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是中东发生变化的一年

作者:阿联酋与以色列达成协议不同于其他关系正常化协议(半岛电视台)

毫无疑问,美国与中东地区的分裂不可逆转,这导致了该地区的深刻改组,其切实成果包括土耳其的崛起以及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战略和解。

作者让·皮埃尔·菲洛(Jean-Pierre Filho)在法国《世界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在美国大选中败给当选总统拜登之后,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采取了一系列动荡活动,没有人会忘记中东地区在2020年发生的主要教训。

根据作者说法称,这是美国脱离中东地区的教训,这种脱离始于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时代,如今已变得不可逆转,随之而来的是该地区的深刻变革。

让·皮埃尔·菲洛表示,在这一改组基础之上,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战略和解意味着无论白宫的未来方向如何,这两个新伙伴在对抗伊朗和穆斯林兄弟会的双重威胁斗争中继续前进。至于土耳其,则加强了在叙利亚北部的存在。

没有未来的交易

特朗普在2020年1月吹嘘结束巴以冲突以实现和平的“世纪交易”,美国总统宣布了这项协议,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对此表示支持,并表示这将促进巴勒斯坦国的建立,尽管以色列占领者吞并了约旦河西岸大部分地区。

白宫认为,为这项“和平计划”提供资金所需的数百亿美元必须由欧洲和未在这方面进行磋商的产油国提供,与此同时,吞并项目计划性质迫使巴勒斯坦方面拒绝对此进行任何讨论,因此,特朗普发现自己只是单方面行动,无法执行他的任何计划。

这位作者指出,在宣布“世纪交易”之前,美国未对驻伊拉克军事基地遭遇轰炸袭击作出回应,尽管此后美国在巴格达暗杀了伊朗革命卫队将军苏莱曼尼,此后,数十名美军遭遇亲伊朗民兵袭击,但美国未对此作出回应。

根据作者说法称,事实证明,美国在伊拉克部署的部队无法抵制伊朗在伊拉克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也无法保护自己免受忠于德黑兰武装力量的袭击。

让·皮埃尔·菲洛表示,美国武装力量的这种残酷屈服说服了以色列和阿联酋通过建立“和平条约”正式建立伙伴关系,美国只不过是“见证者”,而阿联酋强人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拒绝为此前往华盛顿。

区域大国的竞争

作者认为,以色列与阿联酋签署的协议具有战略意义,该协议与最近达成的其他关系正常化协议有所不同,因为摩洛哥获得了华盛顿对其在西撒哈拉问题上的支持,美国将把苏丹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名单中移除,与此同时,随着签署多方协议,巴林也获得了美国的宽大处理。

除了许多经济项目外,以色列和阿联酋还希望他们的特种部队与情报部门之间建立有效的合作关系,为双方提供服务,特别是阿联酋——该国已经在利比亚和也门开展业务——已经在红海和印度洋入口建立了基地网络。

根据作者说法称,在阿联酋于2020年春季在利比亚被击败后,以阿联酋-以色列为中心的轴线旨在应对伊朗在该地区的目标,并旨在对抗土耳其的强势崛起。

在此期间,美国——已经证明其无力解决巴勒斯坦问题——在叙利亚、也门和利比亚危机中仍然处于边缘地位,而且除了破坏法国在黎巴嫩的主动行动外,特朗普的破坏行动无济于事。

至于参与叙利亚事务的俄罗斯,以及进行全面投资的中国,两国未能填补美国在中东地区留下的战略真空,因为两国都无法提供综合武器系统,也不能像莫斯科那样仅依靠军事力量,同时也不像北京那样仅依靠经济影响。

至于欧盟,则可能根据法治和经济发展的法律标准提供此类项目,但其仍在尝试作为力量的存在,因此,欧盟需要证实自己在这个冲突地区的存在。

对中东地区人民而言,新冠大流行使各国政权更容易压制其人民的愿望,但如果不承认人民的自由权,中东地区就无法实现稳定与繁荣。

作者最后总结称,与此同时,地区大国之间的竞争可能会在2021年加剧,并可能会爆发新的军事冒险行动。

来源 : 法国《世界报》

相关文章

如果你认为中东问题已经触底,并认为该地区最终可能在十年的动荡与冲突中完好无损,那么请三思。

评论作者
Published On 2020年8月5日
Anniversary of the killing of military commanders Soleimani and al-Muhandis in Baghdad

美国杂志《新闻周刊》表示,在圣城旅旅长卡西姆·苏莱曼尼将军遇难一周年,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离开白宫不到3周之际,中东地区气氛十分紧张,人们担心预想计划或评估错误导致规模和后果均未知的战争爆发。

Published On 2021年1月4日

伊朗参谋长穆罕默德·巴盖里少将说,伊朗和伊拉克不久将签署一份联合安全谅解备忘录,但未提供更多细节。他在德黑兰会见伊拉克国防部长朱玛·阿纳德时说,鉴于伊拉克目睹的安全挑战,这次会见的目的是加强两国之间的安全和军事合作。

Published On 2020年11月16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