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与联合国“重新接触”时应注意的事项

2021年2月3日,人们在纽约联合国大楼前走过(法新社)
2021年2月3日,人们在纽约联合国大楼前走过(法新社)

美国参议院将在本周确认乔·拜登总统提名的常驻联合国代表,这是拜登政府采取多边外交政策和修补华盛顿与国际组织关系迈出的重要一步。

自1945年成立以来,美国在联合国中担任了最重要角色,成为总部设在纽约市的联合国最大财政捐助者,但在前总统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期间,双方关系陷入了低谷。

荷兰莱顿大学联合国和平与正义研究主任阿兰娜·奥马利(Alanna O’Malley)表示,但美国政府对联合国的亲密关系历来是在国内政治意愿帮助下“瓦解”。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于2017年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讲话(盖蒂图像)

拜登总统提名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出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与联合国已经有四年的“不良关系”, 阿兰娜·奥马利表示,在特朗普之前的前总统奥巴马时代,联合国已经摆脱了美国领导的状态。

奥马利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我们最近看到的,当然是特朗普,还有奥巴马,都是这种偏离美国对通过联合国领导自由世界秩序印象的转变。”

奥马利还补充说,尽管拜登已经开始重设特朗普时代与联合国有关的许多行动,但“在通过联合国建立美国全球领导地位方面,他是否扮演根本不同角色还有待观察。”

恢复资助

托马斯·格林菲尔德曾担任非洲事务助理国务卿,是非洲大陆的最高外交官。在1月27日参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确认听证会上,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对美国在联合国扮演什么样角色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托马斯·格林菲尔德表示,“当美国出现时,当我们始终如一且坚定不移时,当我们按照我们的价值观施加影响时,联合国可以成为促进和平、安全与我们集体福祉不可或缺的机构。”

格林菲尔德的评论与拜登本人相呼应,后者曾承诺将重新参与国际舞台,并已采取行动重新加入前总统特朗普退出的几项多边协定。

拜登重新加入了特朗普于2017年退出的《巴黎协定》,并重新加入特朗普于2018年6月退出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及特朗普2020年退出的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

拜登还宣布计划重新启动向特朗普于2017年暂停资助的联合国人口基金提供资助,并重新向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援助,据悉,特朗普于2018年中止了对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机构(UNRWA)的资助。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该机构的艾滋病毒/艾滋病计划以及世界卫生组织(WHO)等组织,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也遭受了大笔资金削减,预计拜登将恢复对这些组织机构的资助。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于2月17日宣布,美国将向世界卫生组织支付2亿美元,以支付特朗普政府扣留的费用。

无论如何,尽管特朗普为进一步削减开支做出了努力,但在特朗普领导下,美国为联合国提供的总资金仍稳定在每年约100亿美元。

奥马利表示,但推翻特朗普政策可能会比“写一张支票”更加困难。奥马利表示,“美国也失去了许多战略伙伴关系、战略联盟以及许多政治善意。”

支持以色列

白金汉大学联合国研究中心主任马克·塞登(Mark Seddon)表示,在拜登于去年11月总统大选中击败特朗普之后,许多联合国会员国,特别是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感到了“明显的解脱”。

但拜登承诺继续华盛顿对以色列的坚定支持,美国采取的这一立场,使得华盛顿利用否决权在扼杀联合国安理会批评以色列行动的决议。

根据半岛电视台分析,从1946年到2018年,美国在联合国大会上对与以色列有关的决议投了787次反对票,远远超过了其他国家,仅次于以色列本国。

塞登表示,“拜登政府拒绝国际刑事法院的‘管辖权变更’,这可能会为‘调查以色列涉嫌与巴勒斯坦战争罪行铺平道路’,因此,有些成员国会因此而灰心。”

国际刑事法院不是联合国的一部分,但与联合国保持密切联系。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还表示,美国将在有缺陷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寻求改革,尽管其将维持观察员地位,直到明年投票中寻求正式成员资格为止。

美国指责由47个成员组成的反以色列偏见理事会,观察家批评该机构允许厄立特里亚、委内瑞拉、中国、俄罗斯和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家的加入。

中国的作用

布鲁金斯学会国际外交访问学者杰弗里·费尔特曼在2020年的一份报告中表示,拜登还必须保持与中国的竞争力,后者在联合国中发挥的作用逐渐变大。

北京是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第二大资金提供者,自2000年代初以来稳步上升,在2020年至2021年期间提供了维和行动15%捐款,仅次于美国(约占28%),第三大捐助国日本提供了大约8.5%捐款。

根据美国智囊团对外关系委员会数据,北京还为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提供了全球第十大人员,这使该国成为唯一在这两个类别中贡献最大的国家。

根据杰弗里·费尔特曼的说法称,中国的影响力与俄罗斯的“战术结盟”,这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尤为明显,五个常任理事国——中国、法国、俄罗斯、英国和美国——的否决权使联合国常年陷入瘫痪状态。

中国是唯一在维和资金和部队派遣方面都名列前茅的联合国成员国(路透社)

托马斯·格林菲尔德表示,由于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指控她对中国不强硬,因此推迟了投票表决。

拜登政府在拥有193个成员国的联合国大会及其各个委员会中可能会取得更大成功,奥马利在会上表示,在包括妇女问题在内的人权上,人们最能感受到“美国力量的真空”。

奥马利表示,“美国缺乏对这些问题的支持确实造成了许多派系,引发了许多问题,也给联合国委员会的有效性带来了很多挑战,”她并补充说,“因此,如果拜登真得希望重振联合国,我认为他必须首先在这些问题上提供强有力的美国领导才能。”

新方法?

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在确认听证会上表示,美国“必须有勇气坚持使联合国变得更有效率和效力的改革,并坚持通过改革。”

一些人呼吁拜登政府支持联合国安理会的扩张,其中包括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斯图尔特·M·帕特里克(Stewart M Patrick),后者表示,更大的联合国安理会“反映了当今世界,而不是1945年的世界。”

帕特里克表示,“如果没有其他选择,保持这一立场将使包括中国和俄罗斯在内的美国对手处于防御状态。”

奥马利表示,托马斯·格林菲尔德本人仍然可能是拜登正在寻求对联合国采取新方法的最大迹象。

这位外交官在种族隔离时期的路易斯安那州长大,并没有国务院人员吹嘘普遍拥有的常春藤联盟大学毕业证,她的经历非常广泛,包括曾在1994年卢旺达种族大屠杀期间,担任美国驻卢旺达外交官。

拜登还表示,托马斯·格林菲尔德与前美国常驻联合国大使凯莉·克拉夫特不同,将担任内阁职位,并表示,他“希望听到她在我们进行所有重大外交政策讨论中的声音” ——向联合国成员国发出信号,托马斯·格林菲尔德将拥有与总统的直线关系。

奥马利表示,“我认为,(拜登)选拔的人与在她之前的许多国务院官员有所不同,她有丰富的经验可供借鉴,而且真正经历过的事情从根本上影响了她对美国在世界上应该扮演的角色的看法。”

“拜登做出了非常有趣的选择,我认为这很具有启发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外交政策》杂志说,美国总统乔·拜登政府应终止关于以色列核武器的双重标准政策,尽管华盛顿在该地区采取了不扩散核武器政策,但美国总统数十年来仍谨慎地不提及这一问题。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