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通缉的哥伦比亚商人拥有马杜罗致伊朗的信函

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2021年1月22日在委内瑞拉加拉加斯最高法庭举行的庆祝司法年开幕式上发表讲话(美联社)

根据法院涉及政治指控腐败案的一份新文件内容显示,一名哥伦比亚商人去年在美国被逮捕时,他身上带着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致伊朗最高领导人的一封信函,该事件加剧了美国与这个南美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

亚里克斯·萨博(Alex Saab)律师当地时间21日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的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此前数小时,非洲国家佛得角检察官声称,他们批准了对这位49岁的哥伦比亚人软禁,由于涉嫌洗钱指控,他被引渡至美国接受审判。

美国官员认为,萨博掌握了很多秘密,他了解马杜罗和他的家人及高级助手如何在这个石油资源丰富国家普遍存在饥饿情况下,吸走了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政府合同。去年六月,当萨博乘坐飞往德黑兰的飞机加油时被拘留,据称他被派去就委内瑞拉黄金以换取伊朗汽油交易进行谈判。

特朗普政府将引渡萨博列为重中之重,甚至派出一艘海军军舰前往非洲群岛,以密切关注这位俘虏的行踪,并阻止委内瑞拉试图帮助他越狱的任何计划。

在加拉加斯,萨博的起诉被视作是政权更迭的蒙蔽尝试,可能会使马杜罗寻求与拜登政府重新开始任何努力变得复杂化,一些美国人在加拉加斯继续被监禁,其中包括六名委内瑞拉裔美国人石油公司高管和两名前绿色贝雷帽成员,他们在试图俘虏马杜罗的一次失败突袭行动中被捕。

伊朗油轮“森林”号是抵达委内瑞拉的三艘伊朗船中的第一艘,是第二次从德黑兰向委内瑞拉运送燃料行动的一部分(美联社)

Baker & Hostetler律师事务律师提出了一项致力于驳回美国指控的动议,声场萨博免于起诉,因为萨博自2018年以来一直为马杜罗政府担任许多外交职务。

作为证据,他们提交了马杜罗外交部长的信,据称该信是作为人道主义援助特使的萨博转交的信函,与此同时,上个月签署的一项决议,任命萨博为委内瑞拉驻埃塞俄比亚非洲联盟的常任副代表。

还有一封写给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信函,马杜罗在这封信函中要求伊朗最高领导人帮助萨博获得“紧急”运输的500万桶汽油,此前,委内瑞拉从伊朗获得数批汽油,伊朗驻加拉加斯大使馆的另一份明显外交照会提到萨博即将进行的“正式”访问,并提出了要求交付伊朗制造药品的请求。

马杜罗在6月11日的信——据称萨博被捕时身上带着这封信函——中写道,“伊朗石油船的到来标志着我们双边关系的历史性里程碑,并坚定且果断地印证了委内瑞拉人民对伊朗的热爱。”他并补充说,“当悬挂着伊朗国旗的船只抵达我们管辖海域时,委内瑞拉人民的情感表明,主权国家之间的关系取得了胜利,从未受到任何帝国的统治。”

特朗普政府于2019年承认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为委内瑞拉合法领导人,关闭了美国驻加拉加斯大使馆,并对马杜罗的社会主义政府实施了严厉石油制裁。

萨博律师辩称,美国针对马​​杜罗——他本人在纽约联邦法院因贩毒罪被起诉——竞选活动无法替代国际法。

萨博律师在文件中说:“美国和委内瑞拉之间不正常的外交关系不允许法院无视《维也纳公约》。” 他并补充说,“无论对马杜罗先生有何看法,美国都继续承认委内瑞拉是国际社会的主权成员,国际法要求美国尊重委内瑞拉主权,包括派外交使节到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

迈阿密联邦检察官于2019年起诉萨博,涉嫌与贿赂计划有关的洗钱指控,这项计划让委内瑞拉政府从未建设的低收入住房项目中窃取了3.5亿美元。

罢免动议引用了1980年代末对前巴拿马强人曼努埃尔·诺列加(Manuel Noriega)的起诉,认为即使在引渡前也应允许萨博进入防御。通常,被视为逃犯的被告不得进入联邦法院审理。

萨博律师还对美国法院的管辖权提出了质疑,称萨博近三十年来没有去过美国,据称这项计划的收益被存入了一个未具名同谋的迈阿密银行账户。

这份文件中还谈及,“美国与被指控的潜在罪行只有最直白的联系。”

委内瑞拉外交大臣豪尔赫·阿雷亚扎写道,萨博被引渡到美国将使委内瑞拉处于“巨大风险”之中(路透社)

委内瑞拉政府强烈反对萨博的起诉,认为这是特朗普政府进行政权更迭的蒙蔽尝试,并命令萨博不惜一切代价抵抗引渡。

委内瑞拉外交大臣豪尔赫·阿雷亚扎在签署的一封信——这是当地时间21日提交申请的一部分——中表示,“我们有合理的理由相信,如果你被引渡到美国,无论是否合法,你都将承受公开信息的压力,从而使我们的国家处于极大的风险中。”

佛得角法院本月裁定,萨博可以被引渡到美国,尽管这个岛国的最高法院必须给予最终裁决。

当地时间21日,佛得角检察官表示,他们正在将萨博进行软禁,而上诉程序之所以结束,是因为他已经被拘留的时间超过了允许的最高期限。

由西班牙法学家巴尔塔萨·加尔松(Baltasar Garzon)领导的萨博引渡案法律小组对这一决定表示欢迎,他表示,在“不人道条件”下入狱七个月,加剧了萨博的健康问题,律师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家庭拘留中,萨博现在可以得到适当治疗。

巴尔塔萨·加尔松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将继续呼吁并要求尊重亚历克斯·萨博的外交豁免权,并拒绝将他引渡到美国,引渡毫无根据而言,因为这显然是政治上为实现更大目标而进行的政治迫害,这是委内瑞拉政府的内部审判。”

来源 : 美联社

相关文章

对于委内瑞拉人民来说,今年是非常艰难的一年。委内瑞拉进一步远离民主,新冠大流行加剧了人道主义紧急情况,经济困难,不平等现象猖獗,很多人被迫流离失所。

opinion by 安东尼奥·罗萨莱斯 and 玛丽恩·希门尼斯·莫拉莱斯
Published On 2020年12月24日

美国特朗普表示,他将考虑与委内瑞拉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举行会面,他对委内瑞拉反对派领导人没有太大信心。

Published On 2020年6月22日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