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倡议的时期是否已经结束?黎巴嫩组阁陷入僵局

随着马克龙给予的宽限期的结束,法国倡议仍在最后时刻苦苦挣扎 (路透社)
随着马克龙给予的宽限期的结束,法国倡议仍在最后时刻苦苦挣扎 (路透社)

从形式上而言,法国总统马克龙9月1日在黎巴嫩提出的关于成立政府的倡议时限可以说已经接近尾声,因为在黎巴嫩总统奥恩责令总理穆斯塔法·阿迪布组建新政府的两周之后,相关的政治磋商似乎已经走入了一条死胡同。

这是由于部分政治势力寻求更多的主动权,以期改善其在新建政府中的地位,而阻碍新政府成立的主要障碍在于“真主党”和“希望运动”坚持对财政部的把控以及对什叶派部长的任命。特别是在美国实施制裁之后,被委任的政府总理坚持要执行轮换制度以及落实法国倡议的全部内容。

法国欧洲与外交事务部发言人表示,“黎巴嫩的当务之急是迅速组建一个重要政府,有能力为实现该国的发展而实施基础性的改革”,而具体的事务将留给各个政治力量来完成,“以将这项承诺立即转化为实际行动”。黎巴嫩总统奥恩在15日与议会党团重启磋商,但却没有达成解决组建新政府过程中存在问题的方案。

除了国内存在的障碍之外,美国似乎也对法国的倡议发出了抨击——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近期向法国《费加罗报》发表的声明中,批评法国继续将真主党作为“政治派别”而进行接触。

蓬佩奥表示,“法国拒绝像其他欧洲国家那样将真主党归为恐怖组织。相反,法国还错将真主党当作一个政治派系,尽管其领导人哈桑·纳斯鲁拉正是一名恐怖分子。”

黎巴嫩前任总理(右起):萨拉姆、哈里里、西尼奥拉、米卡蒂 (社交网站)

政治磋商

除隶属黎巴嫩部队党领袖萨米尔·吉亚加的“强大共和国”集团之外,总统府磋商最突出的抵制者还包括由国会议员塔米尔·瓦利德·贾普拉特领导的“民主会议”,这些势力认为,当前的磋商“违反了黎巴嫩的原则,违背了宗派协议并且超越了宪法所规定的权限”。

自由爱国运动政治事务副主席梅·赫里什认为,这种抵制行动充满了“政治恶意”,她向半岛网记者强调,奥恩并没有违反宪法,“因为他是组建政府过程中的实际伙伴,如果他不签署法令,那么我们就看不见光明”。此外,黎巴嫩共和国总统府还在15日发表声明作为对“民主会议”的回应——“哪条宪法内容禁止共和国总统在必要情况下举行磋商?”

那么,如果二者的要求得不到满足,组建新政府的任务就不可能实现吗?

来自希望运动的黎巴嫩国会议员穆罕默德·赫瓦贾认为,那些阻挠法国倡议的人希望在压力下对什叶派势力强加条件。该议员昨天已与受到美国制裁的前部长阿里·哈桑·哈利勒共同前往共和国总统府,以确认该运动与真主党共同掌控财政部,并可任命什叶派部长。

赫瓦贾向半岛网记者指出,“由于我们的制度是宗派主义的制度,因此,我们坚持掌控财政部,并实现共同参政的原则,特别是鉴于该党和运动在议会中拥有27个什叶派议员的席位”。赫瓦贾表示,为了不从宗派的角度来理解这些话语,“让我们进入一个公民国家,而非宗派国家,以便我们打破陈规,不拘泥于任何条条框框。”

赫瓦贾还表示,作为一名议员,他并不关心法国所给予的两周期限,尽管要求的是自上周以来便完成政府的组建。他还补充称,“法国的倡议没有失败,因为法国并不是一个慈善组织,它希望能在黎巴嫩立足,而我们也希望它的倡议能够为我们打开解决问题之门。”

关于希望运动负责人与议长纳比·贝里以及马克龙之间最近进行的接触,赫瓦贾指出,贝里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但是贝里向他确认了什叶派势力的基本原则,如果黎巴嫩政权不属于宗派主义,那么二者并不会反对轮换原则。

