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林踏上关系正常化进程 沙特对以色列发出积极讯息

最近,巴林成为第四个与以色列占领国建立全面外交关系的阿拉伯国家,仅次于1979年的埃及、1994年的约旦和2020年的阿联酋。

巴林宣布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时,阿拉伯人对此并不感到惊讶,不像阿联酋宣布这一消息时的反应那样。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该事件并不重要,它的价值体现在这条新闻所隐含的信息,即以色列最大、最重要的目标是沙特阿拉伯,并且以色列已蓄势待发,这个问题已经成为时间不多的问题。

阿拉伯人对巴林的消息并不感到惊讶,巴林的外交政策通常反映了沙特外交政策的方向。巴林并不是第一次在与沙特相关的政治场合中打头阵,这种情况很多。

巴林官员并没有隐瞒这一点。《以色列时报》最近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当特朗普的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10天前率领美国和以色列联合代表团到访阿联酋再访问巴林时,巴林国王表示,除非与沙特协调,否则巴林将不会签署协议,这表明沙特和巴林之间的愿景和政策是一致的。”

 但是,许多人可能会想到这些问题:是什么促使巴林采取了这一步骤?巴林与以色列建交的需求是什么?

首先,可以说这些问题不应仅局限于巴林,因为它适用于所有已建交或正在考虑建交的海湾国家。海湾国家不需要与一个没有相交的政治边界、不与它发生安全或其他争端的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海湾国家也不是没有以色列就不能继续发展和复兴。

这样,巴林就不需要与以色列建立关系。沙特几乎完全承担了促使巴林做出该决定的作用。至于安全需求,这也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巴林首先处在沙特的安全保护伞之内,其次是处在“半岛盾牌”或2000年12月阿拉伯海湾国家合作委员会最高理事会在巴林第21届会议上签署的联合防御协议的保护之下。

该协议是海湾军事合作多年的高潮,同时也肯定了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集体抵御一切威胁的决心。该协议的效果很明显地体现在控制2011年阿拉伯之春革命之初巴林的局势以及“半岛盾牌”部队干预并控制该岛安全局势上。

如果有人提出异议,说伊朗对阿拉伯半岛的威胁是导致巴林走向有着共同忧虑的国家的强烈动机,例如以色列和阿联酋,即使表面上如此,但考虑到2011年半岛上发生的一切,这仍然没有道理。

以色列是最大的受益者

总而言之,巴林实现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不过是与占领国建交的阿拉伯国家名单中增加的一个数字,而名单中的数字增加只会使以色列,特别是以色列政客受益,这些行为就像是出于个人利益而利用大选。

另外,观察家说,这一举动没有策略上的仔细地考虑。巴林自2011年以来一直受内部紧张局势的困扰,伊朗有望利用这一事件再次打入巴林内部。

巴林这一步就像打开了一扇几乎关闭的门,无法预测未来几天内可能会有什么从这扇门进入,观察者指出,这一步缺乏战略上的必要的准确推敲。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巴林反对一项巴勒斯坦决议草案,该项决议草案认为阿联酋、以色列、美国三方宣言无法破坏阿拉伯国家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共识,与此同时,拉马拉的巴勒斯坦各派系负责人在会议最后声明中罕见地谴责了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现象,此外,当地时间9月3日召开的会议上批准成立一个旨在结束内部分裂的委员会,并批准成立一个领导抗议以色列占领者的民众抵抗运动委员会。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