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与贝鲁特大爆炸:幸灾乐祸、援助、阴谋论与海法之惑

内塔尼亚胡近期与黎巴嫩真主党互相威胁 (欧洲通讯社)
内塔尼亚胡近期与黎巴嫩真主党互相威胁 (欧洲通讯社)

以色列已正式否认与贝鲁特港口的爆炸事故存在关系,并表示它已向黎巴嫩提供了紧急人道主义与医疗援助,但是以色列的许多评论却充斥着不同的立场,尤其是鉴于以色列与本次事故之间的关系而产生的诸多假设。

以色列国防部长本尼·甘茨与外交部长阿什肯纳齐发表联合声明称,以色列“通过国际安全与政治机构前往黎巴嫩,并向该国提供了人道主义与医疗援助”。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宣布,他已任命国家安全顾问与联合国中东和平进程特别协调员尼古拉·姆拉德诺夫取得联系,“以阐明以色列如何向黎巴嫩提供更多的援助”。

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表示,“我们与黎巴嫩人民分担痛苦,并在这些困难的时期向他们提供真诚的援助。”

以色列军方的阿拉伯语发言人发布推文称,“以色列在这些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并在近年来全球范围内进行的多场人道主义救援行动中证明了这一点。现在是时候将所有的冲突都抛在一边了。”

否认与幸灾乐祸

与此同时,以色列军方电台报道称,以色列完全否认参与了贝鲁特爆炸案。

以色列外交部长阿什肯纳齐在接受以色列第12频道采访时表示,这场爆炸“似乎是一起事故”,并且“在这方面,没有理由不相信来自贝鲁特的消息”。

另一方面,以色列媒体还报道了以色列议会前议员摩西·费格林的评论——他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我们可以为这场爆炸发生在贝鲁特而非特拉维夫而感到高兴。这首先是一个道德问题。”

费格林在另一篇文章中写道,“在犹太情人节之际,我们在贝鲁特港口看到了一场精彩的陷火表演。你们是否真的相信,这只是一个随意储存燃料的仓库?你们还不明白吗,这幅地狱般的惨状原本会以火箭弹的形式掉落在我们的身上?”

费格林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再次强调了上述观点:“如果这场爆炸是由导弹引起的,那么,在他们那里爆炸当然好过在特拉维夫爆炸,至少我们所有人都可以高兴,因为这场爆炸发生在贝鲁特港口,而不是特拉维夫。”

以色列议会前议员摩西·费格林(中) (路透)

当该媒体记者问道,“在目前这个敏感之时,我们应该保持理智并尽量使自己远离这个话题“,所以,费格林的话是否是在暗示以色列对爆炸负有责任?曾与内塔尼亚胡争夺利库德集团领导权的费格林却表示,“我完全不同意你的观点。即使是从战术的角度上来说,如果我们确实与这场袭击相关,并且假设我们就是这场事故的肇事者——而我也希望如此,那么,我们也应该为此感到自豪,并创建威慑平衡,因为当我们避而不谈时,我们就将自身置于了道德的阴暗面,因为没有什么比这样的行动更为道德的事情了”。

值得一提的是,贝鲁特大爆炸已造成上百人丧生、数千人受伤或流离失所,就在两周之前,以色列与黎巴嫩边境上的紧张局势出现了升级。由于一名黎巴嫩真主党成员在叙利亚境内因一场据信是以色列发动的轰炸而丧生,以色列担心黎巴嫩真主党可能采取报复行动,因此在这一地区加强了军事部署。

“无需落款的行动”

关注以色列问题的评论员与观察员认为,黎巴嫩当局宣布爆炸原因是6年前被没收并储存在贝鲁特港口内的2750吨硝酸铵,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排除了以色列涉嫌此案的可能性。

以色列问题研究员萨利赫·纳阿米发布推文称,“政治体制与黎巴嫩的官僚机构,对发生在贝鲁特的爆炸事故负有责任,因为二者允许将如此规模的爆炸物存放在当地。但是,这并不足以否认以色列涉嫌这起事故的可能性,我们甚至可以假设,以色列已经知道这批爆炸物质的存在,并找到了点燃它们的方法,以对现状进行洗牌。”

纳阿米指出,在过去10年中,加沙地区也曾经历过不明爆炸案的侵袭,这些案件被解释为意外爆炸,因为难以证明除此以外的其他真相,但是,以色列在其中的利益曾非常明显,他补充称,以色列将这这些称为“无需落款的行动”。

纳阿米援引以色列媒体的话报道称,以色列从很大程度上提高了专门用于摩萨德行动部门的预算拨款,并补充称,“这个部门负责实施这种无需落款的行动,以避免暴露以色列在这场事故中的责任。”

另外,作者亚西尔·扎塔拉也在推特上表示,接受化学物质储存仓库的说法“并无法排除犹太复国主义者涉嫌这起事故的可能性,因为爆炸的秘密仍未解决。”

亚西尔还认为,“犹太复国主义者希望进一步向真主党施加压力,而现在发生的事情正有利于这种趋势——接下来,国际法院将对哈里里遇刺案作出裁决。”

黎巴嫩问题特别法庭将在7日对黎巴嫩前总理哈里里在2005遇刺一案作出判决,据法院方面的消息称,该案中缺席审判的4名被告均来自真主党。

特朗普的评论

另一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出现在以色列对贝鲁特爆炸案的评论中,以色列评论员本·耶希表示,特朗普说这场爆炸是经过策划的袭击,这对以色列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美国总统特朗普声明称,他已经与许多军官进行了交谈,这些军官向他表示,“贝鲁特爆炸案似乎是由某种炸弹引起的,这似乎是一场袭击。”

但是,美国媒体援引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官员的话报道称,没有迹象表明贝鲁特爆炸案是一场经过策划的袭击,他们根本不明白总统在说什么。

海法与纳斯鲁拉

另一方面,以色列的部分人也将视线转向了海法港,并对该港口也存放着大量的化学物品,而担心它发生类似的灾难。

利库德党议会代表齐拉·格玛丽伊尔向当地媒体表示,“我们应该从海法港内清除这些危险的化学物品。”

与此同时,来自同一家媒体的记者埃利·利维表示,“所有观看了发生在贝鲁特的爆炸事件的人,都会理解,这样的事情也可能会发生在这里,也可能发生在海法港”,他还补充称,“我们在那里也有巨大的库存。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援引海法环境研究中心的话称,海法港共有1500个危险区域,其中共存有800种危险化学品,而存放这些物品的工厂就位于“我们的卧室附近”。

海法环境研究中心补充称,贝鲁特事故说明危险物品被存放在人口稠密区附近所可能存在的风险,并强调称,急切需要关闭易燃的产业。

黎巴嫩真主党秘书长纳斯鲁拉在2016年发布的一段旧视频中,曾将贝鲁特与海法进行比较,并谈到了真主党打击海法港口氨气储存库的能力。

纳斯鲁拉表示,“除了在海法港的一些氨罐之外,再加上我们的部分导弹,其产生的威力将类似于核弹……在该地区居住了80万人,届时将有上万人遇害。”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相关文章

当地时间8日下午,数百名黎巴嫩人走上贝鲁特街头进行两次抗议游行,在“不信任”、“我们拒绝为之买单”的口号下,两场游行席卷了首都的多条街道,并走向议会方向,以宣布对哈桑·迪亚布政府的不信任。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