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人是最大的受害者:难民问题成为了英法交锋中的施压牌

经海路抵达英国的难民人数已经超过了25700人 (盖帝图像)

一艘移民船在英吉利海峡沉没并造成包括7名妇女和3名儿童在内的27人死亡,这起悲剧事件的政治和外交影响仍在持续发酵,这也是这条位于法国和英国之间的海峡经历过的最为糟糕的事件之一。

根据安全方面的数据,大多数遇难者是伊拉克人、库尔德人和伊朗人,他们从法国的加来港出发,并试图抵达英国的多佛港。尽管天气条件恶劣,却没有阻止前往英国的移民船只数量的增加——与去年同期相比,这项数字上升了3倍。

这场沉船悲剧揭示了英法之间的移民问题的政治层面,以及移民问题是如何变成了双方之间互相施加压力的底牌。

就在这起悲惨事故发生后不久,伦敦与巴黎互相推诿责任。此前,一张来自法国加来港的照片广为流传,画面显示一艘移民船在一辆法国警车的眼皮底下离开了港口,而没有受到任何干预。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和法国总统马克龙之间的外交辞令,并不能掩盖两国在处理海峡管控问题上存在的分歧深度。两者都为本国为防止非法移民涌入而付出的努力进行辩护,并向对方推诿责任。约翰逊认为,法国在阻止移民船进入英国的过程中“做得不够”,而马克龙则指责英国“将移民问题政治化”。

这种声明上的冲突也扩大到了两国部长的层面上,其中,法国内政部长杰拉尔德·达曼南指责英国劳动力市场对非法移民具有诱惑力,因为它没有针对不具合法证件的工人制定严格的法律,从而促使这些移民离开法国以进入英国。

脱欧的代价

英国脱欧问题在英法之间的水域管控问题上制造了新的现实,其中,法国表示它只对其领海负责,因此,当船只离开其水域后,英国便无权将其遣返。

法国强烈拒绝英国提出的向法国水域和海岸——尤其是加来地区的海滩——派遣军队和装备的提议,法国以保护本国主权作为拒绝该提议的理由,并以此作为报复英国的手段,因为后者在“保护海洋主权”的要求下,禁止法国船只进入英国水域捕鱼。

英国向法国提出了诱人的物质条件,即向法国提供加强海岸控制所必需的财政支持。在今年,这笔资金的总额达到了6200万欧元,并且还有可能进一步提高(目前已经交付了其中的第一笔资金),然而,所有这些诱惑也未能打动法国人,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比英国接收了更多的移民,并且在处理这个问题的过程中背负了更大的重任。

英国内政大臣普丽蒂·帕特尔面临着来自政府内部与反对派的越来越大的压力,帕特尔是“国籍和边界”法案的坚定拥护者,并将该法案视为解决难民和移民船危机的方案,因为它包括从海上遣返船只的措施。

根据媒体泄密的消息,约翰逊正向其这位内阁大臣施加巨大的压力,要求减少从法国经海路抵达英国的移民人数。

英国内政大臣坚决捍卫“国籍和边界”法案,以给予边防卫队豁免权,以便将水域中的船只遣返并阻止其到达英国,但是边防卫队对此表示拒绝,并且威胁称,如果这项法案获得批准,那么他们就将在司法部门对内政部提起诉讼。

英国工党也加入了反对这项法律的行列,影子内阁的内政大臣尼克·托马斯·西蒙兹宣布,工党不会支持这项法律,并且将在议会中反对通过这项法律。

在夺走27人生命的移民船沉没事故后,法国警察在其海岸上组织巡逻 (路透社)

有很多事情能够体现英国在遵守其对难民问题的承诺上的失败,其中一件就是英国接收失去父母的难民儿童的计划——它承诺接收3000名这样的难民儿童,但实际上它只接收了480名。

阿拉伯人是最大的受害者

官方数据显示,在从法国经海路抵达英国的移民中,约有三分之一是阿拉伯人——其中35%是苏丹人、伊拉克人和叙利亚人,排在其次的是伊朗人,占到29%,然后再是占到总数7%的厄立特里亚移民。

今年,在英国寻求庇护者的人数超过了37500人,这也是在伊拉克战争之后,20年来最高的申请水平。

经海路抵达英国的难民人数达到了25700余人,是去年同期抵达人数的3倍,而这种人数的上升导致今年在不同时期内已有10人死亡。

英国当局表示,这些数字并未显示出抵达该国的全部难民,因为这些移民正在采取新的方式进入英国,包括乘坐从法国加来港出发的大型卡车逃离,以最终抵达英国多佛港。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