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联酋与以色列结盟的目标是土耳其而非伊朗

报道认为,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和解,源于对土耳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上升的担忧 (路透)
报道认为,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和解,源于对土耳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上升的担忧 (路透)

英国新闻网站“中东之眼”总编辑大卫·赫斯特在其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阿联酋与以色列结盟的目标并不像其宣称的那样针对伊朗,而是针对土耳其,因为土耳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对海湾国家统治者构成了威胁”。

这篇文章指出,分析人士对美国在中东地区提出的被媒体称为“世纪交易”的和平计划感到困惑。在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这项计划的数月之后,阿联酋正式宣布承认以色列,并因此违反了当前所存在的共识——在巴勒斯坦建国之前拒绝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

大卫·赫斯特提出了一个疑问:特朗普为什么要付出努力,去达成一项受到巴勒斯坦领导人抵制、受到阿拉伯国家拒绝,而且注定无法成功的协议呢?赫斯特补充称,“阿联酋宣布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并没有为该问题提供任何答案。”

尽管巴林、塞尔维亚和科索沃宣布将效仿阿联酋,但是其他的大国或人口稠密国家却拒绝了采取类似行动,因此,像沙特、苏丹、阿曼或科威特这样的国家都没有加入这个阵营。

如果巴勒斯坦人并不是这项交易的目标,那么,真正的目标究竟是谁呢?这位英国新闻记者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指出,特朗普总统的首席顾问兼女婿贾里德·库什纳的目标,是“实现犹太化以及犹太民族特征,即让以色列国成为永久的既成事实”。

但是,这个阿联酋与以色列结成的同盟,打击的目标又是谁呢?以色列曾多次向阿拉伯外交官员透露,以色列已经不再将伊朗视为军事威胁,甚至以色列情报部门摩萨德的负责人约西·科亨也曾向阿拉伯官员表示,伊朗是“可以受到遏制的”。

“中东之眼”网站报道称,特朗普即将与伊朗进入直接的军事冲突,但是他无视当前的情况。

威胁伊朗

今年1月,伊朗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在巴格达机场附近遭到美国无人机暗杀,伊朗向美军驻扎在伊拉克境内的基地发射导弹作为反击,因此,特朗普不得不解散了他亲自在海湾地区集结的打击力量。

赫斯特再次问道:“如果伊朗并不是新兴的阿联酋和以色列联盟的目标,那么,这个目标将会是谁呢?”

然而,正如赫斯特所说,这次得到的答案,是阿拉伯国家联盟本周在开罗召开会议之后所发布的一系列声明。根据这些声明的内容,被打击的国家或是“真正的敌人”,是北约成员国土耳其。

赫斯特补充称,“威胁阿拉伯世界的新的外国入侵者,不再像过去那样是波斯人或俄罗斯人,而是土耳其人。”

赫斯特指出,位于东地中海地区的国家都对土耳其异常愤怒,声称它想要恢复奥斯曼帝国的统治。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主持阿盟会议的巴勒斯坦代表团原本已经制定了一项愤怒的声明草案,谴责阿联酋与以色列达成的协议,认为这是一种“背叛”。但是,阿盟理事会却驳回了这项声明,并决定成立一个常设小组委员会来监视“土耳其的侵略”。

阿盟的声明并未在土耳其引起人们的重视,“中东眼”网站援引土耳其高层政府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阿联酋一直在执行孤立土耳其的任务。

消息人士补充称,对于任何能够组建反土耳其联盟的行动,阿联酋人一直都有参与。

然而,矛盾的是,阿盟本身仍然还下设着一个反对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小组委员会,该委员会仍然存在,并坚守着沙特在2002年发起的《阿拉伯和平倡议》中所提出的土地换和平原则。但是,该委员会遭到了完全的忽视,因为以色列已经不再是阿盟的敌人,而土耳其才是。

将土耳其孤立于中东其他周边国家的努力不仅仅来自于美国、以色列、阿联酋和阿盟,还包括其他的外国势力。

根据大卫·赫斯特的说法,法国军方在支持利比亚退役将军哈夫塔尔试图控制首都的黎波里的过程中所发挥的作用,不断得到加强,正如其利用阿联酋的飞机和俄罗斯的雇佣兵来实现这个目的一样。

根据赫斯特的说法,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最近对贝鲁特的两次访问中发表讲话称,如果法国再不发挥作用,那么伊朗人、土耳其人和沙特人将从其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出发,对黎巴嫩内政实施干预。

马克龙一直强调,法国与土耳其之间的分歧并不在于土耳其人民,而是在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但是赫斯特认为,法国在过去也采取过这种策略,但是这种尝试并未取得成功。

无论埃尔多安在国内的大量反对者对他提出怎样的批评,但是仍然有很多人支持他,并认为他是外交政策上的民族领袖,特别是在东地中海问题上。

其中包括前总理艾哈迈德·达武特奥卢,他一直在努力破坏支持埃尔多安的伊斯兰教保守派基础,其付出的努力远远超过了其他的土耳其政客。

赫斯特表示,埃尔多安已使土耳其成为了一个拥有强大军队的独立国家

土耳其与埃尔多安

赫斯特认为,埃尔多安已使土耳其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国家,并且拥有一支能够在叙利亚和利比亚对抗俄罗斯的军队,与此同时,它还能够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谈判。

土耳其的经济规模与沙特阿拉伯相当,此外,土耳其的军队拥有自给自足的能力。在美国和以色列拒绝向其提供无人机之后,土耳其开始自主生产高科技无人机。

此外,土耳其公司还强调,它们所拥有的技术足以在黑海海域勘探以及开发天然气田,并向当地市场供应技术产品。

赫斯特在其文章中指出,以色列军事情报机构已在2020年度报告中将土耳其列入了“威胁以色列国家安全的组织与国家”名单,尽管这项报告排除了两国之间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

赫斯特对以色列的情报报告发表评论称,“阿联酋与沙特的独裁和血腥制度,并不存在这样的愿望。”

赫斯特继续指出,“阿联酋和沙特担心土耳其会支持他们国内的人民”,他还指出,土耳其与沙特之间一直在争夺逊尼派伊斯兰世界的领导权,“沙特曾在一段时间内宣称自己为逊尼派伊斯兰世界的领导者”,但是,一旦沙特与以色列实现了关系正常化,那么情况就不复如此。

来源 : 中东之眼

相关文章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