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遭遇洪水灾害 苏丹军方与平民竞相组建政治联盟

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当地时间6日晚会见国家计划联盟领导人 (半岛电视台)
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当地时间6日晚会见国家计划联盟领导人 (半岛电视台)

席卷苏丹大片地区的洪水灾害,未能阻止该国政治领导人继续编织其在各地的联盟版图,以期在经历为期39个月的过渡时期结束后举行第一次选举时,能够获得即时或长期的收获。

关于新政治联盟的讨论是在基于对领导苏丹革命的“自由与变革力量”联盟批评背景下提出的,“自由与变革力量”联盟代表了过渡政府的政治孵化器,而过渡政府并没有重视对2018年12月革命成果的保护,各方呼吁重组政治联盟,并要求从广泛的政治联盟中撤出部分势力集团,该政治联盟中包括了苏丹专业人士协会,后者组织了民众运动。

在成千上万苏丹人遭受洪灾之苦背景下,官方媒体却重点报道苏丹过渡军事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Abdel Fattah al-Burhan)当地时间6日晚召开会议的相关消息,他戴着陆军最高司令帽子出席了一个名为“国家计划”的小组会议,该小组成员包括推翻苏丹前总统奥马尔·巴希尔的武装部队,后者于2019年4月被推翻下台。

根据一位高级官员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的说法称,人们普遍认为,布尔汉试图改变以“自由与变革力量”为代表的政府政治孵化器,布尔汉致力于增加新的力量元素,以确保对他的支持,并致力于中和反对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声音。

根据上述消息人士称,布尔汉正在努力兑现让各政治力量在革命之后参与执政的诺言,该消息人士并表示,现在可以通过引入有关过渡时期宪法文件修正案来实现这一承诺。

6月30日爆发的游行示威要求纠正革命进程,并完善过渡时期的结构 (路透)

左翼阵营

但是,在布尔汉与这些政治力量召开会议的同时,作为“自由与变革力量”联盟最杰出参与者之一的苏丹共产党,与苏丹人民解放运动领导人阿卜杜勒·阿齐兹·赫鲁签署了一项政治宣言,此前48小时,苏丹过渡政府总理哈姆杜克与阿卜杜勒·阿齐兹·赫鲁签署了一项原则协议,此举为解决宗教与国家关系为基础并赋予苏丹人民解放运动为之战斗的南科尔多凡州和青尼罗河州两个地区自决权新一轮谈判拉开帷幕奠定了基础。

苏丹过渡政府与反政府武装联盟“苏丹革命阵线”8月31日在南苏丹首都朱巴签署和平协议,由赫鲁领导的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并未签署该协议,这项和平协议旨在结束各方长达数十年的敌对状态,并旨在进入政治进程,而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呼吁苏丹国世俗化,并呼吁将宗教与国家分离。

今年早些时候,赫鲁领导的苏丹人民解放运动与知名苏菲派领导人穆罕默德·奥斯曼·米尔加尼(Muhammed Uthman Al-Mirghani)领导苏丹全国民主联盟签署了一项协议,后者在苏丹东部和北部拥有广泛的民众基地,但苏丹全国民主联盟领导人多年来一直与被罢免政府共享权力。

另一方面,由拥有庞大宗教基础的萨迪克·马赫迪(Sadiq Al-Mahdi)领导的全国乌玛党致力于扩大其联盟,此前,乌玛党与其盟友“自由与变革力量”(政府的政治孵化器)产生了深刻分歧,后者领导了各政党和执政联盟体系之外的一些伊斯兰教派的连续会议,旨在组建一个广泛共识的政府孵化器,以领导苏丹进行选举。

与“自由与变革力量”联盟产生深刻分歧之后,马赫迪领导的全国乌玛党致力于扩大其联盟 (半岛电视台)

扩大孵化器

马赫迪的愿景与已故全国大会党领导人哈桑·图拉比(Hassan al-Turabi)相同,正如全国大会党秘书长巴希尔·亚当·拉赫马(Bashir Adam Rahma)所言,双方致力于在不排斥任何人情况下“扩大孵化器”,他并强调称,全国大会党不寻求参与过渡行政政府,也不希望像传言那样,授权军队推翻过渡政府。拉赫马还补充说,“我们只是希望就过渡时期政府及其管理计划达成共识,此后,每个政党都拥有其选择和选举计划。”

