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访问莫斯科和德黑兰有何目的?

Iran hosts Afghan Taliban leader as peace talks stalled
塔利班代表团与伊朗官员在德黑兰举行会谈 (路透社)

来自塔利班武装的两个代表团分别对莫斯科和德黑兰进行了访问,从而引发了诸多疑问,尤其是在美国新政府宣布将审查去年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与塔利塔运动达成的和平协议之后。

一个由塔利班政治局副局长阿巴斯·斯塔尼克扎伊率领的代表团在莫斯科讨论了阿富汗和解的问题。而在两天之前,一个由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领导的代表团则对德黑兰进行了类似的访问。

美国总统乔·拜登政府宣布,将针对塔利班运动在双方去年于多哈签署和平协议中的遵守情况进行审查,此后,塔利班的两个代表团分别对伊朗和俄罗斯进行了访问。

Taliban delegation visits Russia塔利班政治局副局长阿巴斯·斯塔尼克扎伊率领的代表团在与俄罗斯阿富汗问题特使扎米尔·卡布洛夫举行会晤之后于莫斯科举行新闻发布会(阿纳多卢通讯社)

塔利班运动及其对外关系

塔利班运动的第二领导人曼苏尔(Mullah Akhtar Mansour)是塔利班与邻国阿富汗,特别是与伊朗和俄罗斯之间关系的奠基人。他认为,塔利班运动政治办公室官员进行的访问是在签署多哈协议之后,对两个国家进行的第二次访问。

曼苏尔认为,多年以来,塔利班运动从很大程度上将自己成功剥离了巴基斯坦的泥潭,并扩大了它与中国、俄罗斯和德国等其他国家的关系。

阿富汗政府内部在塔利班代表团访问地区国家的问题上存在分歧。阿富汗外交部表示,“塔利班运动代表团对伊朗的访问,是在与我们协调之后进行的,而伊朗方面也告知我们,塔利班代表团将访问德黑兰。”

但是阿富汗国家安全委员会却反对塔利班代表团此次的德黑兰之行,并对此表示怀疑。该委员会发言人拉赫玛图拉·安德尔向半岛网记者表示,“塔利班应该做的不是派遣代表团前往这些国家,而是坐到谈判桌前寻找解决冲突的方法,而伊朗或俄罗斯人并不能解决问题,哪怕是在多哈。”

Iran hosts Afghan Taliban leader as peace talks stalled

阿富汗政府内部的立场分歧

政治分析家希克马特·贾利勒认为,阿富汗政府内部对这些访问的立场存在明显分歧,认为阿富汗外交部不应该在塔利班代表团访问伊朗的问题上发表此类声明,因为这似乎是在允许伊朗干预阿富汗的和平进程。

贾利勒向半岛网记者指出,塔利班似乎想要告诉美国新一届政府——“只要你们打算审查和平协议,我们就不准备与阿富汗政府进行谈判,塔利班不允许对协议文本进行任何变更或调整”。

来自塔利班政治局的代表们当前对伊朗和俄罗斯进行的访问,与该运动的代表团在2019年底对伊朗进行的访问之间存在相似之处,当时,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与塔利班运动之间的和平谈判宣告崩溃。

政治分析家阿萨德·瓦希迪向半岛网记者评论称,塔利班运动的两个代表团对德黑兰和莫斯科进行的访问向外界传达了两个政治信号,其中第一个信号是发送给阿富汗内部的,主旨就是阿巴斯·斯塔尼克扎伊所发出的声明——现任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是和平面前的障碍,如果他辞职,和平就可以实现。

根据瓦希迪的观点,第二条信号则是发送给美国的,美国宣布有意审查特朗普政府与塔利班之间签署的协议,尽管这次审查的结果尚不清楚。

U.S. military advisers from the 1st Security Force Assistance Brigade are seen at an Afghan National Army base in Maidan Wardak province, Afghanistan August 6, 2018. Picture taken August 6, 2018. REUTERS/James Mackenzie美国驻阿富汗士兵

发送给美国的信号

根据政治分析人士的看法,塔利班运动派出两个代表团访问伊朗和俄罗斯这两个地区参与者,目的是希望告知新一届美国政府,它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塔利班,它已经能够通过与美国的对手打交道而解除自身的孤立,并在阿富汗的和平进程中发挥作用。

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武装之间的直接谈判,从3个月之前开始,根据阿富汗政府代表团在多哈发布的声明,这项进程已经停滞了10天,并在等待塔利班小组返回谈判桌。

但是,来自塔利班运动的一位消息人士向半岛网记者表示,“该运动正在等待拜登政府审查和平协议,塔利班领导层对美国是否打算延长美军在阿富汗的驻留时期感到怀疑。这与多哈协议相抵触,在情况变得更加明朗之前,其代表团将不会返回谈判桌”,他还补充说,欧盟与北约的立场正在阻碍这项进程。

阿富汗事务专家们认为,塔利班不应求助于与美国关系不佳的国家,因为它们会影响阿富汗的政治进程,塔利班运动和阿富汗政府应当利用这个机会,因为美国面临着除了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之外的许多新挑战,例如新冠病毒,而且新一届政府也忙于处理内部事务,一旦美国退出这项进程,那么欧洲方面也将自动退出,而这一切都会给阿富汗的和平进程蒙上阴影。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被认为是棘手问题,在过去的二十年中,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美国历届政府,直到特朗普在2016年宣布竞选总统为止,特朗普当时的主要竞选承诺之一就是将所有美军带回家,并结束美国参加的“永恒战争”。

Published On 2021年1月8日
更多亚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