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豁免权之后:经济和法律违规行为会将特朗普送入大牢吗?

特朗普手持一份报纸,当天的新闻头条是他在2020年2月举行的参议院审判中被宣告无罪 (欧洲通讯社)
特朗普手持一份报纸,当天的新闻头条是他在2020年2月举行的参议院审判中被宣告无罪 (欧洲通讯社)

美国前总统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因为美国最高法院拒绝实施干预,并支持联邦法官作出的将与特朗普相关的财务记录移交纽约检方的决定。

上述决定出现在特朗普统治结束的一个多月之后,这对多年来特朗普为阻止公开其税务记录的司法斗争形成了挫折,特朗普方面一直强调这些记录有待审核,并且不得在审核完成之前进行查看,但却没有限定审核日期。

自尼克松(1969-1974年期间执政)时代以来,特朗普被认为是第一位没有自愿公布纳税申报表的美国总统。

最高法院的9名法官达成共识,并出台了这项最终决定,其中3名法官还是特朗普本人在其总统任期内亲自任命的,另外还有3名法官亲近共和党。

特朗普已经发起司法挑战,要求对其财务和商业行动保密,并使之其免受审查。最高法院的裁决为南曼哈顿区总检察长赛勒斯·万斯获得这些文件铺平了道路。

万斯寻求获得这些文件,来协助对前总统或其公司可能存在的保险、税收和金融欺诈行为展开刑事调查。

最高法院最新的裁决使万斯可以获得与特朗普的财务和商业数据相关的记录 (欧洲通讯社)

特朗普否认存在任何财务违法情况,他的律师断言,万斯总检察长想要查看的文件与特朗普接受调查的活动无关。

万斯还在调查特朗普通过其前律师迈克尔·科亨以非法方式向两名女性付款的财务不当行为。这两名女性分别是色情电影明星斯托米·丹尼尔斯与成人杂志《花花公子》的模特凯伦·麦克杜格尔,二人声称在特朗普成为总统之前曾与之有染。

“政治迫害”

特朗普在一份声明中谴责此案,称其为一场“政治迫害”,他还表示,“最高法院不应该允许这些行为发生,但这却发生了。”

最高法院作出的裁决并不意味着前总统特朗普已没有其他出路,因为他仍然可以对本案提出上诉,但似乎案件也没有任何其他走向,特别是在最高法院9名法官已经对此达成共识的情况下。

《纽约时报》记者杰西·麦克伦尼发布推文称,前总统在这份很长的声明中,似乎未能理解或区分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与纽约市政府所进行的调查,特朗普指责纽约市政府“几乎调查我过去做过的每一笔交易,包括寻求获取我的纳税申报记录。”

去年夏天,美国最高法院驳回了特朗普的要求,并下令将该案退回次级法院进行更多诉讼。

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当时在陈述法院意见时写道,“在被指控犯有刑事案件时,没有任何公民,甚至总统,能够超越提供证据的法律义务。”

此后,特朗普以政治动机为由,再次驳回了传唤要求,并指责总检察长万斯是民主党人。纽约地方法院裁定特朗普有罪,而且这项裁决由纽约联邦上诉法院的3名法官一致通过。此后,特朗普的律师第二次诉诸最高法院。

失去总统豁免权

《纽约时报》基于其掌握的一系列特朗普税收文件而公布了一系列的调查,结果显示,特朗普在2016年和2017年仅仅支付了750美元的联邦所得税。前总统特朗普否认这些报道,称之为“虚假新闻”。

当特朗普的任期在今年一月20日结束后,他失去了法律给予总统职位的保护。在特朗普执政的几年之中,美国司法部强调,不能在总统任职期间对其提出指控。

在过去的4年内,特朗普在多项起诉中受益于总统豁免权。从理论和法律的角度来看,特朗普现在很有可能会受到刑事或民事指控。

自尼克松(1969-1974年期间执政)时代以来,特朗普被认为是第一位没有自愿公布纳税申报表的美国总统 (路透社)

特朗普的前律师迈克尔·科亨已经对一系列罪行表示认罪,并被判入狱,由于新冠疫情的影响,目前他已离开监狱并处于监视居住状态。

科亨承认曾在2016年大选期间,安排通过非法形式向两名女性支付数十万美元的封口费,然而特朗普却否认了这些指控。科亨表示,他是在特朗普的指示和协调下行动的。

犯罪还是政治?

审判像特朗普这样的前总统,将充满政治危险,尤其是在一个如此分裂的国家内,这在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和国会选举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前联邦总检察长、巴尔的摩大学法学教授金伯利·瓦哈尔表示,“无法将政治考量排除在像审判前总统这样的大型案件之外。”

瓦哈尔还指出,她非常“理解拜登总统关于不再关心审判特朗普的问题的说法,因为他有更多的关键问题有待应对,例如抗击新冠疫情、应对气候问题和复兴经济,因此这是一种合乎逻辑的说法。”

拜登曾在电视采访中表示,他将“把决定权移交给司法部和总检察长”,但他又补充称,跟进有关特朗普的指控“可能弊大于利”。

法律困境的出现

特朗普的司法麻烦并不仅限于这个问题,纽约州总检察长莱蒂提亚·詹姆斯还对特朗普的公司进行了民事调查,以查明特朗普集团是否出于获取更多贷款的目的而错误地夸大其资产价值,然后又出于避税的目的而降低这一价值。

尽管这项调查是民事的,但是根据调查人员透露的信息,它可能会变成一项刑事调查。

此外,特朗普还面临着佐治亚州的一项调查,因为根据一段被泄露出来的通话内容,特朗普正试图向国务卿施压,要求对方“为他找到成千上万张选票,以便让他在最近举行的总统选举中胜出”。

特朗普的法律风险到此仍未结束,因为他还面临着两名女性提起的性侵指控。但是特朗普对这些指控予以否认。

法律专家瓦哈尔预计,特朗普的法律困境可能会像“一场潜在的雪崩事件,特别是对于一个坚持利用法律制度谋取私利的人而言”。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参议院针对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弹劾审判在华盛顿继续进行,按照计划,已经提出针对特朗普的新证据和证词的检方将结束陈词。另一方面,现任总统乔·拜登认为,一些反对弹劾特朗普的人可能会改变立场。

更多特朗普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