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胡塞武装从恐怖组织名单中除名的目的是什么?

也门首都萨那郊区的胡塞武装成员 (路透)
也门首都萨那郊区的胡塞武装成员 (路透)

周二,美国总统乔·拜登政府将胡塞集团从恐怖组织名单中除名的决定已生效,但对此决定的看法分裂为支持与反对两派。

这项决定是华盛顿停止对阿拉伯联军提供军事支持后的第二步。战争持续5年之久,阿拉伯联军造成了可怕的人类悲剧。

胡塞武装领导人穆罕默德·阿里·胡塞积极评价了美国的决定,美国评论员对该决定的看法分为了支持和反对两派。

一些评论员拒绝将拜登政府此举与伊朗联系起来,而另一些评论家则认为拜登在向伊朗抛出橄榄枝,希望平息地区问题,就伊朗核问题和其他区域问题达成更大的协议。

胡塞武装目前控制着70-80%也门人口居住的土地,该组织在马里布地区的收获突显了沙特支持的联合国公认政府的相对软弱。

当前的背景是美国外交政策正在发生转变,这种转变限制了华盛顿对支持也门总统阿卜杜拉布·曼苏尔·哈迪控制也门的阿拉伯联军的支持。

重要性和努力

华盛顿海湾国家分析中心行政主任乔治·卡维罗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表示,“将胡塞武装从恐怖组织名单中除名属于拜登政府为使华盛顿重返核协议所做的努力,拜登政府希望以外交方式解决也门战争。”

卡维罗表示,我们可以对此报以希望,因为伊朗正在考虑放松对也门的干预,使换取华盛顿的一些让步相对容易,而且与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相比,也门的冲突对伊朗的地缘政治和安全利益来说没有很强的战略意义。

他认为,华盛顿此举代表着“对沙特阿拉伯王国和哈迪总统政府施加更大压力,要求他们对胡塞武装作出让步,但这不会改变他们对伊朗支持的叛乱分子的公开立场。”

拜登政府的举动对沙特构成了更大的压力 (欧洲通讯社)

混乱和可能性

美国企业研究院(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美国对也门政策专家马修·康坦蒂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批评了拜登的政策,称这导致更多混乱。

康坦蒂说:“拜登对胡塞武装的政策是混乱的,当拜登取消将胡塞武装认定为外国恐怖组织时,他们并没有作出回应。相反,他们升级了对平民、马里布和沙特阿拉伯的袭击。他们行事就像恐怖分子。随着暴力活动的增加,拜登政府仍在说,也门冲突没有军事解决方案,胡塞武装看不到这个。”

康坦蒂强调:“胡塞武装利用拜登此举施压,结果是带来更多死亡和破坏,给伊朗带来更多可能性。”

阿拉伯联军支持的也门军队 (路透社)

橄榄枝

国防部前官员、美国企业研究院专家迈克尔·鲁宾则认为,将胡塞武装从恐怖组织名单中除名有助于与该组织进行对话,但是,将胡塞武装列为恐怖组织并不阻碍谈判。

他表示,尽管伊朗被列为恐怖主义支助国,但华盛顿仍在与伊朗进行对话,只要从名单中删除,华盛顿和非政府组织就可以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鲁宾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表示:“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假设沙特阿拉伯王国会因为华盛顿此举停止战斗可能是一个错误,因为沙特无论对错,都将也门视为维护本国安全的重中之重。”

他强调说:“这是伊朗和沙特之间的代理人冲突,华盛顿天真地认为我们对任何一方都很重要,然而他们并不在意我们。”

鲁宾认为,拜登政府将胡塞武装从恐怖主义名单中除名与重返核协议有关。

他向半岛网强调:“拜登政府将胡塞武装从恐怖组织名单中除名是在希望返回谈判桌的大背景下向伊朗抛出的橄榄枝。但是,如果也门的战斗继续或局势恶化,此举将引发风险,使与伊朗进行外交谈判的机会更加渺茫,也将减少国会批准任何其他让步措施的机会。”

也门战争造成了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阿纳多卢通讯社)

重要的一步

华盛顿昆西研究所海湾事务专家阿尼尔·施奈尔则认为,正式取消胡塞武装为外国恐怖组织的行为值得称赞,因为这反映了人道主义组织和联合国的愿望,他们一致表达了对胡塞武装被归类为恐怖组织将导致也门陷入40年来最严重饥荒的不安。

施奈尔在接受半岛网采访时指出:“重要的是我们要记住,尽管外国干预使也门冲突大大复杂化并且根深蒂固,但这不是代理人战争,而外国干预停止,特别是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伊朗的干预,只是向将也门当地行为者的动机从外来者资助的长期暴力转变为达成政治解决方案迈出的第一步。

她指出,目前,“美国与伊朗没有任何职能关系,华盛顿也没有办法向德黑兰施加压力或说服其停止支持胡塞武装,因此,拜登应无条件重新加入核协议。因为是美国退出了核协议。”

她表示,一旦华盛顿和德黑兰再次成为核协议缔约国,拜登团队将能够推进与德黑兰的其他议程项目,特别是伊朗在也门和该地区其他地区采取的引起沙特阿拉伯等国关注的行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