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加紧针对叙利亚境内伊朗部队的袭击:下一步会怎样?

尽管以色列一直都在竭力遏制伊朗扩大其在叙利亚的影响力,但是最近的事态发展却表明以色列进一步加大了铲除伊朗存在的力度,从而引发了外界对其下一步行动的揣测。

以色列1月12日在叙利亚东部发动的最新一轮袭击既范围广泛又目标精确。共有18个距离以色列边境600公里的据点遭到袭击,其中大部分是受到伊朗支持的民兵据点。这也是以色列在两周内发动的第四场袭击。

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开始以来,伊朗一直是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主要支持者,并在叙利亚建立了重要的军事存在。而伊朗在叙利亚的这种军事存在则被以色列视为对其国家安全的威胁。

尽管以色列官方一直在叙利亚内战中保持中立,但是自2012年以来,以色列不断对其所谓的伊朗目标发动空袭,而这项战略的目标在于防止伊朗及其代理人提升其在该地区内的影响力。

兰卡斯特大学国际政治学教授西蒙·马本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叙利亚对伊朗至关重要,因为伊朗得以通过叙利亚在后勤方面发挥的关键作用,而向黎巴嫩真主党提供支持。

马本表示,“如果阿萨德政权倒下,这将对后勤支持的提供构成严重挑战。”

自阿萨德政权在军事上战胜大多数反对派军队后,以色列在遏制伊朗存在的过程中变得更为强硬,因为它担心一旦爆发武装冲突,伊朗可以从三个方向对以色列发动实质性的攻击。

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色列不仅要面对叙利亚,还要面对北部边境上受到伊朗支持的真主党,以及南部加沙地区的哈马斯。

以色列的一架F-15型战斗机在一场军事演习中起飞 (路透社)

“多项秘密任务”

在近期,攻击的次数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以色列一般很少对袭击发表评论,因此外界很难获得可靠的数据。然而,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阿维夫·科查维在近期表示,以色列在2020年还在各条战线上袭击了500多个目标,此外还执行了“多项秘密任务”。

丹佛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纳德尔·哈希米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最近几场袭击发生的时间,与特朗普任期的最后几天相重合,这一点应当特别引起重视。

哈希米表示,“这是以色列外交政策导致的直接结果,而这项政策的目的是让美国代表以色列攻击伊朗。”

事实上,在今年1月12日发动袭击之前,以色列曾于1月7日在叙利亚南部靠近首都大马士革的地方发动了袭击。报道称,有3名亲伊朗的武装人员在这场袭击中丧生。

根据以色列的说法,其主要目标似乎在强化的势头下得到了好处。科查维表示,“伊朗在叙利亚建立的军事存在也因此而放缓”。

然而,哈希米认为,这些袭击行动的效果仍不明朗。“显而易见的是,伊朗资产已屡屡成为攻击目标而却没有为此追责。”

尽管哈希米承认以色列加强了军事努力,但是他仍不认为,这些能够自动等同于一次成功的行动。

哈希米表示,“伊朗试图淡化其在叙利亚的存在,这主要是因为这种存在于伊朗内部并不受欢迎,因此,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士兵和指挥官的实际死亡人数从未公开披露过。”

此外,他还补充称,伊朗可以预见到以色列越来越多的袭击,并采取必要的预防措施以减少人员伤亡,特别是鉴于“以色列在空中能做的非常有限”。

尽管如此,致命的空袭仍然给伊朗及其在叙利亚的意图制造了一个难题。

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阿维夫·科查维 (盖蒂图像)

平衡行动

伊朗为推进其在叙利亚利益而措施的手段不仅仅是军事层面上的。伊朗还对叙利亚的教育系统进行了投资,在叙利亚各地修建中学并开设大学。

此外,伊朗还在这里建立了医疗中心,向叙利亚人分发疫苗和口罩以应对新冠疫情。

这是伊朗多年来在整个中东地区采用的一种方式,而目前正在叙利亚采用这种方式。

马本表示,“伊朗在通过文化外交手段来施加影响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尤其是在黎巴嫩——伊朗通过软实力而在当地形成了巨大的影响力。”

在过去10年中,伊朗为叙利亚提供的资金据报道已达到200亿至300亿美元的水平,这对伊朗而言可谓代价高昂。

而伊朗当前危险的经济形势,则又引出了另一个问题:伊朗的海外活动能在该地区持续多久?特别是在以色列决心遏制这些活动的背景之下。

然而,分析人士认为,尽管伊朗的国内情况不太理想,但人们也不该指望它会很快离开叙利亚。

马本指出,“伊朗过去也曾面临严重的经济挑战,但它仍然继续为黎巴嫩真主党提供资金,并向伊拉克的人民动员力量提供支持。”

他还认为,这种参与仍然符合“伊朗的外交政策目标”,但是鉴于以色列遏制伊朗存在的决心,这“让伊朗政权难以采取平衡行动”。

除经济方面之外,在“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于2020年1月遭到美国无人机袭击并死亡后,伊朗还面临着军事领导真空的问题。

布拉德福德大学中东政治学高级讲师阿夫辛·沙希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苏莱曼尼之死“削弱了伊朗在叙利亚和伊拉克两国的地位”。

沙希认为,“苏莱曼尼有能力在该地区建立联盟和策划非对称战争”,而他的继任者卡尼则缺乏这项本领,“这对以色列及其在中东地区的新阿拉伯盟友而言,都是一个好消息”。

以色列-伊朗冲突:下一步会怎样?

由于双方从各自目标出发而能采取行动的余地有限,因此,迅速结束以色列和伊朗在叙利亚的冲突或出现战略改变,仍然是不可想象的情况。

哈希米表示,“我看不到出现任何变化的可能性”,“最多,鉴于美国总统拜登对向伊朗开战毫无兴趣,这些袭击的强度和密度可能会有所降低,但我并不认为这些轰炸行动能够完全停止。”

以色列国防部长纳夫塔利·贝内特也证实了这一点——贝内特明确表示,在迫使伊朗完全撤出叙利亚之前,以色列并不打算停止其军事行动。

尽管伊朗并不会停止对叙利亚事务的参与,但是以色列无疑让伊朗在这个过程中感到不适并且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外交事务》杂志报道称,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政府应该认识到,伊朗不准备轻易失去其在叙利亚的影响力,因此,其必须采取切合实际的政策,以帮助降低风险和减少损失。

2020年12月16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