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遏制与施压之间 了解过去40年美国总统对伊朗的政策

特朗普(右)与奥巴马和拜登(Shutterstock)
特朗普(右)与奥巴马和拜登(Shutterstock)

1979年2月,末代沙阿(伊朗国王)倒台,随之而来的事态发展导致数十年来将德黑兰和华盛顿联合在一起的特殊关系破裂。伊朗学生于1979年11月4日占领了美国驻德黑兰大使馆,并将66名美国外交官扣为人质,为期444天,这是对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政府应对和接受伊朗革命产生的伊斯兰政权愿景的最终一击。

1980年4月7日,美国与伊朗断绝外交关系,在美军营救人质失败尝试前两周,此后,两国之间没有直接的外交关系,巴基斯坦驻华盛顿大使馆负责伊朗利益,与此同时,瑞士驻德黑兰大使馆则承担了负责美国在伊朗利益的任务。

1981年1月20日,当时的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就职后数分钟,根据《阿尔及尔协定》,释放了这些人质。

从那时起,两国关系就成为了世界上一个大国与该地区周边大国之间形成的独特紧张关系,美国对伊朗的敌对态度已成为七任美国总统需要解决的问题,从里根总统到拜登总统。

在过去的四十年中,每届美国政府——无论是共和党政府还是民主党政府——对伊朗奉行的政策是,对伊朗在中东的利益持敌对态度,而德黑兰则认为华盛顿利用敌对来让伊朗屈服于美国。

半岛电视台报道了美国从前总统里根到现任总统拜登对伊朗所奉行的政策。

罗纳德·里根(右)、老布什、比尔·克林顿和小布什(通讯社)

共和党人里根:将伊朗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

为了回应伊朗支持1983年10月在贝鲁特轰炸美国海军陆战队营地,里根政府将伊朗列入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而且迄今为止,尚未将伊朗从该名单中删除。

在伊拉克和伊朗两伊战争(1980-1988年)期间,华盛顿倾向于支持伊拉克,在1987年至1988年期间,在那场战争高峰期,美国海军与伊朗海军部队多次爆发了小规模冲突,以保护途径波斯湾的石油运输船只免受来自伊朗和其他海军地雷的袭击。

但是,里根政府在1986年向伊朗提供了一些武器,以换取德黑兰的帮助,旨在释放真主党在黎巴嫩扣留的美国人质,后来被称为“伊朗-反对派丑闻”。

1988年4月18日,伊朗在与美国海军冲突中失去了四分之一海军舰船。1988年7月3日,美军在海湾地区意外击落了一架伊朗民用飞机,造成飞机上290人全部遇难,其中大多数是伊朗人。

共和党人老布什:善意会产生善意

前总统老布什上台后希望改善美伊关系,在1989年1月就职演讲中,老布什当时就伊朗事宜发表言论称,“善意会产生善意”。老布什表示,如果伊朗帮助释放被黎巴嫩真主党扣押的其余美国人质,两国的关系将会改善。

德黑兰竭力确保在1991年底前释放所有美国人质,此后,两国关系并没有解冻。华盛顿认为,德黑兰继续支持反对派武装团体,以破坏美国为阿以和平进程作出的努力,这挫败了两国关系改善前景。

民主党人克林顿:对伊朗和伊拉克的双重遏制战略与和解失败

克林顿政府制定了对伊朗和伊拉克实行“双重遏制”的战略,这是为了使两国同时处于软弱状态,而不是为了支持一方而牺牲另一方。作为该政策的一部分,美国已禁止伊朗与伊朗的贸易和投资,并对伊朗能源部门的外国投资实施制裁,以回应伊朗对旨在破坏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和平进程恐怖组织的支持。

温和派的穆罕默德·哈塔米1997年5月当选伊朗总统,导致克林顿作出了直接对话的建议。但是,哈塔米在伊朗强硬派压力下拒绝参加直接谈判。作为华盛顿与德黑兰进行对话尝试的一部分,美国时任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呼吁建立相互信任的措施,这可能会导致两国之间实现正常化的“路线图”。 奥尔布赖特承认美国对伊朗犯下了历史性错误。

