中,“人权观察”认为,散发传单等活动受到《人权宣言》第19条和韩国批准的其他盟约的保护。

但是部分专家认为,需要更好地理解韩国所处的独特情况。

韩国庆熙大学政治专家Chae Jin-won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从外国的角度来看,这项法律似乎是在过度地监管言论和表达自由……但是在朝鲜半岛的背景下,为了朝韩双方的利益,这项法律应该得到接受

投放气球曾经是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朴尚学最近的一次活动选择在深夜进行,以免被韩国当局发现 (美联社)

这项法律和争议也可能影响文在寅总统拉拢美国的能力,以为文在寅倡导的妥协创造空间。

在上个月,美国议员召集特别委员会以召开会议,讨论朝鲜半岛的言论自由问题,并重点提及“反传单法”。

这个在线委员会本身已经陷入了政治化——韩国总统文在寅被塑造成一个亲朝鲜的威权主义者,以限制脱北者试图解放朝鲜的权利。

民间组织“朝鲜自由联盟”的成员苏珊娜·斯科特向该委员会表示,“没有什么比生活在韩国的自由之下的朝鲜人,向那些生活在金氏政权奴役下的朝鲜人伸出援手更强大的了

其他人则认为,这种说辞和气球投放活动本身,更多地是出于政治目的。

来自“和解与和平协会”的人权律师Jeon Su-mi向该委员会指出,“通过向聚集在周围的记者散发传单,他们可以为树立起朝鲜人权捍卫者的形象,从而为他们的工作争取资金

Jeon Su-mi还表示,朝鲜人可以通过边境城镇等其他途径有效获取外界新闻,因此结论就是,“在我看来,散发传单并不是促进朝鲜境内人权的有效工具

转向广播

部分脱北者活动人士并没有像朴尚学那样违反法律,而是采用了其他的策略。

例如,1995年来到韩国的Huh Kwang-il,此前曾在俄罗斯当伐木工,在那里,他对韩国和外部世界有了更多的了解。过去,他常常向朝鲜境内发送光碟和优盘,而自今年3月开始改为了短波广播。

上个月,在分隔朝韩两国的板门店村举行了韩国总统文在寅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发表板门店宣言三周年的纪念活动。在场人士在标语中要求“落实板门店宣言并恢复朝韩合作” (路透社)

Huh Kwang-il 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我们的目的是唤醒朝鲜人并促进他们的人权,以使他们最终能够宣称自己成为了国家的主人

他还对韩国总统实施限制其言论自由的法律提出批评,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更加严重地妨碍了其他人和朝鲜人的“知情权”。

他指出,“通过压迫朝鲜人,韩国政府变得更像一个独裁政权,而最终受害者将是朝鲜人

不过,文在寅政府一直坚定地表示,希望限制朝鲜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以便在任期即将结束时与朝鲜进行接触。

文在寅最新的总理提名人在5月7日的确认听证会上重申了政府的立场,即这些传单“威胁了我们人民的安全”,并违反了2018年出台的“板门店宣言”。

来自民间团体“自由朝鲜斗士”的朴尚学选择了挑战这项法律,声称这项法律违宪,并对文在寅提起了诉讼。

而Huh Kwang-il的目标则是继续发送广播。

他补充称,“这是赋予朝鲜难民的时代使命。这是无法被阻止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