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马斯攻击与专家称其为“取消而非推迟” 阿巴斯推迟选举的决定能否给解决“巴勒斯坦分裂”带来希望?

阿巴斯决定推迟选举后,政客和法律专家就政治真空发出警告(阿纳多卢通讯社)
阿巴斯决定推迟选举后,政客和法律专家就政治真空发出警告(阿纳多卢通讯社)

巴勒斯坦人权活动家福阿德·库法什(Fouad Khuffash)在他的Facebook主页上写道:“选举是结束分裂的出口,以解决所有悬而未决的问题,如今,选举被取消,剩下数百个悬而未决的问题,这该怎么办?”

库法什代表巴勒斯坦人发声,他们担心巴勒斯坦分裂的影响会重现,担心在巴勒斯坦领导人决定推迟立法选举之后,约旦河西岸地区和加沙地带会发生逮捕、安全起诉和职能分离现象。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当地时间29日晚宣布,将推迟原定于5月22日举行的立法选举,直到确保耶路撒冷人民拥有“候选人资格、投票和选举宣传”的权力,这也将适用于其余的选举,无论是原定于7月底进行的总统选举,还是原定于8月举行的巴解组织全国委员会选举。

阿巴斯在与部分派别和巴勒斯坦选举委员会代表会晤后发表的简短讲话中表示,“我们与国际社会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迫使以色列允许在耶路撒冷进行巴勒斯坦选举,但迄今为止,这些努力都遭到拒绝。”

阿巴斯承诺将继续努力“巩固民族团结,结束分裂,实现和解,继续进行和平的民众抵抗,努力建立一个遵守国际决定的民族团结政府,加强解放组织机构,并要求中央委员会尽快召开会议。”

这些事态发展出现在选举活动开始前一天,有代表不同派别、不同政党和独立人士的36个选举人名单参加选举。

预期的推迟使巴勒斯坦街头民众受挫,并担心新的政治和安全影响,担心任何抗议运动的出现。

在法塔赫与哈马斯达成谅解几个月后,人们担心会重新出现巴勒斯坦分裂现象(欧洲通讯社)

分歧加深

另一方面,在法塔赫运动领导人马尔万·巴尔古提和纳赛尔·基德瓦支持下,“自由”名单上候选人哈尼·马斯里认为,推迟选举的最大影响是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立即不能参加决定选举命运的会议,这意味着巴勒斯坦人正面临着分歧加深的新阶段。

此外,马斯里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当局现在正面临合法性真空,这可能会导致其政治和安全实践的入侵,特别是在如果巴勒斯坦当局试图‘与那些分裂者及反对者进行清算’情况下。”

马斯里呼吁制定一项全国救助计划,以应对推迟选举的后果,但不包括组建统一政府,他称这是“掩盖罪行”。

权威形象下降

另一方面,负责“国家”独立人士名单的哈桑·克雷舍赫(Hassan Khreisheh)则呼吁通过重新设立立法委员会来应对推迟选举的影响,直到举行新的选举,旨在防止巴勒斯坦人陷入永久性的立法真空中,据悉,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2018年底解散了该立法委员会。

哈桑·克雷舍赫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由阿巴斯总统率领的管理层在巴勒斯坦公众面前的形象急剧下降,此外,加强了“执政当局是以色列手中工具”这一概念,这可能会为反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政策的民众抗议敞开大门。

克雷舍赫认为,根据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已经失去权威的事实,这将打开占领者的欲望大门,使其期待修建更多定居点,并实施更大程度犹太化。

克雷舍赫表示,推迟是以耶路撒冷名义“表达虚假的话”,而“真正的故事是领导人意识到巴勒斯坦舞台上的力量图谱和内部危机已发生的变化,特别是法塔赫正在经历的变化。”

哈马斯宣布拒绝推迟选举的决定,并抵制阿巴斯与各派的会晤(路透社)

不真诚

与此同时,哈马斯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发言人瓦斯菲·卡卜哈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当局在一个敏感问题上做出了决定性的决定,应该在各派系总书记级别上进行讨论,并且应该讨论并商定耶路撒冷的选举机制。

哈马斯和伊斯兰圣战组织宣布抵制在拉马拉举行的会议,因为其认为,“召开本次会议旨在宣布推迟选举,而不是讨论被占耶路撒冷的选举机制。”

哈马斯领导人认为推迟选举反映了“对法塔赫与哈马斯之间的政治伙伴关系缺乏诚意”,并强调,如果巴勒斯坦人不能行使其选举权,那么阿巴斯所声称的组建民族团结政府将是空洞之词,他并表示,“问题不是安慰奖和各部委的分配。”

瓦斯菲·卡卜哈表示,由于对巴勒斯坦分裂新​​做法的恐惧,以及对总统阿巴斯总统一月呼吁举行大选后发布的“自由法令”的担忧,安全起诉、媒体平台沉默和网站禁用仍在继续,并且没有结束,这会阻止各方通过其被禁网站展示选举方案和宣传的行动。

专家称阿巴斯的决定旨在取消选举,而不仅仅是推迟选举(路透社)

取消而非推迟

在此背景下,法律和政治分析家马吉德·阿鲁里认为,所发生的事情是“取消选举,而不是推迟选举”。

马吉德·阿鲁里表示,可以预见,以色列占领者将无法接受耶路撒冷的选举,尤其是考虑到犹太化政策,致力于清空耶路撒冷原住居民并“考虑将耶路撒冷视为永恒的首都”。

马吉德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解释说,无论现在还是将来,以色列都不会在耶路撒冷举行选举。

他认为所发生的事情,只是“一种为了使所有人信服的政治逃避”,因为所有巴勒斯坦人都坚信,尽管以色列反对,但选举仍应在耶路撒冷举行。

从法律上来说,马吉德·阿鲁里质疑推迟举行选举决定是否符合宪法规定,宪法规定,必须由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在某个地点或出于某种原因不能进行选举的决定,他并表示,这样的宣布意味着巴勒斯坦人生活在一个非民主体系中,而这个体系“在玩弄保持权力的游戏”。

法律事务专家马吉德·阿鲁里警告说,推迟举行后的巴勒斯坦局势遭受宪法真空的影响,这就需要寻找一种机制,以在选举失败后恢复宪法生活。

马吉德·阿鲁里认为,巴勒斯坦人现在需要一项新的社会契约,以确定选择领导者的机制,社会各阶层都应该参与其中。

他并补充说:“在任何力量失去了单独处理问题并单独管理社会能力之后,我们正面临与以联盟形式建立政治制度需要有关的新阶段。”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穆罕默德是一个住在加沙地带的七岁男孩,今年6月,加沙地带被海陆空全面封锁已进入第15年。就像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在加沙开办学校中近30万名学生一样,自一年前爆发新冠大流行以来,这些学生都在进行远程学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