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人员冒着生命危险救助反缅甸政变抗议中的受伤者

安全部队2月28日在缅甸南部城市暴力镇压之后,一名受伤男子正在接受志愿医疗救护人员治疗(法新社)

缅甸军方2月1日发动政变之后,Aye Nyein Thu在缅甸中央城市曼德勒医学院学习不到一年之后,结束了学习。

现在,随着缅甸军政府镇压大规模抗议活动,这位25岁的医学生正在提供紧急医疗援助。

Aye Nyein Thu 表示,“大多数(受害者)头部受伤,因为警察使用警棍殴打抗议者,有些人也遭到枪击,”据她估计,截至3月1日,她已经对10起紧急情况提供了援助,她并表示,“我们正面临最可怕局势。”

自从军方逮捕了民选领导人昂山素季和40多名民选官员并宣布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以来,全国各地数百万民众走上街头,与此同时,据估计,大约四分之三政府工作人员已经走上街头,罢工是全国公民不服从运动的一部分。

由于示威活动几乎没有减弱的迹象,当局已越来越多地采取武力行动。

缅甸当局发射实弹和橡皮子弹,部署了水炮,并在人群中使用催泪瓦斯和眩晕手榴弹。监测组织称,迄今为止,镇压行动已造成约30人死亡,至少200多人受伤。 2月28日,示威者将这一天称为“血腥星期天”,这一天至少有18人丧生。

公民不服从运动阻碍了全国的正式卫生系统——仰光总医院的一位官员2月9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多达80%的政府医院已经关闭。

为了满足公众的医疗需求,医疗保健提供者现在自愿在政府机构之外提供服务,但日益严厉的镇压行动意味着,许多医疗保健工作者冒着生命危险向参加抗议活动的民众提供挽救生命的治疗。

克钦邦首府密支那的一名志愿护士泽南说:“最大的挑战是我们在实地提供帮助时不被开枪击中。”并表示,“子弹也可能击中我们,我们也可以随时死亡。”

志愿者紧急响应人员运送2月20日在曼德勒发生军事镇压时的一名伤者,他当时正在抗议2月1日的军事政变(半岛电视台)

政变以来发生最严重暴力事件的曼德勒,Aye Nyein Thu是一个由30名志愿者组成的医疗团队的一部分,这个医疗团队正在整个城市提供紧急响应。Aye Nyein Thu一直在示威者中,背着背包,里面装有一些用于止血和消毒伤口的基本补给品。

到目前为止,她已经为大约10人提供了紧急急救,并安排了一个自愿救护车服务,将受害者运送到也是由志愿者经营的诊所以接受进一步治疗。

医疗队遭到袭击

据Kaung Khant Tin称,她的团队是在整个城市运营移动或固定医疗服务至少六个医疗团队之一,该医生自愿加入另一个专注于初级保健的医疗团队。

Kaung Khant Tin表示,只有一支队伍具备为严重受伤者提供缝合和重症监护设施和人力资源的能力,而军事政权强制封锁道路阻碍了紧急响应。

一位熟悉情况的当地记者告诉半岛电视台说,2月28日上午,国家部队向医疗支援车开火,致使正在治疗最严重病例团队中的一名志愿者受伤。此后,该团队已停止运营。 Kaung Khant Tin说:“如果暴力持续下去,我们不知道应该把我们的病人送到哪里。”

在克钦邦首府密支那,约有100名罢工的政府护士通过流动工作队提供急救和基本服务,并建立了转诊网络以向志愿的救护车和医生提供服务。

3月2日在仰光举行的反对军事政变抗议活动中,安全部队投掷催泪瓦斯驱散示威者,在军方夺取政权一个月后,他们越来越多地采取武力镇压反对其政变的抗议活动(欧洲通讯社)

泽南领导着一支由大约40名志愿者组成的护理小组,他们与示威者同行——戴着白色腕带和贴纸,以便容易识别,运载医疗包的摩托车队紧随其后。

2月28日,随着抗议人数激增,泽南小组购买了自己的电话和SIM卡,开始在全市分发小册子,并在紧急情况下提供他们的联系信息。数小时内,该团队正在处理被警察警棍打伤头部的伤者。

