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尼·布莱尔:从入侵伊拉克的合伙人到关系正常化的工程师

托尼·布莱尔(左)与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此前在伦敦举行会晤 (路透社)
托尼·布莱尔(左)与阿布扎比王储穆罕默德·本·扎耶德此前在伦敦举行会晤 (路透社)

就在摄影师的镜头及电视台频道的摄像机都齐齐对准白宫内安置的这个平台时——这个平台即将见证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签署关系正常化协议的历史性时刻,观众席内坐着的一名男子显得非常高兴和欣慰,因为正是他多年来的努力造就了这一切。

此事与英国前任首相托尼·布莱尔相关。布莱尔与中东及中东问题之间存在着棘手的关系,因为他还与入侵伊拉克相关,在阿拉伯人的脑海中,这名英国官员一直以除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之外,入侵伊拉克的第二大参与者的身份而被铭记。

英国媒体随以色列媒体之后,庆祝了布莱尔在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中所发挥的“关键作用”,其中部分英国媒体认为,布莱尔为完成这项交易所做的努力,使他有资格在英国部分悬而未决的问题上发挥更大的作用。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英国脱欧的问题。

关系正常化的工程师

在签署完关系正常化协议之后,有关布莱尔在这个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的信息都被过滤掉了,但是布莱尔并没有否认这些信息,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进一步强化了这一点。这位前任的工党领导人自2015年以来,就开始致力于促进以色列与阿联酋之间的关系。

的确,布莱尔成功地将双方联系起来,这些联系最初是秘密的会谈,然后在最近的几个月内变成了公开的话题,然而布莱尔却一直处于幕后,并在整个过程期间都没有露面。

自布莱尔出任英国首相以来,他就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此外,他还成功地与阿联酋建立了良好的关系。据以色列媒体透露,在内塔尼亚胡宣布与阿联酋实现关系正常化之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话免提并联系布莱尔,以感谢他为达成这项交易所付出的努力。

在布莱尔为之奔走的关系正常化协议被公布之后——这项协议也曾多次出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讲话中,明显的是,布莱尔的基本观点在于:与其着眼于在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之间建立和平,还不如首先致力于在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之间缔结和平,然后在这种局面形成之后,再进入第二个阶段——届时,以色列人将与巴勒斯坦人实现和解。

布莱尔坚持这项原则——让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谈判作为最后一站,而非起点,并让这条途径伴随着对巴勒斯坦人的经济引诱。

布莱尔丝毫没有掩饰他继续沿着这条道路前进的野心,并希望使其他阿拉伯国家也加入关系正常化协议,完成这项他多年来致力于实现的项目。布莱尔认为,这种成功将为他实现外交荣耀而打开大门,首先可以使他返回英国的政治前线,特别是在他的形象因加入美国入侵伊拉克的决定而饱受影响之后。

伊拉克之伤

英国参与入侵伊拉克的决定,首先对布莱尔的政治生涯产生了负面影响,其次也对布莱尔所在的政党——工党产生了负面影响。多年以来,这项决定一直困扰着布莱尔,并限制了他在英国境内开展的政治运动,并使他在2007年离开首相之职的最初几年,刻意与工党保持着距离。

来自工党的多名消息人士向半岛网记者透露,工党的支持者们发现,很难说服阿拉伯和穆斯林选民为工党投票,因为入侵伊拉克给他们造成了深刻的心理障碍,并使英国的穆斯林少数群体要么放弃投票,要么投票支持保守党。

消息人士还透露,在竞选运动期间,尤其是自2010年以来,他们在以穆斯林为主体的地区遇到的首要问题,就是对布莱尔参与入侵伊拉克决定的批评。消息人士补充称,前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尔宾最大的成功在于使穆斯林少数群体与工党之间实现了和解,直到现在,其中约有70%的人会投票支持工党。

到目前为止,保守党仍在提醒工党谨记他们在入侵伊拉克时犯下的罪过,以至于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则在英国议会上与影子内阁的国防大臣对峙期间表示,入侵伊拉克是违反国际法的行为,并使英国及其军队陷入了混乱状态。

国内影响力

英国脱欧问题为托尼·布莱尔开启了一扇重返英国政治舞台主导地位的大门,特别是鉴于过去的数年之间,由于布莱尔与科尔宾之间存在的巨大分歧,他在舆论和决策方面的影响力都在不断下降。

尽管科尔宾在党派基础中很受欢迎,但是工党内部仍然存在一股忠于布莱尔的派派,这被媒体称为“布莱尔人”。政治分析认为,这股流派的形成以及对布莱尔忠诚的坚持,才是科尔宾失去工党领袖之位的原因所在。

这股流派仍然保持着力量,特别是在基尔·史塔默出任工党领袖之后,因为后者也被认为是亲近布莱尔的人士之一,尽管他试图为自己划定一条独立于前任的道路。

布莱尔成功地将自己塑造成“理智者”的形象,因此,媒体也渴望了解这些人士在有关英国脱欧问题上的看法,并对英国在与欧盟的谈判中应当采取的立场提供建议。

媒体报道显示,尽管托尼·布莱尔不再拥有工党领导地位,但是他仍继续向工党领导层提供咨询意见,这就表明,尽管工党目前正处于疲软状态,但是,布莱尔在英国的政治舞台上仍然享有广泛的影响力以及影响决策的能力。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英国《卫报》报道称,以色列已经修改了法律并改变了其政策,旨在实现一个目标,即保护占领,但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无论是与阿联酋还是与巴林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并不能让以色列实现和平,该报并报道称,对巴勒斯坦的“种族主义”占领政策只能从内部瓦解以色列。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