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全国新冠疫情响应计划失败 各民族采取行动

来自中国的红十字会志愿者一直在克钦独立组织控制的边境地区协助应对新冠疫情(半岛电视台)
来自中国的红十字会志愿者一直在克钦独立组织控制的边境地区协助应对新冠疫情(半岛电视台)

2月1日军事政变后,缅甸全国抗击新冠疫情响应计划失败,该国北部一个少数民族武装组织依靠中国跨境支持,在其所辖地区悄悄为2万人接种了新冠疫苗。

在中国红十字会协助下,对该地区提供了由中国科兴生物制品公司生产的疫苗,而中国红十字会是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成员。

克钦独立组织(KIO)是在缅甸与中国、泰国和印度边界上开展活动的大约20个民族武装组织之一,其中部分组织自从大流行初期就开始运行自己的新冠疫情应对措施。

尽管自政变以来的动荡和内部斗争加剧破坏了他们的努力,但缅甸最著名的两个民族武装组织克钦独立组织和克伦民族联盟告诉半岛电视台说,他们正在尽可能地继续前进。

这些武装组织持续进行新冠疫情响应措施之际,缅甸的国家医疗保健系统已经崩溃。政变后的几天,政府卫生工作者发起了一场公民不服从运动,这场运动现在已经席卷全国,他们试图让军事统治瘫痪,并使将军们资源枯竭,许多医院关闭或几乎没有运转。

5月5日,联合国对缅甸发出警告说,对医务人员和医疗设施的袭击正在危及新冠疫情响应机制。

联合国发表新闻声明称,“在缅甸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卫生工作者担心因行使言论自由和和平集会的权利而被捕或拘留

据联合国称,军方对医务人员和医疗设施进行了至少158次袭击,其中60多人受伤或死亡。此外,军方还逮捕并起诉了超过139名医生,并占领了至少50个医疗机构。

缅甸卫生部新兴传染病部门负责人Khin Khin Gyi博士4月初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全国检查率已从政变前的每天2.5万次降至每天少于2000次。

来自中国龙川县红十字会的志愿者2021年4月在Nhkawng Pa营地为克钦独立组织控制地区因内战而流离失所人员进行新冠疫苗登记(半岛电视台)

报告的病例随后骤减。

截至当地时间1月31日,缅甸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4万例,死亡3131例,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百例,然而,自政变以来,缅甸宣布新增确诊病例仅2700例,平均每天新增确诊病例约30例,并宣称新增死亡病例79例。

“完美风暴”

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在4月1日的声明中警告说,可能发生“完美风暴”,新冠疫情的爆发与缅甸正在发生的人道主义危机可能同步发展,尽管自政变以来缅甸仍未发现疫情,但印度和泰国目前正经历新冠病毒变异毒株新疫情。

在缅甸东南部与泰国接壤的边境地区,克伦民族联盟——该组织成立于1947年,并于2015年加入《全国停火协定》——自2020年3月以来,在其控制的七个地区设有大流行应急响应小组。

据克伦民族联盟克伦卫生与福利部负责人Saw Diamond Khin称,测试能力有限——每天最多只能在一个测试点进行18次测试,但是自测试开始以来,仅发现了3例。

这位负责人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直到政变爆发之前,人口流动一直很少。“在大流行期间,人们往返农场的行程很少。我们的地区多山,人们只离开村庄去购买食盐之类的东西

但是,政变大大增加了克伦民族联盟进入该地区的行动。

2月,克伦民族联盟向反政变抗议者提供了保护,此后,成千上万的持不同政见者和罢工政府官员在克伦民族联盟控制地区内寻求庇护,其他人则从城市赶来接受训练,以对抗持有武器的军方。

Saw Diamond Khin 表示,“政变之前,社区是分开生活的。我们没有从一个村庄穿越到另一个村庄。现在,人们到处流动。”他并补充说,“主要是来自城市的人们来找我们。我们先对他们进行登记,然后将他们送至检疫中心。”空袭和冲突升级也迫使至少4万名平民逃离家园,其中许多人躲藏在丛林中。

民选政府在政变前已经开始利用印度捐赠的疫苗进行接种行动,但自从军事政权接管以来,该系统已经崩溃(欧洲通讯社)

政变发生前五天,缅甸民选政府开始使用印度捐赠的牛津-阿斯利康疫苗为其人民接种疫苗,该政府设定的目标是,到今年年底,让缅甸5400万人中的40%完成疫苗接种。

截至4月23日,军方控制媒体报道称,已经有超过150万人接种了第一剂疫苗,但只有30万人接种了第二剂疫苗。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许多人抵制了第二剂疫苗,其中包括因担心被捕而躲藏起来的医护人员,从而导致160万剂疫苗未被使用。

在5月6日的声明中,民族健康委员会——该组织是缅甸各民族健康组织联盟——描述了政变以来民族地区“日益严重的突发卫生事件”。

民族健康委员会呼吁加大国际支持,向在军事统治者卫生机构之外开展卫生服务的种族卫生组织和公民不服从运动参与者提供支持,并呼吁邻国“以人道主义姿态允许新冠疫苗进入种族地区”,旨在保护自己的人民免遭大流行困扰。