沙里夫:部分政治力量通过拒绝轮换的原则来剥夺政治倡议中的主要内容 (半岛电视台)

政府首脑之结

就在此时,部分前任的政府首脑,包括萨阿德·哈里里、纳吉布·米卡蒂、福阿德·西尼乌拉,以及塔玛姆·萨拉姆,均被指责围攻被委派组建新政府的总理阿迪布(米卡蒂的前任顾问),并强迫其不向政治对手开放。

赫里什证实了这种说法,她还指出,阿迪布在组建政府的机制上已经打破了规范,因为他停止了与平衡议会集团之间的磋商。赫里什指出,“奥恩总统要求恢复磋商,旨在完成任务,并使法国倡议中包含的改革内容取得成功。众所周知的是,这项磋商任务由被任命的总理负责,但是他却没有这样做”。此外,赫瓦贾还指责阿迪布,只考虑前任总理俱乐部所提名的人选,“而我们的集团还给他贡献了17张选票”。

另一方面,米卡蒂的顾问哈乐敦·沙里夫则对这种逻辑表示拒绝,认为这样的指责只是为了逃避实际性的问题。

沙里夫追溯了法国倡议的本质,他指出,这项倡议主要基于两个原则:职位的轮换与政府不将政治权利共享。如果失去了授权原则,那么被委派的总理将无法继续执行任务。

沙里夫向半岛网记者指出,“法国主持了黎巴嫩政治力量之间的协议,但是鉴于部分力量拒绝轮换制度,并坚持要在政府中获得政治席位,因此,这项协议并未得到部分人的尊重”,沙里夫认为,除非发生奇迹,否则这将严重阻碍组阁的进程,他还认为,黎巴嫩目前面临两种选择:要么完全采用法国的倡议,要么完全不采用这项倡议。

巴西尔与制裁

部分分析人士与政治力量认为,巴西尔最近的立场是针对外部的,以显示其与盟友真主党之间的区别,因为担心美国将把他纳入制裁范围,特别是他遵守第1701号决议的程度,与以色列划定边界,配合联黎部队在南部地区的工作,并强调给予政府信任,尽管没有任何参与。

但是,巴西尔的发言人却拒绝将其立场理解为“试图与真主党区分开来”——“在打击恐怖主义和以色列的问题上,我们与真主党的结盟具有战略性和存在性的意义”,“而在内部,我们可能会对许多问题持不同意见,甚至达到互相抵制的程度”。

赫里什强调称,该运动并不接受真主党的命令,而是根据其群众基础利益和国家利益来开展工作,且拒绝由任何宗派来把控特定部委的逻辑。尽管如此,巴西尔的发言人强调,巴西尔拒绝与任何外部势力共谋,以打击任何内部成分,此外,该发言人强调,他们将以坚定的态度来面对美国非法的政治性制裁。

赫瓦贾再次强调,两个什叶派别绝不会为避免美国制裁而作出任何让步,她将美国实施的这种制裁称为“全球暴行”,认为美国基于以色列的利益而强加制裁,“它对整个中东地区的看法,都是通过以色列的视角来形成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沙里夫认为,美国对黎巴嫩的制裁不会停止,因为这是向黎巴嫩施加压力的一种手段,“特别是法国倡议取得任何进展,与停止美国所实施的制裁之间并无任何联系”。

在等待继续与黎巴嫩进行接触的法国出台声明之时,成功组建政府的迹象尚未出现。赫瓦贾对此评论称,“我们无法决定组建政府所需的时间,在正常情况下,这将需要超过3个月的时间,特别是因为我们的宗派制度,会产生问题并且找不到解决方案。”

在这样悲观的情绪与氛围之下,接下来的几个小时,似乎对赋予法国倡议新的希望而言至关重要,或者将宣布其死亡,从而使黎巴嫩的危机回归第一季度的情况。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法国总统埃曼纽尔·马克龙向黎巴嫩政客们提供了一份路线图,内容包括在贝鲁特爆炸案发生一周多之后实施政治和经济改革的详细措施,法国呼吁黎巴嫩在一年内加快成立临时政府和尽早组织议会选举。马克龙计划于9月1日访问黎巴嫩,这是他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第二次访问该国。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