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口袋中的炸弹 特朗普如此将阿富汗问题变成下个时代困境

美国在阿富汗的战争被认为是棘手问题,在过去的二十年中,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美国历届政府,直到特朗普在2016年宣布竞选总统为止,特朗普当时的主要竞选承诺之一就是将所有美军带回家,并结束美国参加的“永恒战争”。在他执政后的年复一年中,特朗普发现作出重大决定——诸如从阿富汗全面撤军——的困难程度,甚至他在2017年被迫增加美国驻阿富汗的士兵人数,在他结束任期几个月前,特朗普决定将美军撤离阿富汗,只保留2500名驻军,并将完成这项任务的最后期限设定为当选总统拜登宣布就职之日。美国研究中心非常驻高级研究员吉姆·盖勒比在《大西洋》杂志上发表了上述分析报告,并在该报告中讨论了摇摇欲坠的特朗普政府如何糟糕地处理阿富汗问题,以及这种做法对阿富汗人民和当选总统拜登政府带来的混乱影响问题。

自特朗普踏入白宫那一刻起,他就无法决定美国是否应该继续留在阿富汗进行战争,他最近作出的在2021年1月15日之前缩减美国驻阿富汗士兵数量的仓促决定,与这种做法没有什么不同。由于特朗普渴望结束所谓的“永恒战争”,而这场战争还远未结束,因此,特朗普将留在阿富汗的2500名美军置于更大的危险之中,情况本来就比较糟糕,但特朗普将局势变得更加糟糕,并将这个问题留给了当选总统拜登政府处理。

特朗普——自封为交易者——竞选团队在2016年和2020年的总统竞选活动中,誓言结束这场始于2001年的战争,但特朗普并没有兑现诺言,而是听从军事顾问的建议,在2017年8月决定将美国驻阿富汗士兵数量增加至4000人。但是这场政治辩论蒙上了一层阴影,特朗普开始意识到,那些被他视为“领导人”的军官并未与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之上,特朗普——正如前总统奥巴马——感觉到,五角大楼正在封锁他。

特朗普对军事领导人的做法感到厌倦,并将这项任务委托给了前美国驻阿富汗特使扎尔迈·哈利勒扎德,特朗普委派哈利勒扎德与塔利班达成一项协议,根据该协议,美国和北约部队将从阿富汗撤离,同时继续保护美国打击恐怖主义的目标,哈利勒扎德于去年2月彻底完成了这项任务。

哈利勒扎德强调美国和北约将在2021年5月之前完全撤离阿富汗,以换取塔利班承诺停止对美国部队及阿富汗主要城市发起攻击,并承诺与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开启和谈,同时承诺停止允许恐怖组织利用阿富汗领土发起攻击攻击。但是,尽管北约盟国特使一再断言,预期的撤军行动取决于令人满意的战争条件,但塔利班从未满足过五角大楼和盟国军事领导人的期望。近几个月来,死亡人数上升,阿富汗与阿富汗的谈判陷入僵局,而美军人数已减少至目前的约5500人,塔利班仍拒绝切断与基地组织的联系,而这是美国的最初要求,并不是最终协议的一部分。

当时的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敦促特朗普和美国军事指挥官停止从阿富汗撤军的行动,直到塔利班遵守诺言为止。但是,这一建议以及与特朗普的一些政治冲突,仅标志着埃斯珀时代的终结,因为在大选后不久,特朗普就解雇了埃斯珀,并同时解雇了五角大楼多名领导人。

在五角大楼三名最高级文职官员被免职和更换后,承担阿富汗决定后果的责任就完全落在特朗普肩上,尽管特朗普试图怪罪其他人,但他不能就最后任期内采取的决定怪罪任何人。哈利勒扎德达成协议所剩的任何信誉已被破坏,特朗普公开隐瞒撤军的愿望已经暴露,也无法掩饰他的软弱政府,以及他没有能力选择具体政治构想并执行该构想的事实,与塔利班达成的协议所造成的损害要比特朗普简单地下令缩减驻军数量所造成的损害更大。

即使像2018年那样,美国驻阿富汗士兵多达1.4万人,美国也无法击败阿富汗的塔利班。多年来,美国在阿富汗的真实政策就是维持足够数量的部队,以防止塔利班接管美国支持的喀布尔政府,并阻止塔利班允许恐怖组织再次利用阿富汗作为其行动基地。尽管塔利班没有遵守承诺,但特朗普仍决定撤离更多美军,这可能会给受这场战争困扰的美国人赢得政治上的帮助,但这也会使继续留在阿富汗的美军面临更大的风险。

