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两名军官在1983年避免两次毁灭性核战争

佩鲁兹(左)和彼得罗夫 (外国媒体)
佩鲁兹(左)和彼得罗夫 (外国媒体)

1983年,人类两次接近将导致世界毁灭的核灾难,在这种情况下,两名谨慎的军官不愿执行导致灾难的军事措施,他们一个是苏联人,一个是美国人,那么他们的故事是什么?

法国《新观察家》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报告详细讲述了这两个故事:第一个故事主人公是俄罗斯人斯坦尼斯拉夫·彼得罗夫,他在15年后谈起当年的事情,第二个是美国人伦纳德·佩鲁兹,他从未谈及其壮举,而是将他的经历写进一份绝密报告中,经过长时间的法律斗争,非政府组织“国家安全档案馆”获得了这份解密的报告。

严重紧张

报告作者文森特·贾维特讲述了发生在1983年的两次秘密原子危机,这并非巧合,冷战期间,当时的紧张局势达到最高水平,两个超级大国在多条战线上都处于对峙状态,在阿富汗,苏联军队正在对付美国中央情报局武装的圣战分子;在波兰,克里姆林宫支持贾罗塞尔斯基将军反对“团结联盟”,该联盟得到西方许多情报部门的协助。同时华盛顿和莫斯科都在欧洲部署了中程核导弹。

作者指出,这种情况并没有到八十年代初就结束了。当时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认为,可以对“邪恶帝国”发动致命打击,在苏联生病的老年人和青少年之中引发恐慌。

1983年3月,里根制定了“星球大战”计划,该计划原本要使苏联的核导弹失灵,然后派出40艘美国舰船去太平洋应对与苏联的全面战争,他在国家安全局发布的一份备忘录中写道:“这些行动旨在煽动巨大的疯狂,并且已经取得成功。”

当时,苏联总统尤里·安德罗波夫认为美国正准备发动第一次核打击,为避免意外,他发起了秘密行动RYAN,命令300名在西方工作的苏联间谍监视可能的原子弹袭击准备工作。

作者说,在这种紧张气氛中,第一次危机发生了,第一位英雄于1983年9月下旬的一个夜晚进入现场。斯坦尼斯拉夫·彼得罗夫中校是莫斯科附近Serpukhov-15卫星掩体的值班官,负责监视通常不会发生的洲际导弹袭击。

但是那天晚上,午夜过后不久,所有屏幕突然闪烁,警报声响起,卫星检测到一枚正在向苏联飞去的美国核导弹,然后发现了第二枚、第三枚甚至第五枚,计算机显示,这些攻击将在20分钟后达到目标。

虚惊一场

彼得罗夫军官知道自己应该立即通知上级,以便克里姆林宫有时间发动大规模的反击,他后来回忆道,他对此感到“震惊”,身体僵硬。沉重的几分钟过去了,计算机正在宣告导弹的到来,彼得罗夫的同志敦促他与上级联系,但他一直停滞不前,他的直觉告诉他,第三次世界大战开始了,美国人不会以5枚导弹开始,而是数百枚,所以他决定不通知他指挥官。

漫长的20分钟过后,苏联军官在得知警告是虚惊一场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几天后,他得知错误警告的原因是阳光反射到了高云层,而这个错误可能会造成历史上最大的灾难。

作者指出,如果里根知道这起事件,他可能不会让北约发起大规模演习Able Archer。在这场演习中,1.9万士兵从美国被运送到欧洲,演习使用了虚拟原子弹,和约20架B-52轰炸机。

苏联虽然像往常一样提前获悉了这次演习,但仍然担心演习使用的巨大部队可能是一次真正大规模攻击的序幕,因此他们没有采取任何应对措施,而是释放了真正的核武器,这是冷战中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原子弹药被放在东德和波兰的苏联军用飞机上。

在这种情况下,第二个英雄登场,美国空军在德国拉姆施泰因基地的情报官伦纳德·佩鲁兹中校,他的任务是监视苏联空军的动向,他借助技术和人力找到了对手的核武器,他知道根据程序这时必须汇报上级,使他们对苏联的行动做好准备,在战斗机上也装上真正的原子弹。

(半岛电视台)

适当警告

但是佩鲁茨的本能要求他保持谨慎,苏联人可能会误解这种升级,错误地认为这是美国发动进攻的开始,因此,美国空军欧洲司令比利·明特尔将军建议他冷静下来,不回应,等待,看来他的观点是正确的,因为苏联将军在那一刻停了下来。

国家安全档案馆的历史学家内特·琼斯说:“如果佩鲁兹建议对苏联采取行动并升级局势,战争可能会爆发。”然而,直到几周后,佩鲁茨才知道局势的严重性。根据解密后的文件,当时被破译的苏军联络信息显示,苏军第四军司令命令所有部队准备“立即使用核武器”。佩鲁兹指出,战斗轰炸机处于警戒状态“长达30分钟”,他对自己的理智和极度冷静感到光荣。

作者说,这些核危机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阐明了简单误会可能导致核灾难摧毁世界的危险,罗纳德·里根在Able Archer演习结束几天后写道:“我有种印象,苏联人非常谨慎和偏执。我们必须告诉他们,这里没有人有丝毫的进攻意图。”

事发几个月后,里根向克里姆林宫新任总统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提议大幅度削减核武库,四年后《中程导弹条约》签署和部署在欧洲的所有中程导弹解除,这是迈向冷战结束迈出的一大步。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自从1945年两枚美国原子弹在日本广岛和长崎爆炸以来,世界就一直处于对发生核武器危险的担忧之下,而每当两个拥核国之间发生危机之后,世界都几乎要走到毁灭的边缘。

2021年3月4日

曾在2013年至2015年担任美国国防部长的查克•黑格尔,曾在上世纪90年代担任英国外交大臣、随后担任英国国防大臣的马尔科姆·里夫金德,曾在2007年至2010年期间担任澳大利亚总理的凯文·路德,以及曾在2009年至2013年间担任美国常驻北约特使的伊弗·埃德勒,他们都对后特朗普时代的全球核局势作出了悲观的评估。

2021年2月24日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