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支持特朗普并围攻国会 美国基督教与白人极端主义团体有何共同点?

围攻美国国会大厦的“特朗普主义者”(路透社)
围攻美国国会大厦的“特朗普主义者”(路透社)

美国国家广播电台(NPR)最近的一份报告谈及媒体无视极端基督教民兵作用的现象,无视其在1月6日围攻美国国会大厦事件中的作用,据悉,示威者在国会众议院与参议院认证美国总统大选结果期间围攻国会大厦。

围攻国会大厦之后,许多教会领袖发表声明谴责发生的事情,并试图与袭击国会的“暴民”保持距离,他们在声明中强调入侵者从根本上误解了美国基督教的真实信息。

另一方面,宗教事务专家凯莉·华莱士(Kerry Wallace)在《时代》(Time)杂志发表文章称,多年来,对白人至高无上的信仰逐渐渗透到教堂,尤其是南部各州。

凯莉·华莱士认为,“围攻国会完全是美国白人基督教徒合乎逻辑的必然做法,教会数十年来一直为奴役非洲人和土著人民辩护,并在数世纪为全世界白人残酷殖民主义辩护,为侵吞领土及剥夺数百万非基督徒自由权利辩护。”

这位宗教事务专家认为,种族主义的三K党植根于北方和南方各州教堂,而三K党运动坚信白人至高无上。

国家广播电台报告中还谈及,一些基督教神职人员解释了抵制选举结果和改变选举结果的必要性,根据他们的说法,这将总体削弱信仰,并通过新政府采取与某些宗教教义相抵触的进步性社会政策来改变社会的保守价值观,尤其是在传统家庭、同性婚姻和堕胎问题方面。

国家广播电台报告中指出,一些教堂和神父为加剧愤怒做出了贡献,从而为围攻国会的暴力和暴动行动铺平了道路,这场暴动导致5人死亡。

选举舞台上的基督教

自1970年代末以来,宗教就开始出现在选举舞台上。自从罗纳德·里根总统在1980年上台以来,白人新教基督教徒就倾向于投票支持共和党候选人,而黑人非洲裔和拉美裔西班牙裔的非白人基督教少数派的选票,以及非宗教人士的选票则大多投给了民主党候选人,白人天主教徒的选票投给了两党。

前总统特朗普四年前上台执政,为极右翼保守派运动书写了一张新的出生证明,其中一些人将自己封装在严格的基督教宗教框架内。

这些潮流致力于试图重新配置社区发展运动,就好像其正在无休止地袭击美国基督教,特别是新教教义。

美联社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白人福音派新教徒选民中有81%投票支持特朗普,18%投票支持乔·拜登。

敌视拜登议程

半岛电视台对特朗普支持者1月6日围攻国会大厦事件的报道画面中,许多示威参与者都高举具有基督教宗教性质的绘画和口号。

国家广播电台报告中指出,“许多福音派领导人的讲话是许多围攻国会大厦示威者的催化剂。”

右翼基督教作家埃里克·梅塔克萨斯(Eric Metaxas)在12月9日的广播采访中表示,他并不关心取消拜登大选的困难。“只有真实的才是正确的,我们必须竭尽所能,我们必须战斗至死,直到最后,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因为这是值得的。”

三天后,埃里克·梅塔克萨斯参加了特朗普支持者12月在华盛顿特区中心举行的第二次游行,他和其他人在那里向上帝祈祷,以使特朗普继续任职。

与此同时,牧师罗伯特·韦弗——示威组织者之一——表示,在宣布拜登在选举中获胜之后,上帝“耶和华”出现在他的梦中,并告诉他说,“事情还没有结束。”

印第安纳大学安德鲁·怀特黑德教授认为,“上帝重视美国大选的想法是激进基督教民族主义意识形态的表达。”

极端基督教的暴力

安德鲁·怀特黑德将参与示威游行的各种特朗普支持者称之为,他们相信这样的想法,即上帝对这个国家拥有一个计划,他希望在选举中取得一定成果,并且(已经)赋予这些思想更多的力量来支持特朗普,以试图扭转他在选举中确定的失败。”

安德鲁·怀特黑德强调称,以前的观点“可以看作是诉诸暴力的正当理由。许多美国人看到了他们的宗教身份与民族身份之间的相辅相成与融合。”

一个有趣的片段——在《纽约客》杂志播放的关于围攻国会大厦期间的视频中——是,这场围攻国会大厦事件领导者之一雅各布·安东尼·单斯利(Jacob Anthony Chansley)要求愤怒的暴动者暂停数分钟,以向上帝祈祷。

单斯利站在时任副总统迈克·彭斯特殊讲台上表示,“感谢您允许美国重获新生,我们热爱并感谢您,我们以基督的圣名祈祷。”

选举后数周内的事态发展——甚至是围攻国会大厦——都表明,右翼基督教抗议有时是源于基督教的好战,这可能导致政治极端主义和暴力。

历史学家克里斯汀·德梅斯(Christine de Maes)——她专门研究美国基督教徒潮流与政治事务之间的关系,她目前在最重要的基督教学校

凯文基督教学校学习——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宗教与特朗普之间存在传统的功利关系,因为特朗普在各个法院,特别是最高法院任命保守派法官,捍卫他们的宗教自由并增进他们的利益,作为回报,他们为特朗普提供了选举支持。

安德鲁·怀特黑德强调称,抗议活动——基督教强硬派在特朗普选举失败后领导了这些抗议活动——表明,当你质疑“与远离教会对手分享权力想法”时,基督教思想可能很危险,这位教授还补充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想法不会很快消失。”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三位美国前总统谴责即将离任总统特朗普支持者当地时间6日围攻国会大厦事件,抗议者试图阻止国会议员认证美国大选结果,与此同时,这些前总统认为所发生的事件符合“香蕉共和国”特征。

更多特朗普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