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达姆·侯赛因的档案 伊拉克能否承受住现在打开它?

伊拉克人仍然对在1968年至2003年统治伊拉克的复兴党存在不同的看法 (路透)
伊拉克人仍然对在1968年至2003年统治伊拉克的复兴党存在不同的看法 (路透)

最近秘密重现在伊拉克的复兴党已故总统萨达姆·侯赛因时期的重要档案,成为揭开痛苦伤疤的威胁,但是,这些档案也为一些伊拉克人了解失踪多年的亲人的命运带来了希望。

在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后的几个月,人们在巴格达被水淹没一部分的复兴党总部发现了500万页文件。

当时,美军求助了反对派人士卡南·马基亚(Kanan Makiya)以及当时的作家兼活动人士穆斯塔法·卡迪米(现为伊拉克总理)来审查这些文件的内容。

马基亚回忆美国打来的电话说:“由于断电,我们借助手电筒进入了被水淹没的地下室。我们阅读这些文件时意识到自己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这些文件中包括复兴党成员的档案该党与行政部门之间的函件,伊拉克人指责邻国批评萨达姆·侯赛因的报告,以及其他人对两伊战争(1980-1988年)中被俘伊拉克士兵的背叛表示怀疑。

随着巴格达宗派暴力升级,马基亚与美国人达成一致,将这些文件转移至美国,此举引发的争议目前依然存在。

这些文件被编号并存储在加利福尼亚州斯坦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的胡佛研究所,只有研究人员能查阅这些资料。

然而,据一名伊拉克官员说,这批重达48吨的文件于8月31日再次回到巴格达,并立即存储在一个未知的地方。

伊拉克政府或美国政府都没有宣布转移了大量档案。这名官员说,伊拉克没有计划向公众公开这些档案。

复兴党的文件使许多伊拉克人了解多年失踪的亲人的命运寄予希望 (法国媒体)

第一线索

这些档案可能为伊拉克成千上万的家庭带来希望。

阿尤布·扎伊迪的父亲在1991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时开始服兵役,战场使他失去了父亲。现年31岁的他说:“萨达姆摧毁了伊拉克人民,你无法对这种行为保持沉默”。

他51岁的母亲哈桑尼亚说:“这些文件可能提供第一线索,以便我们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哈桑尼亚在上世纪90年代一直向伊拉克当局乞求有关丈夫命运的信息,她对现任政府不抱更大希望。她说:“等到他们向公众揭开档案时,我已经死掉了。”

有人认为这个档案可以帮助避免开倒车。

伊拉克导演穆尔塔扎·费萨尔指出:“今天有很多年轻人说萨达姆很好。”

1991年,在反对派称之为“起义时期”的日子,年仅12岁的穆尔塔扎的父亲在圣城纳杰夫被捕,从那以后,他再未听到过任何关于父亲的消息。

穆尔塔扎试图解密这些档案,结束人们对复兴党统治的美好回忆,当今领导伊拉克的政治阶层尚未能引导该国成功地走出诸多危机。

他说:“人们应当意识到,他们不能创造另一个独裁者。这确实在发生,今天的伊拉克仍有许多小型暴君。”

但是伊拉克人对复兴党的统治本身存在着深刻分歧。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复兴党前党员说:“向公众公开档案将证明复兴党的爱国精神。”

马基亚希望这些档案成为伊拉克历史的一部分 (美国媒体)

真实的恐惧

“大西洋理事会伊拉克倡议”的负责人阿巴斯·卡泽姆认为,这些分歧将使解密档案的行为变得鲁莽和草率。卡泽姆说:“伊拉克还没有准备好,还没有启动一项能使这些档案发挥出积极作用的和解程序。”

为撰写有关伊拉克社会历史的学术论文卡泽姆查阅了这些文件。他指出,这些文件还牵扯当今一些在职的官员。

“复兴党记录了从玩笑到处决的所有内容。如果这些事情被揭露,那么政客、部落领袖和街上的人们将开始借此互相攻击。”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成员马尔辛·沙姆哈里使用了这些文件撰写博士论文,她说:“我们所能做的至少是,以与美国相同的方式,将其提供给伊拉克研究人员。”

另一位伊拉克官员说,美国保留了入侵伊拉克后查获的其他记录,包括“更机密的政府档案”。

尽管如此,马基亚希望,这些文件承载的日子能够成为伊拉克过去的历史。

他说:“我们不能只记得美索不达米亚和阿拔斯帝国的荣耀,而忘记了现代伊拉克所经历的长达35年的实实在在的恐惧,这段时间将成为今天伊拉克人存在意义的一部分。”

美国《华尔街日报》早些时候透露,美国向伊拉克总理穆斯塔法·卡迪米发送了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前执政党阿拉伯社会复兴党的档案记录,以示诚意,为维护驻伊拉克美军的安全并保护其不受任何非法组织的袭击。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英国《卫报》报道,随着伊拉克中部和南部对统治阶级和伊朗势力的愤怒,以及不退缩抗议者与政治精英之间冲突对抗的继续,对伊拉克崩溃的担忧在逐渐增加。

尽管穆斯塔法·卡迪米出任伊拉克过渡政府总理已经有数月的时间,并已经开始打击腐败和减少针对活跃人士的暴力行为的行动,但是,新冠疫情的蔓延进一步加剧了该国本已亏空的国库压力,同时还表明,改善伊拉克人的生活条件和实现预期的改革仍然遥遥无期。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