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预测性,战术性”:拜登将如何应对美国外交政策

时任美国副总统的乔·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俄罗斯莫斯科举行会晤期间握手(美联社)
时任美国副总统的乔·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俄罗斯莫斯科举行会晤期间握手(美联社)

分析人士表示,在新总统宣誓就职前几天,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政府将迎来美国应对外交事务和世界事务方式的明显变化。

拜登长期以来一直支持多边主义,并承诺在他上任时恢复重要的政治、安全和贸易联盟,同时也促进美国重新加入国际条约,并增加与各组织的联系。

这将与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政策有所不同。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任职之初就放弃了多边主义,并退出了一系列多边协议,包括《巴黎气候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伊朗核协议。

曾在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任职于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希拉里·曼恩·莱弗里特(Hillary Mann Leverett)表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方法“有点像(理查德)尼克松总统。”

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说,两国领导人共同的内在精神是,“各国不是彼此的朋友。国家只有利益而言,他们没有朋友。”

目前担任政治风险咨询公司Stratega负责人的勒沃里特表示,“我认为特朗普确实有一种感觉,他可以跟随尼克松的剧本,可以成为一个强硬的现实主义者,并且可以得到像尼克松对中国开放这样重要的协议。”

在任职四年中,特朗普将自己打造成一名首席交易员,打造成不畏惧改变现状和进一步促进美国利益的国际房地产开发商形象。

勒沃里特表示,“归根结底,即使他没有渊博的知识,即使身边没有他需要的人,即使他无法将目光锁定在全球范围——他只是无法交付任何这些东西。”

重建关系

预计拜登将致力于加强与西欧许多领导人的联系,特别是加强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关系,在拜登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他与默克尔保持有密切联系,但在特朗普任职期间,美国与这些国家的关系一直处于紧张状态。

拜登与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的关系更加不确定,后者在英国退出欧盟后向特朗普求助。

尽管如此,拜登是在1997年至2009年期间担任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排名最高的民主党人,他将自己打造成与同僚建立个人关系的领导人形象。

拥有近五十年政治经验的拜登还表示,如果有需要,他不害怕直言不讳。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赞扬拜登追求独特目标的能力,而不会陷入“更广泛的意识形态辩论,而这些辩论往往最终导致我们的使命过于伸张或缺乏精确性”。

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议期间,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大都会酒店散步(路透社)

与此同时,拜登已迅速采取行动,对他政府中的重要职位进行了杰出外交官的任命,包括任命一名伊朗核协议谈判代表出任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

与此同时,拜登还承诺对滥用人权者采取更严厉立场,并暗示称,可能会中断与特朗普保持亲密关系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巴西极右翼总统贾尔·博尔索纳罗以及埃及总统塞西的亲密关系,据悉,特朗普在2019年召开的G7峰会上将塞西称之为他“最喜欢的独裁者”。

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美国前助理国务卿、国务院发言人菲利普·克劳利(Philip J. Crowley)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特朗普“显然感到与独裁者保持有亲密关系”,而拜登定义为自己“与小‘d’民主党人建立关系,这些人与共享利益和价值观的人保持有联系。”

勒沃里特表示,这并不意味着如果拜登拥有适合的更广泛目标,就不会与具有专制倾向的领导人合作。他指出,拜登在2011年发表的有争议声明中表示,即将卸任的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他坚持与以色列实现和平——“不是独裁者”。

菲利普·克劳利表示,特朗普还对包括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内的许多领导人采取了“交易性”方法,内塔尼亚胡对特朗普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表示欢迎,并对特朗普承认以色列对叙利亚戈兰高地的主权表示欢迎。

这种方法促成了许多特朗普支持者认为是特朗普取得的最大外交政策成就: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苏丹和摩洛哥之间签署的关系正常化协议。

克劳利表示,“乔·拜登是一名战术政治家,我认为他将能够以巴拉克·奥巴马所没有的方式为群众服务。”

“以不可预测为荣”

在拜登时代,各国领导人期待美国外交政策在特朗普下台之后重返正常状态,特朗普倾向于利用单方面决定让人感到震惊,并倾向于将社交媒体用于载有虚假信息的恶霸平台,这可能会使拜登政府的谈判人员和官员感到沮丧。

在这一飞速发展的战略中,一个明显例子就是,特朗普于2019年10月突然从叙利亚与土耳其接壤边界地带撤离了美军,这实际上为土耳其亮了绿灯,使土耳其可以在军事上采取进一步举措,并使美国的库尔德同盟处于脆弱状态。

在几天后的一条推文中,特朗普警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说,如果军方采取了他认为“不可行”的任何行动,他将“彻底摧毁并毁灭土耳其经济”。

克劳利表示,“特朗普对自己变幻莫测及其戏剧性的举动感到自豪,这要归功于他作为电视名人的经历。”

克劳利表示,“在外交领域,可能会有悬念,但可预测性很重要。如果说你将要做某事,如果你成功做到,就会建立一个值得信赖的可追踪记录。”

‘没有什么可以影响到他’

勒沃里特表示,但是这种可预测性也有缺点,因为拜登的职业生涯很长,这意味着“在许多方面,他已经决定了如何看待国家,如何看待国家人民和各种问题。”

勒沃里特表示,“没有什么可以影响到他。”

这可能会使拜登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等领导人的关系陷入陈腐的格局。拜登曾说过,他曾经直率地告诉俄罗斯领导人:“我认为你没有灵魂”。

2015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当时的美国副总统乔·拜登在安德鲁斯联合基地的停机坪红地毯上行(美联社)

在中国与美国在过去四年期间紧张局势不断加剧之后,拜登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关系也将受到密切关注,他正在考虑花费更多时间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相处。

对伊朗采取的措施将是受到严密审查,拜登和其他欧洲当事方希望能够重返多边伊核协议。

“现实世界”

其他人则认为,拜登的总体外交方式与当前“大国竞争”时代格格不入,在这个时代中,新兴大国正竞相建立自己的影响力网络。

美国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外交政策专家詹姆斯·卡拉法诺(James Carafano)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我们生活在现实世界中,权力确实非常重要。世界各国都寻求安全、自由和繁荣,他们将根据权力关系做出其政治判断和地缘政治判断。”

卡拉法诺表示,“我确实认为(特朗普的)外交政策主要基于现实主义,我认为人们将其与猖狂的自利或孤立主义相混淆。”

支持者们仍然认为,拜登——以及他周围的官员——拥有丰富的经验,能够更加务实有效地促进美国利益。

前总统奥巴马政府的立法事务副国务卿、拜登竞选活动自愿政策顾问乔尔·鲁宾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我认为,你将在拜登中看到问题和想法的中坚力量。”

他并补充说,“承认外交是美国在海外参与军火行动的有力工具。”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从“牛角男”被捕和安全警报相继发布,到南希·佩洛西的计算机出售给俄罗斯情报部门的计划曝光,在唐纳德·特朗普时代结束和乔·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就职前两天,华盛顿的政治和安全事态正在加速发展。

2021年1月18日
更多世界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