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不急于接近内塔尼亚胡或深入研究巴以问题

拜登(左)与内塔尼亚胡此前在耶路撒冷召开新闻发布会(路透社)
拜登(左)与内塔尼亚胡此前在耶路撒冷召开新闻发布会(路透社)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一直在等待美国新总统拜登的电话,在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获得优惠待遇之后,内塔尼亚胡被迫与拜登相处,而拜登似乎并不急于接近内塔尼亚胡或深入研究棘手的巴以问题。

美国总统拜登就职超过3周,内塔尼亚胡一直在等待拜登电话,如果内塔尼亚胡假装对此漠不关心,那么他的利库德集团国际分支机构官员当地时间10日对双方直接沟通的延误感到厌烦。

丹尼·达农在推特上发表推文提出质疑,“是美国联系其最亲密盟友以色列领导人的时候了吗?”为了强调这一点,他想拜登提供了以色列总理的电话号码。

有关美国方面消息,前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Nikki Haley)指责拜登政府“无视(…)像以色列这样的朋友”,同时“鼓励”“像伊朗一样的敌人”。

事实上,为拯救自己政治事业而奋斗的内塔尼亚胡习惯于接受美国前共和党总统的支持,但在3月23日以色列议会选举举行之前,特朗普的民主党继任者无法以同样方式为内塔尼亚胡提供支持。

特朗普试图令福音派基督教——其对捍卫以色列非常感兴趣——选举基础,而乔·拜登则冒着在伊朗核问题背景下激怒美国在中东主要盟友的风险,以色列不断谴责伊核协议。

美国游说集团J街组织主席杰雷米·本-阿米表示,“很明显,我们处在完全不同的境地。”尽管他宣称拜登与以色列有着“古老而良好的个人关系”,但他强调说,拜登总统政府团队曾在2009年至2017年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政府任职,而奥巴马与以色列关系更为紧张。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研究员迈克尔·邓恩表示,“奥巴马总统从任期开始就把解决巴以冲突作为外交政策的优先事项,但没有取得任何成果。”

这意味着华盛顿现在希望放慢脚步,而不管个人关系如何。

残酷真相

前总统特朗普在2017年迅速做出承诺,希望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找到一个“最终解决方案”,但无法实现这一目标,但拜登政府正在表现出谨慎。

美国新任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重申,“两国方案”是唯一可能的解决方案,并重申了共和党亿万富翁的承诺违反国际共识。

但是,米歇尔·邓恩表示,“这个解决方案(…)变得不可能实施,”与此同时,“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都没有提供替代方案。”

布林肯当地时间8日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残酷的事实是,我们距离实现和平的突破和最终解决方案还很遥远”,而最终解决方案将促进“建立巴勒斯坦国”。

美国国务卿表现出非常谦虚的野心,并呼吁冲突各方不要做出任何“进一步破坏和平前景的单方面决定”。目前看来,没有办法重返谈判。

对于杰雷米·本-阿米而言,美国应该降低其目标,以“保持进行谈判的可能性,而不是发起新的重大倡议”。

尴尬的迹象是,拜登政府尚未就特朗普及其国务卿迈克·蓬佩奥赞成以色列的许多单方面决定阐明立场。

但是,拜登政府强调,将保留在耶路撒冷设立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的决定,尽管发生国际抗议活动,美国仍将继续把耶路撒冷圣城视为以色列首都。

另一方面,拜登政府承诺在华盛顿重新开放巴勒斯坦外交代表处,并继续向巴勒斯坦人提供援助,此前,特朗普政府近年来切断了对巴勒斯坦的支持。

但是,拜登政府似乎仍在寻找其他问题中的平衡点,尚未公开其立场。

布林肯拒绝就承认以色列对1981年吞并叙利亚戈兰高地主权问题发表决定性意见,并且他也未就前国务卿蓬佩奥决定宣布自己立场,后者曾宣称,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建立定居点并不违反国际法规定。

杰雷米·本-阿米最后总结强调称,“在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以色列人获得了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做他们想做任何事情的绿灯,并继续实施定居点吞并计划,”他并补充说,“我们希望他们尽快被迫面临红灯。”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