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什米尔、缅甸和巴勒斯坦 Facebook如何威胁脆弱的伊斯兰社区?

巴勒斯坦和克什米尔人权活动家一直投诉他们的Facebook账号被暂停或永久删除 (路透社)
巴勒斯坦和克什米尔人权活动家一直投诉他们的Facebook账号被暂停或永久删除 (路透社)

从缅甸到克什米尔再到巴勒斯坦,Facebook一直忽视或被用来煽动针对穆斯林信徒的暴力行为,社交媒体巨头对处于弱势地位的穆斯林社区构成生存威胁。

中东之眼发表了一份报告,指出Facebook未能阻止其平台被用来煽动针对伊斯兰信徒的暴民暴力。巴勒斯坦和克什米尔人权活动家一直投诉他们的Facebook账号因发布印度或以色列士兵侵犯穆斯林权利的视频而被封号或永久删除。

2018年,联合国调查人员称Facebook被用于在缅甸煽动混乱、分歧、冲突和领导罗兴亚穆斯林种族灭绝。调查人员在一份新声明中表示,“ Facebook现在变成了一个怪物,偏离了成立之初设定的目标。”

“社区准则”的威胁

中东之眼的报告称,《华尔街日报》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Facebook在处理处于弱势地位的穆斯林少数群体的安全和福祉时,将利润和政治不仅置于社会和道德责任之上,还置于用户政策或“社区准则”之上。Facebook拒绝惩罚要求对穆斯林施加暴力的印度右翼政客,因为这样做将不利于该公司的业务发展。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 (盖帝图像)

报告说,这一决定不应被视为孤立的事件,而放在Facebook使其业务与印度民族主义语调保持一致的更广泛背景下考虑。

当印度执政党成员提·拉贾·辛格呼吁屠杀罗兴亚穆斯林难民,扬言拆除清真寺,称印度的穆斯林公民是叛徒时,而Facebook员工决定封锁他在互联网上的账号,不仅是因为他的行为违反了社区准则,还因为他的煽动属于“个人和危险组织”类别。

然而,《华尔街日报》援引Facebook员工的话说, Facebook印度公共政策总监安赫·达斯介入此事并保护辛格免受惩罚,因为“惩罚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政党的政客所犯的侵权行为将损害该公司在印度的业务前景。”

自降标准

多年来,Facebook页面上常见印度人民党领导层卡皮尔·米什拉等人的反穆斯林仇恨言论。仇恨随后转化为致命的暴力行为,例如2月导致许多人丧生的德里反穆斯林袭击,这是几十年来印度首都发生的最严重的一次宗派暴力事件。

印度记者拉娜·阿尤布表示,很明显,Facebook无意追究散布仇恨者的责任,而且用户安全也不是优先事项。

这种观点在今年6月 Facebook不愿协助调查人员开展工作时得到进一步证实。当时,冈比亚在美国刑事法院要求Facebook公开缅甸军官和安全部队“在Facebook页面上制作、起草或发布的所有文件和信件”,以对 Facebook在针对罗兴亚人的大规模暴力事件中发挥的作用进行评估。

与强大的国家站在一起

Facebook的网络安全政策负责人纳撒尼尔·格莱歇尔承认,该公司发现了“与缅甸军方直接相关的意图明确和明显的秘密宣传”,这点燃了罗兴亚活动人士的希望。

Synerg创始人——该组织致力于增强缅甸社会凝聚力——对《纽约时报》记者表示:“我不会说Facebook直接参与了种族清洗,但它有责任采取适当行动,避免被指控煽动种族灭绝。 ”

然而Facebook拒绝了冈比亚的要求,并表示高级军事人员和警察官员的“所有文件和通讯”范围“极其广泛”,这些账号将因数据公开受到“无限多次的私人访问”。

《中东之眼》强调,赚钱的动力促使Facebook与强权国家一起站在了受害者和被压迫者的对立面。Facebook为所有人提供一个正义和平等的中立平台,显然是一个荒谬的想法,因为它是一家以追求营利、实现更高收入为目标的公司。

Facebook没有直接参与种族清洗,但它应当采取措施避免被指控煽动种族灭绝 (盖帝图像)

“只有穆斯林被禁止”

在印度和巴勒斯坦,这句话适用于很多地方。 2019年的一份报告显示,现在由Facebook拥有的WhatsApp封锁或关闭了巴勒斯坦新闻工作者和活动家的约100个账户,阻止他们共享信息和发布更新,而以色列战机于2019年11月轰炸了加沙。

Facebook还被指控偏爱以色列,将一些意思模糊或常用的阿拉伯术语或口号归类为“煽动暴力”,而与此同时,却对以色列账号上明确表示“杀死阿拉伯人”的言论视而不见。

巴勒斯坦作家和政策分析家马鲁拉·法塔法特说,Facebook“不能以无知为由”。他指出,“经济和政治动机”解释了社交媒体公司为何遵守以色列政府的要求。

克什米尔的记者和人权活动家还指责Facebook长年监视对印度安全部队发表负面观点的内容。在2019年8月印度废除克什米尔自治地位后仅四个星期,Facebook关闭了有争议地区的数十个账户,包括“支持克什米尔”主页,该主页由定居芝加哥的克什米尔裔美国人拥有和运营。

克什米尔活动家拉德万·萨吉德告诉《卫报》:“为什么只禁止穆斯林?Facebook在支持印度军队的暴行方面有明显偏见。其他人可以随意说些什么,但穆斯林如果说了话,便会被禁止。这不是应有的中立态度。”

一个明确的选择

该报告说,很明显,Facebook与大多数国际社会一样,也对穆斯林持有偏见,因为国际社会正朝着重视非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的经济和战略利益迈进,社交媒体巨头享受了这一过程中最大的利润份额。

暴力极端主义专家、《斯里兰卡:为战争后的和平奋斗》一书作者阿玛纳特·阿玛拉辛安告诉《中东之眼》记者,“ Facebook上,许多经验丰富的人都充分意识到了这里存在针对少数群体(通常是穆斯林少数群体)的仇恨和暴力言论,他们愿意了解真相,与专家沟通,并了解当地的真实情况。然而在领导层面,很多人主导着平台上发布的内容的趋势。”

当要在对社会的责任和对股东的责任之间做出选择时,Facebook似乎避免采取可能阻碍获得更大利润的措施。

来源 : 中东之眼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