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与中亚国家谁占上风?对安全与开放的渴望支配着双方关系

阿富汗与中亚五国同样担心其边境两侧存在互相敌对的力量 (半岛电视台)

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长卡米洛夫在喀布尔会见阿富汗代理外长阿米尔汗·穆塔基时强调,塔什干履行了针对阿富汗的承诺,并准备翻开新的一页,这是该国向阿富汗新统治者发出的重要信息,并希望从其他的北方邻国听到同样的立场。

中亚五国(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是上世纪90年代阿富汗境内反对塔利班运动的武装派别(旧称“北方联盟”)的支持者与庇护者,并在美国2001年入侵阿富汗之前,向美国开放了领空,但是在2015年之后,形势发生了变化——这些国家开通了与塔利班运动之间的沟通渠道,因为该运动存在于阿富汗与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接壤的边界地区。

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等部分中亚国家似乎只对与阿富汗的经济合作持开放态度,而塔吉克斯坦则持不同立场——如果塔利班试图将混乱转移至塔吉克斯坦,该国可能会依赖俄罗斯的安全支持。

塔利班政府对中亚国家采取开放政策,从而对它与中亚国家之间的关系产生了积极影响 (路透社)

新政策下的种族延续

在阿什拉夫·加尼的政府倒台之后,该政府内的部分官员选择逃往这些国家,因为阿富汗北部各省至少在3个中亚国家内存在种族延续。例如,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阿塔·穆罕默德选择前往乌兹别克斯坦,而前阿富汗第一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以及阿富汗前总司令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之子艾哈迈德·马苏德,则选择前往塔吉克斯坦。

在塔利班重新掌握阿富汗政权后,外界纷纷对中亚国家及其针对阿富汗的未来政策表示关注,当前存在的一种共识是,该地区正在经历一种不同寻常的情况,但是各国处理阿富汗问题的机制各不相同.

哈萨克斯坦认为,该国的主要优先事项是克服来自阿富汗的潜在安全威胁并防止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非法移民的蔓延。

乌兹别克斯坦证实它将继续与塔利班运动保持长期接触,以确保乌方的安全。双方之间的关系可以追溯至两年之前,当时,阿富汗的局势促使乌兹别克斯坦当局决定与塔利班展开对话。

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长卡米洛夫之行正是出于这一目的。乌兹别克斯坦希望对它和塔利班的关系进行投资,以防止安全威胁进入该国境内,并重申了塔利班对控制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并防止其扩展至该国边界的承诺。

参加了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长与阿富汗代理外长阿米尔汗·穆塔基会晤的阿富汗外交部消息人士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已注意到乌兹别克斯坦当局希望与阿富汗新政府建立良好的关系。卡米洛夫表示:“当我们考虑与你们建立关系时,我们并不考虑其他的问题,我们也不在乎其他国家的评论,而是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建立这些关系,我们支持阿富汗在国际论坛上的立场,以使伊斯兰酋长国获得它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乌兹别克斯坦当局认为,阿富汗政权的更迭并不会影响该国对阿富汗进行投资的态度。

消息人士补充称,“新政府希望乌兹别克斯坦提供帮助,向那些想要离开阿富汗领土的阿富汗人开放边境和机场,因为国际航空公司并不愿安排飞往阿富汗的航班。”

不建立全面政府便得不到国际承认

阿什拉夫·加尼政府垮台之后,塔吉克斯坦总统埃莫马利·拉赫蒙选择了一个超出喀布尔新统治者预期的立场——拉赫蒙表示,塔吉克斯坦不会承认一个不代表阿富汗境内全体民族成分的阿富汗政府。拉赫蒙的言论在阿富汗的新任统治者中引发了轩然大波,他们认为这是对阿富汗事务的一种干预。

阿富汗代理副总理阿卜杜勒·萨拉姆·哈纳菲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每一项行动都将带来更为强烈的反应,塔吉克斯坦总统应当更重视其本国局势,并承认塔吉克斯坦境内所有民族的权利。”在双方之间的口头之争升级以后,塔利班和塔吉克斯坦都在两国共同的边界附近部署了军事力量。

中亚事务专家候玛杨·拉赫马尼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塔吉克斯坦近期针对阿富汗立场的转型,可以解释为担心塔利班武装分子中存在塔吉克武装人员,并担心他们会借机袭击塔吉克斯坦的领土。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国作出了这样的声明,并在与阿富汗接壤的边界上举行了军事演习,这些都是防止混乱转移至塔吉克斯坦领土上的积极措施。”

如上所述,塔利班政府的反对者——例如前第一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已故领导人艾哈迈德·沙阿·马苏德之子小马苏德等等,他们纷纷求助于塔吉克斯坦,目的是组建抵抗阵线以反抗塔利班运动的统治。

对此,一名前阿富汗情报官员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该地区的情报部门试图在塔吉克首都杜尚别结成联盟,其中包括来自塔吉克族、哈扎拉族和乌兹别克族的前任领导人,以利用塔吉克斯坦总统针对塔利班运动的敌意。”

地区稳定的优先事项

阿富汗事务专家认为,这些尝试都会失败,因为地区和阿富汗无法容忍战争的继续,同时也因为阿富汗的邻国希望与阿富汗新政府建立良好的关系。

即将卸任的阿富汗总统顾问塔里克·法哈迪表示,“对于邻国而言,重要的是阿富汗的稳定,而不是由谁来统治。乌兹别克斯坦外交部长卡米洛夫的访问就是最好的证明。”

法哈迪补充称,“阿富汗的邻国认为,阿富汗的稳定是各个发展项目获得成功的关键,据报道,在塔吉克斯坦组建反对塔利班统治的抵抗阵线是不切实际的想法,因为塔吉克斯坦是一个贫穷的国家,它无法在境外实施其议程,也没有强大和富有到能够接纳抵抗阿富汗新政府的势力,并为其提供必要支持的地步,它同意建立俄罗斯的军事基地也是因为它的弱小。”

敏感的边境地区

阿富汗外交部消息人士指出,阿富汗政府呼吁所有中亚国家的武装人员远离这些国家的边境地区,以免造成任何问题。

消息人士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证实,阿富汗政府已通知至少两个国家,即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希望维持其与前政府在能源领域签署的所有协议以及从中亚向印度运输天然气的项目,因为这些项目符合阿富汗人民的利益,正如穆塔基在会见土库曼大使时所说的那样。

阿富汗北部各省的安全局势为向与阿富汗接壤的中亚国家传播混乱提供了沃土。ISIS声称在昆都士省制造的爆炸便表明该组织在这些国家的边界​​附近存在。

对此,作者、政治分析家候玛杨·拉赫马尼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发生在昆都士的、针对清真寺的爆炸事件表明,ISIS已经存在于阿富汗与中亚国家之间的边境地区,这就需要阿富汗新政府与中亚国家共同努力,以打击其存在,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该组织与塔利班不同,它所秉持的是扩张政策,而发生在喀布尔和塔吉克斯坦之间的事情并不符合这项目标,届时,外国势力可能会乘虚而入,并利用该组织的存在浑水摸鱼。”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在美国与塔利班运动之间的多年战争之后,美国迅速撤出阿富汗的行动,让俄罗斯、中国、伊朗等反美势力处于可与该国的新统治者塔利班运动进行谈判的有利地位,以影响该国的事务并维护自身的利益。

Published On 2021年10月4日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