与半岛电视台采访的其他三名紧急响应者,泽南对非常严重的人身危险表示担忧,她表示,“他们在射击时不会有所区分,无论我们是否佩戴徽章,我们都可能被枪杀致死。”泽南并表示,“包括我在内,所有抗议者都可能随时受伤或丧生。”

在南部城市土瓦(Dawei)运营自愿救护车和急救人员队伍的皮耶·扎·海因(Pyae Zaw Hein)也担心,他和他的团队成员可能会在交火中陷入困境,他们提供了五辆车,与各种医疗志愿者团体保持联系,将伤者运送到城市各地可以接受治疗的设施。

2月28日,当局在该市开枪杀死3名抗议者,其中1人仍处于危急状态,皮耶·扎·海因及其小组继续开展工作,但表示,他们面临着一系列危险和困境雷区,包括是否在军方实施全国宵禁的夜晚处理紧急情况。

皮耶·扎·海因表示,“我们不知道如何继续开展我们的工作。如果晚上有紧急情况,我们对于是否应该出去提供帮助感到非常困惑。”

监视

在政变后一周罢工加剧之际,一位私人执业医生奈昂(Nai Aung)*在孟买州首府毛淡棉(Mawlamyine)协助建立了临时医疗机构。

但在几天之内,他和其他参与的志愿者听说当局已经获得了他们的名字清单,并在监视他们的活动,志愿者们立即关闭了该设施,并开始到处移动,在全市空置的医疗设施中提供服务,与此同时,志愿者的救护车开始在抗议活动现场和临时诊所之间奔跑。

奈昂表示,“我们拥有所有必要的设施和设备,唯一的困难是我们的安全。我们找不到治疗患者的基地,如果我们能够建立基地,(当局)随时可能摧毁它。”

奈昂还担心自己可能会晚上在家中被捕或白天被抓,他表示,“我们不能公开治疗病人,我们必须四处奔走并躲藏起来,由于我们的名字已经被披露,而且我们正在受到警察的监视,因此,我们的安全并不能得到保证。”

2月28日,当局开始在该市开枪进行实弹射击,造成一名21岁男子死亡。截至3月1日,奈昂估计他的团队已为大约50名在抗议期间受伤的患者进行了治疗,其中包括两名警察。

奈昂表示,“我们正应对每个人,没有任何怨恨或个人偏见。”

奈昂还表示,如果没有适当的医疗设施,他的团队将无法有效应对头部或颈部被击中的患者,并且目前正试图协调转诊至仰光医院的工作。

曼德勒的紧急医疗响应志愿者,警察2月20日向该市的反政变示威者开枪,造成两人死亡(半岛电视台)

自2月25日以来,仰光针对抗议者的镇压行动开始升级,2月28日,由于持续罢工而自2月8日起关闭的仰光综合医院宣布,“急需”开设急诊科来治疗伤员。

当天,医院的医生救治了16人,其中大多数人受到枪伤,另有3人在抵达时被宣布死亡。

在曼德勒,Kaung Khant Tin医生表示,他计划在任何情况下都继续提供医疗服务。

Kaung Khant Tin 表示,“在治疗患者时,我们感到不安全。我们担心(当局)何时会威胁到我们或对准我们开枪,”他表示,“尽管警察变得越来越暴力,但我们仍然以必须治疗病人的心态前往示威地点。”

“战斗尚未结束,抗议活动将继续,我们将一如既往地以所拥有的医学知识为抗议者提供支持。”

他并表示,“以前我从未见过这样的团结。有了这种团结,我们一定会赢。”

* 奈昂和泽南是化名,这是由于军方针对表达异议者,因此,使用真名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会感到不安全,所有其他受访者都要求使用其真实姓名。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尽管实施了宵禁、道路封锁等措施,并出现了更多的夜间逮捕,但缅甸仍于22日进入全国大罢工,美国警告称,如果缅甸军方继续镇压那些要求恢复该国民选政府的民众,那么就将对其“采取坚定行动”。

Published On 2021年2月22日

东盟外交部长准备3月2日与缅甸军方代表进行视频会议,这是由于反政变示威者重返仰光主要城市街头,抗议高级将军敏昂莱(Min Aung Hlaing)构成的新威胁。

Published On 2021年3月2日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