特朗普对这场战争的处理不善还引发了其他后果。在担任美国常驻北约代表团国防政策顾问期间,我看到特朗普未能遵守协议是如何使美国常驻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代表凯·贝利·哈奇森处于令人羡慕的地位,当时凯·贝利·哈奇森试图向北约同盟和阿富汗伙伴保证,美国将允许其参与任何重大决定,美国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发表尖锐声明,警告 “阿富汗将再次成为国际恐怖分子计划和发动对我们国家袭击基地”的危险,这些言论表明了盟国领导人的挫败感。特朗普准备无视他的特使对塔利班施加的条件,这是对我们盟友和伙伴的不尊重,尽管这些盟友和伙伴在9月11日没有遭到袭击,但他们19年来一直支持我们,他们牺牲了1000多名士兵和数十亿美元,特朗普的做法使合作变得困难,并使得美国信誉遭到质疑。

凯·贝利·哈奇森

除此之外,特朗普的举动还削弱了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的力量,并通过将塔利班运动视为值得信赖的谈判伙伴而使之合法化。进入第二任期的阿什拉夫·加尼,在去年秋季举行的大选中取得了胜利,需要指出的是,这场选举的结果在几个月后仍未确定。除了塔利班之外,阿什拉夫·加尼在阿富汗乃至他所领导的政府内部,仍然面临强大的对手。特朗普及其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并没有帮助他,反而向他施加压力,要求他向塔利班作出不必要的让步,而却没有获得任何对等的好处。

在这场战争持续近20年之后,至今尚未出现任何可持续的进展。许多美国人,尤其是那些在阿富汗服役并牺牲的美国人,可能对特朗普急于撤离阿富汗的倾向表示理解甚至同情,但是,根据我与杜克大学研究员彼得·维弗尔进行的研究,有超过40%的美国人在被问及有关这场战争的问题时,选择不发表任何意见。

完全撤军很可能会带来毁灭性的后果,阿富汗战争可能会出现悲剧性地升级,而最大的负担将落在无辜阿富汗人民肩上。尽管有时候关于恐怖组织(包括基地组织和ISIS)迫在眉睫的威胁言论有所夸大,但是美国全面撤军可能留下的混乱局势,却可以带给他们重新获得影响力的机会。

这些潜在的影响,再加上快速撤军所面对的后勤挑战,可能就是说服特朗普停止撤出所有部队的原因。现在,特朗普下令逐步撤退美军——只留下2500名士兵,并设定在拜登就职日之前完成这项任务,他通过这项行动,给阿富汗留下了不可持续的存在,给阿富汗人民留下了灾难,并给拜登政府及其副手卡马拉·哈里斯留下了混乱。

此外,北约盟国几乎肯定会减少其部队的义务。美国部队和北约部队必然将减少喀布尔周围的据点,并且有可能将阿富汗的特种部队和飞行力量部署在首都以外的地区。美军指挥官很有可能会将打击恐怖主义和空中支援中的任务重点,放在协助阿富汗安全部队保卫大型居民社区之上。

特朗普往往会拒绝效仿前任美国总统,例如小布什或奥巴马。当小布什在2008年面对是否要增加在阿富汗的部队人数的决定时,他推迟了这项决定,以使奥巴马可以执行其战略选择。同样,在任职的最后几天内,关于是否武装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部队以向ISIS位于拉卡的据点发动进攻的问题,奥巴马也避免采取重大的决定,而是将选择权留给下一届政府。相反的是,特朗普却竭尽全力使阿富汗的局势成为拜登政府的难题,进而成为驻阿富汗美军的难题。

或许是出于故意,又或许是出于无能,又或者只是因为仇恨和自大,特朗普制造了条件,让美国回到过去一再重复的处境中——以足够清除致命反对派的形式涉入境外战争,但却又不足以强大到能够保护该国的人民。在特朗普近期宣布撤军之前,阿富汗的确已经处于非常可怕的境地,但是,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却使当地局势更加恶化,甚至令人无法忍受。而拜登领导的新政府,则必须迅速采取行动,以清理特朗普留下的混乱局面。

 

————————————————

 

本文摘自《大西洋月刊》,并不代表半岛电视台编辑立场

来源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