民族健康委员会发言人Saw Nay Htoo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即使在政变发生之前,军方仍在积极努力消除少数民族地区的新冠疫情响应机制,但现在,军事政权对移动数据和通信网络的限制进一步阻碍了民族地区卫生组织的努力,尽管许多卫生工作者已经逃离缅甸中部地区,但资金和医疗设备仍然短缺。

该发言人表示,“全国响应行动都被打乱了

中国边境

克钦独立组织——该组织自1961年以来一直为争取自决权而进行斗争——控制地区与中国接壤的边境地区,就像克伦民族联盟一样,该组织在其控制地区上运行着自己的治理系统。

中国龙川县红十字会的志愿者2021年3月在克钦独立组织控制梅贾央的检疫中心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半岛电视台)

自2011年与军方达成停火协议以来,战斗已使超过10万人流离失所,其中3.9万人生活在克钦独立组织控制地区。冲突从2018年开始平静下来,导致一些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但自3月以来,战斗重新燃起。在每天的冲突和空袭中,至少有5000名平民逃离家园。

克钦独立组织于2020年2月上旬开始其新冠疫情响应机制,距离缅甸宣布出现首例确诊病例过了一个多月,并于4月份开始使用从中国和新加坡捐赠的试剂盒进行测试。

现在,克钦独立组织每天可以进行多达600次测试,并在其控制地区内对10000多人进行了测试,其中只有20例检测结果呈阳性,克钦独立组织新冠疫情响应委员会负责人Hing Wawm表示,这些确诊病例都不是来自内部传播。

该负责人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自政变以来,克钦独立组织新冠疫情响应委员会一直在不间断地继续进行行动,但不再能够建立检查站来监测受冲突影响地区的动向或与其控制地区之外的医院进行协调。

克钦独立组织在其控制地区向18岁至60岁的所有人提供疫苗接种,这与中国官方媒体有关在与缅甸接壤的云南省四个县市中“大规模疫苗接种运动”报道相吻合。

自2月以来,中国边境城市云南省瑞丽市再次爆发疫情,3月30日至31日,中国国家卫健委强调称,云南省瑞丽市新增确诊病例60例,其中包括16名缅甸人。

2019年,中国云南省瑞丽市与缅甸掸邦缪斯市之间发生了约1700万次过境,但自大流行初期以来,云南省就禁止从缅甸入境进入中国。

据《经济学人》情报组称,自政变以来,瑞丽当局似乎加强了边境巡逻,向该地区部署了更多官员和国有部门工人。

孩子们在缅甸克钦邦和中国云南省边界围栏附近玩耍,在大流行期间竖起的围栏旨在防止人员过境(半岛电视台)

克钦独立组织的Hing Wawm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到目前为止,中国红十字会已经捐赠了约1.5万剂疫苗,当更多疫苗运抵时,将向克钦独立组织控制地区的全体民众提供疫苗接种,来自云南省克钦邦边界的龙川县红十字会的志愿者进行这些疫苗的接种工作。

Nhkawng Pa营地——这是克钦独立组织控制地区的18个冲突流离失所者营地之一——社区负责人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最初,一些营地居民对接种疫苗犹豫不决,但在从克钦独立组织卫生志愿者那里获得信息后,这个生活着1600人营地中的大多数适合接种者都同意接种疫苗。

但有7500人居住Woi Chyai营地的一名居民说,她和许多其他人仍在坚持。她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我尚未收到新冠疫苗,因为克钦独立组织声称这些疫苗是中国捐赠的,并且尚未获得WHO的批准。他们还说,他们正在我们身上进行测试

灭活病毒疫苗科兴疫苗已在包括巴西和印度尼西亚在内的一些国家进行了三期临床试验,在世界范围内已进行了超过2.6亿次接种。

世卫组织正在审查科兴疫苗可能在全球范围内使用的批准,最早将于本周做出决定。

中国和中国支持的企业长期以来一直在缅甸开发土地和自然资源。

自政变以来,由于中国利用联合国安理会的否决权阻止针对从民选政府中夺取政权的将军行动,缅甸公众对中国的消极情绪正在不断增加。

中国驻仰光大使馆表示,5月初,中国军方向军队捐赠了50万剂疫苗,以示两国之间长期以来的兄弟关系。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辉瑞公司及其德国合作伙伴百安泰公司提交了申请,以获取美国政府对其新冠疫苗的完全许可。与此同时,中国国药新冠疫苗在7日正式通过了世界卫生组织的紧急使用认证,从而成为第一支得到国际组织认证的中国新冠疫苗。

2021年5月8日

在3个月前通过政变推翻民选政府以来,缅甸军事政府正面临着全国范围内的反政变抗议。该政府表示,在建立稳定之前,不会允许东南亚特使对缅甸的访问,从而引发了人们对该政府将针对示威者和少数民族采取更为致命的暴力措施的担忧。

2021年5月8日

参加缅甸反政变抗议活动的一名知名综合格斗人员因自制炸弹受伤,随后因涉嫌参与爆炸案被捕,至少在三座城市中出现了多起爆炸案,与此同时,随着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和抗议活动不断加剧,缅甸军政府致力于控制国家局势。

2021年5月7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