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十年之后:也门的势力分布图

也门交战各方的势力范围地图 (半岛电视台)

距2011年2月11日也门爆发针对前总统萨利赫政权的革命以来,已经过去了10年的时间,但是,也门却并未像革命者当初所希望的那样成为一个稳定的民主国家,而是一直被各方势力所割裂,并自2014年底以来深陷战争泥潭。

除了ISIS和基地组织在该国境内的存在之外,也门当前已经形成了多方势力割据的状态,包括受到国际公认的也门政府、胡塞武装、南方过渡委员会,以及由沙特主导的联合部队。

来自萨那战略研究中心的研究员梅萨·舒杰阿丁认为,在2月11日革命爆发之前,也门就已将走向当前这种状态,因为当时的政府在北部面临着叛乱,在南部面临着分离主义运动,而萨利赫却试图将权力传递给他的儿子艾哈迈德及其亲属。

梅萨向半岛网记者表示,“二月革命未能拯救也门摆脱分裂的命运,这是这场革命的重大失败,因为革命力量缺乏远见,也缺乏有力的领导。”

哈迪政府

在也门革命爆发10年之后,受国际公认的曼苏尔·哈迪政府控制着也门最大一块地理区域,但其中大部分是沙漠地区,也包括马里卜、沙布瓦、哈德拉毛、马哈拉等石油省份。

该政府还控制着阿比扬省和焦夫省的部分地区,总统于2020年1月下旬从利雅得返回临时首都亚丁。

该政府的总统曼苏尔·哈迪为逃避胡塞武装和萨利赫部队针对总统府发起的轰炸,自2015年3月底逃离亚丁、途经阿曼苏丹国并最终抵达沙特首都利雅得后,就一直居住在利雅得。

消息灵通人士向半岛网记者透露,哈迪未经协调就离开了阿曼苏丹国并在边境停留数小时,此后,英国情报机构与之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联系,以核实其身份。

当萨利赫被二月革命的压力推翻后,曼苏尔·哈迪继位上台,二月革命很快也被海湾倡议中规定的政治解决方案扑灭,如今,哈迪的统治已经进入第九个年头,但是他的统治却建立在这个遭受着联合国所说的“最为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的国家的废墟之上。

胡塞武装

胡塞武装被视为也门当前局势的根源。当胡塞武装与计划为二月革命复仇的萨利赫结盟后,胡塞武装在阿姆兰省发动了针对军队的战争,并于2014年9月21日攻破萨那,将国家拖入了战争的深渊。

胡塞武装推翻了与政府达成的多项协议,并于2015年3月控制了也门的大多数省份,此后又遭遇了由二月革命青年及军人发起的民众抵抗运动,由沙特主导的联盟也于同月26日介入了也门局势。

当胡塞武装在也门北部萨达省的据点向外扩张之后,他们便控制了该国大多数人口稠密的省份,包括首都萨那和拥有战略港口的城市荷台达。

在东进战线上取得军事优势后,胡塞武装又向政府军据点马里卜省发动了猛烈攻击,尽管他们缺乏空军——早在联盟军队发动军事行动的最初几个小时内他们就失去了空军。

胡塞武装开始掌握主动权,并利用当前国内存在的分裂来发展自身的军事力量,与此同时,他们也被指控从伊朗处获取支持。

除索科特拉岛之外,南方过渡委员会还控制亚丁市、拉贾、达勒阿和阿比扬省的部分地区 (半岛电视台)

南方过渡委员会

在阿联酋的支持下,要求将也门南部分裂出来的南方过渡委员会于2017年中宣布成立,部署在亚丁、拉赫、阿比扬等省内的安全地带部队纷纷加入其麾下,此外还包括部署在舍卜瓦、哈德拉毛沿海城市等地的精英部队。

2019年8月,南方过渡委员会部队与亲政府部队之间爆发了战争,并以过渡委员会夺下亚丁和大多数南部省份的控制权而告终。

南方过渡委员会承认也门政府,但却不允许其部署军队。在双方2020年发生的战争后,它失去了舍卜瓦,其控制权也仅限于索科特拉岛、亚丁市和拉贾省,以及达勒阿省和阿比扬省的部分地区。

尽管也门政府已根据其与南方过渡委员会在2019年底签署的利雅得协议而返回亚丁,但是却被剥夺了部队——过渡委员会拒绝政府军返回当地军营。

也门已故总统萨利赫的侄子——塔里克·萨利赫 (社交网站)

联盟部队

2017年底,萨利赫宣布与胡塞武装解除联盟,双方在首都萨那爆发冲突,并以萨利赫的死亡和其侄子塔里克的逃脱而告终,后者领导着打击胡塞武装的运动。

尽管有报道称其已死亡,但是塔里克·萨利赫还是突然出现在了舍卜瓦,并在阿联酋的支持下组建了庞大的部队,并迅速控制了西海岸。

塔里克·萨利赫率领的国民抵抗军是联合部队中最为著名的军事派别之一,这些联合部队控制着从战略性的曼德海峡直到荷台达市的沿海地带,但是塔里克的部队并不承认哈迪总统的合法性。 。

塔里克·萨利赫是最出名的军事领导人之一,他们与胡塞武装一起反对政府军和民众抵抗运动。

ISIS最近没有在也门制造事端 (半岛电视台)

ISIS与基地组织

基地组织在2012年利用二月革命控制了也门南部的阿比扬省,此后又在政府军的攻击下失去了在当地的存在。2015年4月,基地组织又利用胡塞武装的政变迅速控制了穆卡拉市。

一年后,在与当地领导人达成谅解之后,基地组织撤出了穆卡拉,当地领导人允许由沙特联盟领导的军事行动向该市推进。基地组织的武装人员从当地消失了,但是却不时在贝达和舍卜瓦宣布行动。

与基地组织不同的是,在5年前引人注目的一次露面之后,曾存在于贝达省的ISIS消失了,并在当地居民的拒绝之下撤退。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7年之前,时任沙特驻美国大使的阿德尔·朱拜尔在华盛顿宣布也门战争爆发。而在昨天——2月4日,美国总统乔·拜登则在华盛顿国务院总部,呼吁结束这场战争,并停止向由沙特主导的军事联盟提供支持与军售。此外,拜登还宣布任命外交官员蒂姆·兰德金担任解决也门危机的特使。

opinion by 穆罕默德·闵沙维
Published On 2021年2月5日

尽管战事仍在继续,但是要求结束也门冲突的声明和接触也接踵而至,伊朗已经表示愿意与沙特阿拉伯及其他邻国就地区问题进行对话,另一方面,美国国务院也已向胡塞武装发表了讲话。

Published On 2021年2月8日
Houthi fighters shout slogans during a gathering of Houthi loyalists on the outskirts of Sanaa

伊朗已向联合国特使马丁·格里菲思提出了停止也门战争的愿景,而美国方面强调,将继续向胡塞武装领导人施加压力,虽然已经撤销了将该运动列入恐怖组织名单的决定。

Published On 2021年2月9日
Iran's Foreign Minister Mohammad Javad Zarif meets with Martin Griffiths, United Nations Special Envoy for Yemen, in Tehran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