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件事定义拜登政府与土耳其的关系

U.S. Vice President Joe Biden attends a bilateral meeting with Turkish President Tayyip Erdogan in Washington
2016年3月,埃尔多安(右)与拜登在白宫会晤 (路透)

尽管土耳其和美国都渴望寻求维护两国之间广泛而交织的利益,但两国关系却以出乎意料的速度却陷入波折。

在拜登总统就职不到两周后,双方公开交换批评和负面言论。

事情发展到土耳其内政部长苏莱曼·索伊鲁指责华盛顿是2016年政变失败的幕后策划者,安卡拉认为定居的美国的伊斯兰传教士费特拉·居伦是罪魁祸首。

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做出回应,强调其与未遂政变无关。声明补充说:“这些毫无根据和不负责任的言论及指控都与土耳其身为北约盟国和美国战略伙伴的身份相抵触。”

此前,美国承认土耳其在北约中起着重要作用,也是美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重要伙伴。

华盛顿的战略

拜登抵达白宫后,美国许多外交政策专家预计,土耳其将成为新总统工作团队面临的最大难题之一。

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在参议院任命认证会议上表示,可能会对土耳其从俄罗斯购买S-400防空系统施加进一步制裁。

12月14日,华盛顿对土耳其实施制裁加剧了两国之间本已紧张的关系。

几天前,土耳其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就悬而未决的问题进行了费时费力的讨论,两国关系中明显的紧张局势未能得到缓解。

前国防部官员、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研究员迈克尔·鲁宾强调,拜登政府在“执政初期就对土耳其采取了明确战略”,但他指出“拜登和他的高级助手们“对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埃尔多安及其做出的承诺存在怀疑。”

中东民主项目土耳其事务专家霍华德·艾森斯塔特说:“拜登政府正在努力使对土耳其政策脱离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统治时期经历的个性化”,并且正在努力“使双边关系回归重要外交关系通常采取的基本道路”。

艾森斯塔特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指出:“与此同时,拜登政府也充分意识到美国与土耳其之间的关系进展不顺利;他们对重新建立关系并不乐观,他们希望在特定问题上进行合作,他们知道应该在华盛顿将对土耳其施加强硬态度的问题上划清界限。”

President Biden signs executive orders on immigration reform inside the Oval Office at the White House in Washington拜登政府意识到美土关系发展不顺利(路透)

人权问题

鲁宾解释说,土耳其的人权问题“将是拜登政府要解决的问题,但这只是众多问题中的一个。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都认同两国关系中存在艰巨挑战。”

艾森斯塔特并不排除拜登政府会以土耳其的自由与人权问题做文章。但他认为,“这些问题将被包含在华盛顿发表的政治言论和声明中,人权不会是两国关系中的一个重要问题。土耳其在人权领域的记录加剧了紧张局势。但这不是两国之间分歧的主要原因。”

俄罗斯S-400导弹系统 (路透)

关系指南针

国会研究处(该研究机构向众议院和参议院议员提供详细研究资料)最近发布的一项报告发现,华盛顿和安卡拉可以解决S-400导弹问题,并根据《以制裁反击美国敌人法》(CAATSA)确定对土耳其制裁的程度。

研究报告引用了一位分析人士的建议,即如果土耳其公开承诺不激活S-400导弹系统,美国可能会推迟实施制裁。

研究总结了可能影响两国正在审议的4个因素,这将为两国关系建立新的框架:

首先:土耳其的内部发展,美国制裁对土耳其经济、国防工业的影响以及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总统的内部地位;特别是随着S-400导弹交易在土耳其精英阶层中的受欢迎提高,埃尔多安可以趁机将土耳其面临的内部挑战归因于美国制裁,并以此增加他的声望。

第二: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关系;似乎两国都在寻求使双边关系更加密切,这源于它们在叙利亚、利比亚、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等地区危机中支持对象不同。两国在国防和能源行业的合作也可以作为土耳其挽救俄罗斯导弹交易的折衷方案。

影响力和多个议题

第三:美国对土耳其外交政策的整体影响,以及与S-400交易和美国联邦法院未决的哈克班克案(Halkbank)有关的制裁将如何影响土耳其的区域政策和与华盛顿东地中海伙伴的对抗方式。

第四:F-35的档案,如果美国和土耳其就S-400达成妥协,那么会出现一个问题,国会可否考虑修改禁止F-35运往坚持拥有S-400导弹的土耳其的立法?

同时,许多声音呼吁拜登对土耳其采取强硬立场。布鲁金斯学会发布了一项研究,土耳其事务专家尼古拉斯·丹佛指出,土耳其给拜登带来了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

他建议新政府在必要时绕过土耳其,与华盛顿盟友协调制定应对“土耳其挑衅”的战略,同时为可能发生的合作敞开大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是美国与土耳其关系陷入混乱的原因,他过去对土耳其购买俄罗斯S-400防御系统视而不见,而现在来实施制裁,当选总统乔·拜登尚有机会来修复这一重要关系。

Published On 2020年12月17日
Turkish President Recep Tayyip Erdogan

在东地中海土耳其和希腊之间紧张局势的背景下,欧盟将于10日在布鲁塞尔举行首脑峰会,讨论与土耳其关系的未来,而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表示,该国并不在意欧盟可能采取的制裁。

Published On 2020年12月10日

拜登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这在国际层面上引起的互动继续发酵,甚至有时不低于它对美国境内的影响。也许中东地区便是受此事影响最大的地区之一,甚至可以预见该地区可能会在路线、平衡及立场等方面出现的变化。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