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政府应如何应对“失败国家”?

拜登政府必须将美国带回外交舞台 (路透)
拜登政府必须将美国带回外交舞台 (路透)

美国《国会山报》表示,当选总统乔·拜登就职后举行“民主首脑会议”、重申“美国致力于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民主并确认与西方民主国家结盟”承诺的重要程度,和新一届政府制定如何与相反国家,即“失败国家”打交道策略的重要程度完全相同。

研究人员、前外交官戴维·塔沃里在该报上发表的报告中说,此事在当前非常重要,因为新冠大流行已经导致世界上最稳定国家的民政和经济体系恶化,以及不断走向失败的国家,无论失败原因是缺乏合法政府,还是武装冲突、民众不满、大规模侵犯人权的行为或人道主义危机,这些国家被大流行推向了深渊的边缘。

报告指出,当一个国家崩溃时,出于以下三个考虑,这将成为对美国未来安全和繁荣的最大威胁之一:第一,任何一个失败的国家都会迅速成为恐怖主义的避风港;第二,这些国家发生的人道主义危机和难民危机“到达我们的海岸,需要我们的注意,哪怕我们试图忽略它。”

第三个考虑也是最令人担忧的因素,即“失败的国家”正努力成为美国在世界上的对手,伊朗便是一个例子,伊朗利用局势不稳定的邻国伊拉克作为与美国对战的场地,而俄罗斯则在叙利亚支持阿萨德。

关注脆弱国家的研究机构美国和平基金会(Fund for Peace)的年度报告显示,根据新冠大流行爆发前收集的数据,世界上30%以上的国家是“失败国家”,而联合国估计,目前有18亿人生活在脆弱的国家,到2030年这一数字将上升到23亿。

报告认为,当选总统拜登的政府必须采取多项基本措施处理这种两难困境,其中一项措施为使美国重回外交舞台。

报告补充说,唐纳德·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的美国领导层缺席了许多棘手的世界危机,正如特朗普提出的“美国优先”口号是“混乱且自相矛盾的态度”,这不代表领导层的一致想法,只是不做艰苦且得不到立即、明确回报的必要外交工作的借口。

该报认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口号是“混乱且自相矛盾的态度”,并不构成一致愿景 (阿纳多卢通讯社)

新风格

因此,《国会山报》指出,下一任总统将需要采取一种新型的领导方式,并在早期就谨慎作出选择,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冷静施加压力,采取外交手段才能避免危机加剧,解决利比亚、叙利亚、南苏丹、索马里和也门等地的危机。

在前任总统特朗普完全不愿提供任何此类支持后,拜登还需要重新考虑如何使外国援助和支持更有效地巩固脆弱国家的稳定。

例如,在中美洲“北三角”国家(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和萨尔瓦多)使用外国援助的优先事项应该是增加长期就业机会。

报告认为,拜登政府在处理“失败国家”问题时必须考虑的最后一点并不是美国期望或寻求“单独”制止“失败国家”的流血冲突。

在联合国缺乏有效行动的情况下,由于中俄都行使其否决权,与志同道合的民主国家采取集体行动可以成为另一种选择。在过去4年里,由于特朗普总统不重视需要与盟国密切协调的多边努力,美国一直是“缺失的一环”。

该报得出结论,下一任总统应在其“民主峰会”议程上加入对世界发达国家如何努力解决各国失败根源的讨论,这种协调一致的集体行动必须加强发展中国家的民主体制,是这些国家建立起可有效应对任何危机的机制。

来源 : 国会山报

相关文章

世界贸易组织成立于1995年,旨在制定国际贸易规则以裁决国与国之间的争端。在成立之初,该组织强大而受欢迎,而且与大多数国际机构不同的是,它所拥有的争端解决机制被广泛使用。

更多特朗普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