共和党人小布什:伊朗是邪恶轴心一部分

前总统小布什在2002年1月的国情咨文中表示,伊朗是“邪恶轴心”的一部分,这个邪恶轴心也包括伊拉克和朝鲜。尽管如此,华盛顿仍接受了伊朗的外交援助,以实现塔利班后的阿富汗稳定和萨达姆后的伊拉克稳定。

华盛顿拒绝瑞士驻伊朗大使于2003年5月提出的一项伊朗提议,以就所有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达成协议,即所谓的“大交易”提议。但是,华盛顿并未考虑这一提议,这是由自由派提出的建议,未经伊朗强硬派批准。

然后,小布什政府于2003年12月帮助了伊朗城市班姆地震受害者。

随着伊朗核计划进展,小布什政府与多个欧洲国家合作,试图说服伊朗同意限制其核计划。在2005年1月20日连任就职演讲中,小布什强调称,他的国家将是“自由民主”伊朗的亲密盟友,而德黑兰将此说法解读为,美国呼吁伊朗改变政权。

民主党人巴拉克·奥巴马:施压与谈判,伊核协议

前总统奥巴马希望有机会通过外交手段说服伊朗限制其核计划,也许还可以更广泛地改善美伊关系。这种方法在2009年3月21日纳吾肉孜节(波斯新年)之际,奥巴马向伊朗人民的第一封信中得到了证明,他在信中说,美国“现在致力于利用外交解决我们面临的所有问题,并致力于在美国、伊朗与国际社会之间实现建设性关系。”奥巴马将伊朗称之为“伊朗伊斯兰共和国”,这显然是反对政权更迭政策,然后奥巴马表示,他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进行了多次沟通,表达他与德黑兰相处的意愿。

2009年,伊朗政府镇压了民主绿色运动起义,此外,德黑兰拒绝立即接受对其核计划的限制,这导致奥巴马转向了“两轨制”战略:一方面实施经济施压,一方面声称如果伊朗接受限制其核计划,则缓解制裁。

2010年至2013年对伊朗实施的国际制裁得到了广泛的国际合作,并给伊朗造成了巨大的经济困难。2013年初,华盛顿在阿曼开始与伊朗官员就伊核协议进行直接谈判,但并未公开此事。

奥巴马和伊朗总统在2013年9月27日进行电话交谈,这是自伊朗革命以来美国与伊朗在此水平上进行的首次接触。

2015年7月达成伊核协议,共和党人批评伊核协议无视伊朗的导弹计划,也未涉及德黑兰对多个国家代理人的支持。

共和党人唐纳德·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与“极限施压”政策

特朗普政府大幅推翻了华盛顿对伊朗的政策,于2018年5月8日退出了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奉行“极限施压”政策,除恢复此前的制裁外,美国还对伊朗实施了前所未有的新制裁。

特朗普认为,他的政策将迫使德黑兰就新的核协议重新进行谈判,并将限制伊朗收入,以限制德黑兰继续发展其导弹能力或对地区国家的干预,另一方面,德黑兰已将铀浓缩提高了一倍,并已超过核协议中规定的水平。

自2019年中以来,两国在海湾水域之间的紧张局势加剧,华盛顿认为其在海湾地区的军事集结旨在遏制伊朗的挑衅行动。

民主党人乔·拜登:寻求重返核协议第一步

美国新总统拜登政府表达了重返与伊朗谈判以重返伊核协议的愿意。

德黑兰认为,有必要重返先前的协议,并要求华盛顿首先解除对伊朗的制裁,而华盛顿则希望就一项新协议进行谈判,其中包括伊朗的导弹计划和对该地区国家的干预。

拜登认为,“如果德黑兰重新遵守2015年与世界大国签署的伊核协议中对伊朗核计划施加的所有限制,华盛顿将重返伊核协议,并将此作为新谈判起点。”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向国会提交报告,呼吁政府推迟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计划在5月1日前撤回所有驻阿富汗士兵的计划;国务院表示,尚未就驻阿富汗部队规模做出任何决定。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