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如何从阿拉伯世界偷走了民主?

美国学者、历史学家伊丽莎白·汤普森在近期出版的新书中指出,西方对阿拉伯民主的失败负有责任 (社交网站)
美国学者、历史学家伊丽莎白·汤普森在近期出版的新书中指出,西方对阿拉伯民主的失败负有责任 (社交网站)

1920年3月8日,叙利亚大会以居住在泛叙利亚地区的、讲阿拉伯语的民族之名义发布了《独立宣言》,黎巴嫩、叙利亚、约旦和巴勒斯坦均包括在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许多叙利亚阿拉伯人英勇作战,加速了这场战争的结束。

美国学者伊丽莎白·汤普森在2020年最新出版的书籍——《西方如何从阿拉伯世界偷走了民主》中,讲述了1920年的叙利亚阿拉伯大会,以及自由主义与伊斯兰教之间的历史结盟被摧毁的过程。

汤普森用这本书“致敬所有叙利亚人”。她在书中指出,一个世纪以前黎凡特地区的许多阿拉伯精英,都接受了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的原则——“国家无论大小,都有命运自决的权利与自由,在权利平等的基础上保障其独立,并放弃征服和殖民主义政策”。

叙利亚大会事实上已经确定了君主立宪的民主议会制,可与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被击败的俄罗斯、奥地利和奥斯曼帝国中独立出来的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等国家相提并论,但是,法国及其他的西方国家却在1919年的巴黎和会上提出了另一种意见。

阿拉伯的民主

这本书的作者伊丽莎白·汤普森是一名历史学家,也是美国大学中东现代史的教授,她在本书中讲述了现代世界史上的一个关键时刻——代议制民主在当时已经成为阿拉伯人的政治选择,而西方却否认了这个机会,并故意让阿拉伯世界错过了这个机会。

汤普森在书上发布了两张地图,其中一张是被费萨尔亲王于1919年称为“沙姆地区”的地图,包括耶路撒冷、海法、的黎波里、贝鲁特、大马士革、达拉、安曼、霍姆斯、阿勒颇、拉卡、代尔祖尔、焦夫,而第二张则是1922年英国与法国对沙姆地区及伊拉克在提出的划分提议,而这种边界的划分,几乎符合叙利亚、伊拉克、黎巴嫩和巴勒斯坦当前的领土状况。

这本书还讲述了1920年召开阿拉伯叙利亚代表大会的情况,这场大会起草并批准了阿拉伯世界迄今为止“最为民主的宪法”,而这是受到了美国总统伍德罗·威尔逊(1846-1924)的14条原则的启发下制成的。

由于害怕法国的占领,叙利亚委员会在自由主义者和保守的穆斯林领导人之间建立了历史性的联盟。

汤普森认为,欧洲殖民者担心阿拉伯民主会威胁到他们在北非的统治,以及他们在伊拉克和海湾地区的石油供应,因此,巴黎和会领导人决定摧毁大马士革新生的“民主制度”。

作者继续指出,法国对叙利亚的占领导致了自由主义在阿拉伯世界的污名化,在这样的情况下,阿拉伯的世俗精英与伊斯兰精英相互割裂,从而在伊斯兰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之间形成了尖锐的政治极化,并且在一个世纪之后的“阿拉伯之春”期间,继续削弱着反对独裁的斗争。

现实的灵感

汤普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在2013年8月决定着手编写这本书,当时正值“穆斯林兄弟会在开罗遭遇的大屠杀,这标志着伊斯兰主义者与世俗自由主义者之间、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革命联盟的彻底终结,而正是这种联盟在解放广场上得到了加强,并推翻了穆巴拉克的统治”。此后,叙利亚反对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抗议也引发了叙利亚的内战。

作者还将伊斯兰主义者和世俗主义者之间这种联盟的瓦解,与1920年发生的事情进行了比较,当时,宗教领袖与世俗领导人团结一致,同意用民主制度取代奥斯曼帝国对叙利亚的统治。

西方的拒绝

作者指出,英国支持阿拉伯民族主义者反对奥斯曼统治的民族起义,以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1918年10月,费萨尔亲王、英国情报官员劳伦斯以及大马士革的阿拉伯领导人,宣布在泛叙利亚地区成立独立的立宪政府。

次年,费萨尔在巴黎和会上获得了美国总统威尔逊的支持,后者将一个美国委员会派往叙利亚,以调查当地民众的政治愿望。尽管如此,巴黎的其他盟国领导人以及后来的圣雷莫会议,都批评阿拉伯民主主义,并视之为其殖民统治的威胁。

1920年3月8日,阿拉伯叙利亚大会宣布独立,并立费萨尔为王,神职人员与伊斯兰思想家拉希德·里达均支持这项选择,并根据合法性与权利,成立大会并在全体公民间实现平等。

但是法国和英国拒绝承认大马士革政府,反而对战争中被击败的奥斯曼帝国的阿拉伯各省强加了一个临时政权,理由是阿拉伯人尚未作好自治的准备。

根据这项授权,法国人在1920年4月入侵叙利亚,粉碎了阿拉伯政府,并流放了叙利亚大会的领导人,从而摧毁了“世俗现代主义者和伊斯兰改革者”之间的脆弱联盟——后者据称建立了阿拉伯世界的第一个民主国家。

非常震惊

作者汤普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的书对关于民主的弱点和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中东的影响的历史性讨论作出了贡献,并挑战了当前仍占据主导地位的殖民主义叙事——后者责怪本地文化在独裁、暴政、镇压少数民族的问题上所存在的影响,并揭露了法国、英国如何蓄意破坏宽容、平等和法治。

汤普森认为,这本书是她作出的第三份贡献,旨在说明殖民统治如何在阿拉伯世界塑造了政治制度和规范,如何“导致外国干预,使世俗政党和宗教政党分裂,从而削弱了反对阿拉伯独裁政权的民主力量。”

作者还谈到了当时的英国人和法国人看待阿拉伯人的方式,尽管经历了多年的战争和饥荒,并且被剥夺了基本的必要工具以建设和保障国家独立,他们仍在这样的情况下继续组织政治行为。

作者强调,大马士革的阿拉伯社会成员阅读并采纳美国总统威尔逊的原则让她感到震惊,此外,她还对拉希德·里达在大马士革存在期间,对起草民主宪法和在这项运动中发挥的核心作用感到震惊。这项公民运动在后来采取了不同于“摧毁宗教阶级”的观念和态度。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联合国秘书长负责授权任命联合国各国问题特使,从利比亚问题到西撒哈拉和苏丹问题,但事实上,任命联合国特使与有影响力的国家意愿有关,这使其变成了一项任重而道远的任务。

更多文化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