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为何会威胁苏伊士运河?

西方媒体和以色列媒体新闻报道称,阿布扎比和特拉维夫正讨论重新启用一条线路以避免途径苏伊士运河 (半岛电视台)
西方媒体和以色列媒体新闻报道称,阿布扎比和特拉维夫正讨论重新启用一条线路以避免途径苏伊士运河 (半岛电视台)

阿联酋与以色列就关系正常化达成协议,使人们担心埃及苏伊士运动将成为该协议第一受害者,因为有传言称,阿联酋和以色列正在就一个地缘战略项目进行合作,旨在将埃及航运通道排除在外并使其边缘化,这使开罗仍处于令人担忧的境地,最近阿布扎比和特拉维夫与埃及区域竞争对手安卡拉达成和解加剧了这种局势发展。

根据西方媒体和以色列媒体新闻报道称,阿布扎比和特拉维夫正讨论重新启用一条线路以避免途径苏伊士运河,这条线路将从阿布扎比——途径沙特领土——延伸至红海亚喀巴湾的埃拉特港(位于埃及边界),再从那里延伸至地中海的阿什凯隆港。

如果埃及没有向沙特转移蒂朗岛(Tiran)和塞纳菲尔岛(Sanafir)主权,埃及就可能阻止这个项目,这两座岛屿控制着通往亚喀巴海湾的入口以及约旦的亚喀巴港口和以色列的埃拉特港口,并且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代表着以色列进入红海的道路。

以色列经济杂志Globes报道称,以色列正在与阿联酋进行上述线路的营销活动,这两个国家声称,从阿拉伯海、霍尔木兹海峡和曼德海峡穿过红海的苏伊士运河航线,鉴于也门军事冲突和海盗行为的蔓延,这条线路变得更加昂贵且更加安全。

埃及的担忧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主席奥萨马马·拉比(Osama Rabie)发表的声明也加剧了人们对关系正常化的担忧,苏伊士运河正面临着一个价格更便宜的土地竞争对手的挑战,他强调称,这个线路管道“可以将石油运往欧洲……”,他并表示,区域安排将影响埃及国家安全。

尽管拉比强调称,”这种影响非常有限”,但他表示担心,这将使海湾货物集中在以色列手中,拉比表示,“我们赌注于并依赖于阿拉伯主义,即与以色列的内部贸易不会以对苏伊士运河造成重大影响为基础。”

埃及在2015年花费了85亿美元修建了苏伊士运动新的分支流,但这并未实现塞西的承诺,除了使阿联酋合法化渗透到埃及经济接缝之外,特别是在运河轴线上的战略项目。

在许多观察家们看来,最近,埃及与土耳其和解问题再次脱颖而出,这是由于两国之间激烈的言辞开始有所缓和,以及高级别情报协调的讨论可能发展为开放的政治视野,并通过改变利比亚和东地中海军事力量来增强两国之间的关系,除此之外,与多个海湾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进程正在加速完成。

关系正常化的目标和规模

中东研究所(总部位于安曼)负责人、约旦政治分析家贾瓦德·哈马德(Jawad Al-Hamad)表示,以色列在美国压力下的地缘战略、经济、安全和政治目标框架内,通过与海湾国家及其港口的直接陆地和空中通信,将苏伊士运河作为目标。

贾瓦德·哈马德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警告称,以色列-阿联酋项目的启动可能会减少通过苏伊士运河的全球贸易运动,海湾国家有可能通过途径位于地中海的以色列港口(包括亚实基伦)向欧洲和美洲出口石油,两国可能会同意将迪拜视为将中国和亚洲货物运输到欧美再通过以色列港口的中间站。

埃及的筹码

为了避免埃及遭受灾难性的后果,哈马德呼吁开罗拒绝关系正常化道路,并拒绝在政治、经济和安全层面上对此表示出极大的恐惧,并指出,他就拒绝关系正常化问题撰写了几篇文章,其中第一篇就是题为“发展并激活与加沙和哈马斯的关系,以及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建立更好的关系,鼓励达成共识并团结一致,以支持巴勒斯坦反对‘世纪交易’和吞并计划的立场。”

哈马德补充说,“埃及和约旦及伊拉克——这些国家都是关系正常化的受害者——协调一致,以应对这一转变,与此同时,安曼上个月进行的活动(指的是在安曼举行的埃及-约旦-伊拉克首脑会议)成果有限。

哈马德呼吁埃及“在发展与土耳其关系方面采取勇敢而重要的一步,以解决利比亚危机并发展安卡拉在开罗的投资,特别是因为土耳其对此拥有战略指导,旨在与叙利亚、土耳其、伊朗、俄罗斯、伊拉克和约旦同时合作,为迅速结束叙利亚危机作出贡献。”

根据哈马德说法称,埃及还必须与约旦、巴勒斯坦、黎巴嫩、叙利亚和土耳其建立能源和天然气协调机构,以实现东地中海的力量平衡,并拥有更多的选择自由,直至以色列认为其没有能力限制、削弱和封锁其在该地区的领导作用。 。

情报和解

另一方面,埃及政治学专家学者穆罕默德·扎瓦维(Muhammad Al-Zawawi)则发出警告称,阿联酋政策“在阿拉伯体系和海湾合作委员会崩溃之后,没有价值层面的内容”。

穆罕默德·扎瓦维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与以色列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不过是冰山一角,在冰山一角隐藏了阿联酋和犹太复国主义实体之间的巨大情报和解,双方在逮捕活动家及全球范围内的活动持相似立场,这不仅破坏了他们在吉布提、厄立特里亚和索马里获得的区域性港口项目,而且还干扰了也门等地区,从而使迪拜港口公司免受竞争。

穆罕默德·扎瓦维还补充说,“在已故总统穆尔西政府宣布西奈半岛开发项目——其中包括为苏伊士运河地区船只提供服务的后勤项目——之后,阿联酋对埃及的军事政变表示支持。”

跨阿拉伯管道

扎瓦维警告海湾国家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对埃及利益的影响,他并解释说,“沙特阿拉伯也可以通过降低运输成本而重启跨阿拉伯管道(Tapline(世界上最长的石油管道),从而进入同一条生产线,即使这是以埃及为代价的。”

跨阿拉伯管道从沙特阿拉伯的阿拉伯湾沿岸延伸到地中海沿岸,在以色列(1990年)占领了戈兰高地之后,沙特就停止了通过该管道线路出口石油。

扎瓦维补充说,“以色列(2020年初)在与希腊、塞浦路斯和意大利达成的协议中绕过了埃及,目的是在开发东地中海项目中忽视埃及,而这个项目旨在成为将东地中海液化的天然气出口至欧洲的过境点。”

这位埃及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埃及与土耳其之间存在情报对话,“埃及现在的目标是通过向土耳其杰伊汉港输送天然气来打破对其施加的封锁,然后由此出口至欧洲,这是开罗最便宜的路线,因为天然气运输基础设施已经存在,从位于埃及阿里什(El-Arish)到叙利亚的巴尼亚斯港口。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