拉赫马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在前政权被推翻后的几天,全国大会党同意了以新政府形式接管国家政权的军事委员会领导人,并建议建立以1985年4月起义后由陆军领导人阿卜杜勒·拉赫曼·苏瓦尔·达哈卜将军为首的过渡军事委员会。拉赫马表示,一个海湾阿拉伯国家和一个邻国非洲国家挫败了支持左翼和复兴党力量的谅解,并排除了包括人民代表大会在内的有影响力政治力量。

联盟版图

根据观察家的说法称,尽管如此,左翼势力不希望与伊斯兰政治力量——尤其是隶属于被罢免政权的伊斯兰政治力量——融合,这使得预期的联盟将具有三个方向,其中一个是赫鲁领导的苏丹人民解放运动与苏丹专业人士协会及苏丹共产党组成的新政治联盟,该联盟具有米尔加尼领导的政党属性,另一个新联盟则是由全国乌玛党和伊斯兰力量及苏丹复兴党组成,与此同时,革命阵线、全国大会党、阿拉伯复兴党和工会联合会将在“自由与变革力量”领导下组建第三个新的政治联盟。

苏丹共产党在舞台上所采取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改变政府的政治孵化器,并且毫不犹豫地与朱巴革命阵线签署了和平协议,并认为双方正在朝着同一方向努力,议以及朝着同一方向的尝试,因此,苏丹共产党似乎选择了赫鲁领导的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并与其单独签署了一项协议。

苏丹共产党对朱巴协议发表评论称, “这项协议中的严重分歧旨在通过讨论在制宪会议之前建立苏丹国来清空该国宪法内容现状。”

苏丹共产党并补充说,“从宣布的协议中可以理解,在协议双方基础上,以一个新的政权取代苏丹现有政权的政治孵化器,并消除去年12月份领导和代表街头民众的政治力量。”

但是,“自由与变革力量”联盟中央委员会成员艾哈迈德·哈扎拉(Ahmed Hazara)淡化了该联盟对过渡政府及其政治孵化器的影响。

艾哈迈德·哈扎拉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强调称,执政联盟正在准备举行一次协商会议,以重新安排政治局势,他并强调,“自由与变革力量”联盟不会干涉任何平行的联盟举动,其中包括布尔汉与国家计划小组进行的会晤。

“苏丹革命阵线”在8月31日与苏丹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 (路透)

关系正常化与政治力量博弈

另一方面,政治分析家阿巴斯·穆罕默德·易卜拉欣认为,布尔汉与前总统巴希尔时代各部长及其盟友的会晤表明,主权委员会主席在政治上的行动空间有限。

易卜拉欣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解释说,在苏丹过渡时期总理哈姆杜克发表讲话打破之前,最近政治舞台的沉默掩盖了这一点。哈姆杜克最近在亚的斯亚贝巴与苏丹人民解放运动领导人举行会晤打破了这一局面。

易卜拉欣认为,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问题已使苏丹过渡政府面临最艰巨的挑战,采取措施并在喀土穆和特拉维夫之间建立关系,或者选择走摆在前面的道路,这将决定苏丹政府在未来几年的未来。

这位政治分析家指出,“就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存在的分歧——根据最新迹象显示,苏丹倾向于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倾向于与以色列达成协议——将重塑执政联盟,并在不断重塑过程中领导苏丹的下一阶段,随着具有不同意识形态政治力量的退出,重新组建的政治联盟将更加和谐。”

根据这位政治分析人士说法称,这一问题的支持者认为,必须要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个机会,并提供一揽子条件以换取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而新崛起的政治联盟将获得公众的支持。

易卜拉欣还补充说,“总体而言,喀土穆有机会重现其作为该地区重要参与者的机会。如果不急于解决这个问题,则可能将其从该地区冲突轴中删除,而且,苏丹可以成为独立玩家,而不是追随者。”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