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流离失所者:无望的回归

部分叙利亚家庭共流离失所25次 (阿纳多卢通讯社)
部分叙利亚家庭共流离失所25次 (阿纳多卢通讯社)

2015年的难民危机使欧洲人对从中东地区到欧洲地区的空前人口流动感到警觉,但是,对于那些难民逃离的国家而言,其国内的流离失所情况却更为严重,并且持续影响着中东地区的1200多万人口。

法国《拉克鲁瓦日报》报道称,专业评估各国流离失所状况的国际中心在今年2月15日发布了一份报告称,在过去十年内,国内的流离失所现象改变了中东地区的人口结构,特别是在叙利亚、伊拉克、也门和利比亚。

该中心是根据联合国授权而设立的办事处。该中心在报告中指出,自2010年“阿拉伯之春”前夕以来,中东地区的流离失所者人数已经增加了两倍,现在已经接近1240万人。

战争与恐怖主义

该中心的报告指出,战争和恐怖主义是造成流离失所现象的主要原因,这是因为这两大因素会针对平民居民实施暴力,并且摧毁了房屋和基础设施。

报告还指出,2015年沙特-阿联酋联盟针对也门实施的干预,导致当年出现了全球最大规模的新增流离失所者人数,在也门有220万人流离失所,并且在2019年,其国内流离失所者占总人口比例达到了12%。

尽管如此,叙利亚仍然是受该现象影响最为严重的国家,在2019年,该国共有650万人流离失所,此外还有560万叙利亚难民居住在国外。

国内流离失所状况国际评估中心主任亚历山德拉·贝拉克表示,“近一半的战前叙利亚人口至少流离失所过一次,另有部分家庭在10年内共流离失所25次。”

正如报告所述,叙利亚人逃离了ISIS的恐惧和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轰炸——在2015年,该政权实施的轰炸还得到了俄罗斯的助力,以至于部分地区已经被清空,正如发生在ISIS曾经的“首都”——拉卡的情况一样,后者失去了53%的人口,其次是伊德利卜的辛贾尔地区,当地的流离失所者占到人口的70%,而且当地的战斗仍在继续。

良好的典范

尽管战事有所平息,但是国内流离失所监测中心仍然看不到叙利亚人返回其原住地区的可能性。负责为报告收集数据的小组负责人比森特·安泽里尼解释称,“当巴沙尔·阿萨德重新夺回对叙利亚的控制权时,他还占有了许多房屋,并将叙利亚人的回归与一系列法律挂钩,这些法律质疑他们的财产所有权,要求他们提供产权证明文件,但是这些文件大多已在内战的10年内遗失。

另一方面,他还认为,伊拉克可以被视为“良好做法的典范”,伊拉克的人口回归率要远远高于其他国家,在2015年至2019年期间,伊拉克的国内流离失所者数量降低了一半。

人类学家朱丽叶·杜克洛斯表示,“库尔德地区政府有意愿鼓励流离失所者返回家园,特别是随着部分难民营的逐渐关闭,许多非政府组织正在投资重建伊拉克人逃离的地方。”

她还指出,如果战争能够停止,大多数人都想要返回家园,但是,“当流离失所环境中的生活条件看起来更好时,要作出决定就更加困难。”

她还警告称,人们的行动“也取决于自己的身份认同”,例如,“逊尼派人士由于害怕被当作ISIS的人员,而感到难以回归家园”。

报告指出,尽管战争因素很重要,但它也并非过去10年中造成流离失所的唯一原因,其他的原因——包括地震、火灾、暴风雨在内的自然灾害,也改变了中东地区的人口结构,其中一场便造成了国内150万人的流离失所。

正如报告中指出的那样,这些流离失所者中有一半是因洪水而逃离,例如,在伊朗,2019年曾有50万人因洪水暴发而逃离了受灾地区。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鉴于叙利亚冲突的事态发展和当今局势,巴沙尔·阿萨德作为国家领导人似乎是一个特殊事件,叙利亚四分之三土地被毁,城市被摧毁,空无一人,数十万人丧生,六百万叙利亚难民逃往国外,国内数以万计的流离失所者,尽管如此,2011年革命之后的唯一独裁者准备数月后第四次连任总统职位。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