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巴勒斯坦从内部瓦解以色列 关系正常化协议无法掩盖这点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右)与美国驻特拉维夫大使大卫·弗里德曼进行磋商 (路透)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右)与美国驻特拉维夫大使大卫·弗里德曼进行磋商 (路透)

英国《卫报》报道称,以色列已经修改了法律并改变了其政策,旨在实现一个目标,即保护占领,但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无论是与阿联酋还是与巴林达成的关系正常化协议——并不能让以色列实现和平,该报并报道称,对巴勒斯坦的“种族主义”占领政策只能从内部瓦解以色列。

巴勒斯坦作家和律师拉贾·谢哈德(Raja Shehadeh)在《卫报》中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表示,已故巴勒斯坦领导人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与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Yitzhak Rabin)1993年9月在白宫草坪上握手——即签署了《奥斯陆协议》——25年多之后,以色列设法成功将对巴勒斯坦领土的占领从负担变成了收益。

在这种转变下,长期以来被视为一种责任的占领——即公然违反国际法——成为以色列的“宝贵商品”。

据《卫报》报道称,了解这一事态发展是理解以色列人为何要与地理上相距较远的两个海湾国家签署和平协议——而不是与其最近国家(巴勒斯坦)的关键,而没有巴勒斯坦,就无法达成真正的和平。

《卫报》报道称,以色列与阿联酋和巴林的关系正常化无法实现和平 (阿纳多卢通讯社)

管理占领

《卫报》报道称,以色列近年来已学会了如何以最低成本永久地管理占领问题。自1967年6月开始占领以来,以色列一直不愿承认巴勒斯坦人民,也不愿放弃对被占巴勒斯坦领土的控制,以实现和平。

以色列在占领开始后仅两天1967年发布第3号军事命令(即《关于战时保护平民之日内瓦公约》第四公约)中明确规定要保护平民,这迫使以色列军事法院在其程序中遵守该协议内容,但在四个月后,有关这部分规定已从军事命令中删除。

1967年9月,当以色列外交部法律顾问西奥多·梅隆(Theodor Meron)向以色列前总理列维·埃什科尔询问,在被占领土上建造新的定居点是否违反了《日内瓦公约》,这项公约禁止任何占领国将其公民转移至通过战争控制的领土上,埃什科尔给出了肯定的回答,但是他的建议随后被忽略,以色列政府此后开始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上非法建立犹太人定居点。

在随后的几个月中,以色列开始了一个持续多年的项目,即修改了控制巴勒斯坦领土——自从奥斯曼帝国和英国统治时期以及,约旦一直控制着这片领土——有关的法律,这为以色列通过定居点夺取土地和自然资源奠定了虚假“法律”基础。

《卫报》报道称,定居者使用暴力是以色列占领战略的基本支柱 (欧洲通讯社)

定居者暴力

另一方面,《卫报》报道称,以色列在修改法律和建立定居点政策中依据的第二个要素,就是定居者的绝对暴力,由于国家的官方代表有可能保持在反复修改国家法律限制之内,而暴动的定居者则在一个计划框架内执行恐吓和暴力的任务,以实现期望的目标。

自从新冠大流行开始暴发以来,约旦河西岸地区定居者使用暴力已几乎成为日常,这一切都发生在公共场合,以色列政府和法院毫不犹豫地支持定居者,并努力实现“大以色列”目标。

以色列定居者针对巴勒斯坦采取暴力行为,阻止巴勒斯坦人无法在自己的领土上工作或者使用其土地,而以色列军队和以色列警察都没有做出任何真正的努力,以阻止正在发生的事情,相反,以色列当局认为,巴勒斯坦人对占领的任何抵抗都等同于“恐怖主义”。

英国《卫报》报道称,以色列的所有这些“胜利”,让人们开始相信,以色列旨在管理占领而不是结束占领。相反,以色列开始将占领视为一种优势,例如,以色列将被占领土变成一个开放的实验室,用于测试武器和监视系统,并将这些武器和监视系统出售给许多伙伴,其中包括以色列的主要盟国——美国。

《卫报》最后得出结论称,尽管在占领领域进行了大量的财政投资,当地法律正在不断扭曲以保护非法定居项目,并坚持偏袒政策以赢得独裁盟友——例如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匈牙利领导人维克多·奥尔班或巴西总统杰尔·博尔索纳罗——的支持,但这项政策只不过从内部瓦解以色列,并将以色列变成一个种族隔离国家,非法统治着数百万巴勒斯坦人。

来源 : 英国媒体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