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责土耳其干预利比亚纯属障眼法 法国试图以外交手段掩盖针对它和阿联酋的批评

法国为它与阿联酋向哈夫塔尔部队提供的支持进行外交掩护 (欧洲通讯社)
法国为它与阿联酋向哈夫塔尔部队提供的支持进行外交掩护 (欧洲通讯社)

法国网站“Mediapart”发布了尼古拉斯·雪佛龙与拉奇达·埃佐祖共同编写的系列报道——“从叙利亚到利比亚”。在这篇系列报道的第二部分中指出,自2011年以来,饱受战争摧残的石油国家利比亚正逐步沦为“第二个叙利亚”。

文章强调,指责土耳其对利比亚局势的干预,只是一种障眼法,因为真正催发并推动这场战争的,是向退役将军哈夫塔尔提供支持的其他势力。

这篇报道的结尾是土耳其在一年前伸出援助之手,挽救了唯一受联合国承认的利比亚合法政府——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并帮助它打破了哈夫塔尔对的黎波里的包围。

文章认为,土耳其的支持允许民族团结政府向哈夫塔尔的据点推进,哈夫塔尔是该政府位于利比亚东部地区的对手,通常,哈夫塔尔在国内被称为“强人”,并于2019年4月主导了针对首都的黎波里的军事攻击,从而使该国第三次陷入内战,破坏了艰苦的和平进程。

两名作者认为,即使土耳其的反对派,也认为土耳其对处于分裂状态的利比亚的干预,是出于意识形态的目的,但需要明确的是,土耳其首先是将这种干预,视为收回债务及参与利比亚重建的保障,在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于2011年倒台之前,这些项目曾吸引了土耳其境内的数百家公司及成千上万的劳工。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篇文章指出,土耳其在去年11月27日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了土耳其与利比亚大陆架之间的划界协议,从而为它在地中海东部寻求石油和天然气财富以抗衡塞浦路斯而找到了理由,但是此举激怒了欧洲,尤其是法国,后者谴责了协议中它所认为是“违反希腊与塞浦路斯主权”的内容。

强势地位

这篇文章还回顾了哈夫塔尔于2019年春季,在埃及、阿联酋、俄罗斯和法国的支持下,围攻的黎波里之后所发生的事件:土耳其无人机出现在利比亚上空,部分导致哈夫塔尔袭击失败的战役,此外,还有指控声称土耳其人将雇佣军从叙利亚和也门带到了利比亚境内进行作战。

与此同时,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发现,它在苏尔特市(利比亚60%的石油出口需要由此经过)以及贾法拉空军基地(所处位置允许对全国范围的空域进行管控)面前,处于强势地位,因此,该政府也毫无掩饰它的野心——希望能在重返斯希拉特协议和与班加西展开谈判之前,能通过与土耳其的合作而夺下上述两个目标。

正如两名作者所指出的那样,在这样的情况下,埃及总统塞西自6月20日以来便威胁称,一旦苏尔特与贾夫拉受到袭击,作为地区最大型的军队之一,埃及军队已经准备好直接进行军事干预,并且这项决定已经得到了议会的批准。而亲哈夫塔尔的托布鲁克议会则主动要求埃及进行干预,以在“迫在眉睫的威胁”面前“保护两国的国家安全”。

但是,土耳其在积极与向哈夫塔尔提供武装并组建地面部队的俄罗斯人进行有关利比亚停火问题谈判的同时,似乎并不担心与埃及发生直接对峙,特别是自塞西发动政变上台以来,埃及军队的重心一直放在控制国内局势上。此外,来自伊斯坦布尔库尔特大学的地缘政治专家博拉·拜克特尔表示,还有很多其他的限制,阻止埃及在利比亚境内陷入全面战争。

研究中东问题的专家们指出,在美国已经达成了一种重要的共识——存放在哈夫塔尔基地内的14架俄罗斯战斗机,在利比亚构成的威胁要远远大于土耳其干预所产生的威胁。这些专家还指出,欧洲在立场上出现分裂,俄罗斯愿意向民族团结政府开放贾夫拉,因为有报道称,与克里姆林宫相关的瓦格纳集团雇佣军已经离开了当地。

这篇文章还回顾了今年7月初发生的一系列空袭,并认为这些空袭摧毁了土耳其部署在瓦提亚基地的防御及电子干扰系统,在距此不到24小时之前,土耳其国防部长胡鲁西·阿卡尔访问了的黎波里,并宣布“土耳其绝不会离开利比亚”的立场。

前任官员马汀·高尔坎表示,这场袭击的肇事者尚未得到确认,“我们可以将其看作是对土耳其防空系统能力的考验,因此,它的失败暴露了土耳其在该地区的弱点,此外,这场袭击还表明,利比亚的代理人战争,可能会失控,并迅速转变为常规的军事冲突”。

土耳其与俄罗斯

其他分析人士指出了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与土耳其在取胜过程中存在的风险。布鲁金斯学会发表的一篇文章认为,“如果哈夫塔尔的支持者放弃了控制整个国家的目标,改而专注于巩固东部地区的自治权,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土耳其的自信心就可能转变为对未来局势的错误评估。”

该智库在这篇文章中警告称,“即使是俄罗斯与土耳其可能签署协议,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可能只会导致利比亚在事实上的分治,继而使这场冲突进一步在其国内扩大,造成联盟瓦解,并允许民兵组织在地方层面上争夺权力和资源。”

两名作者指出,在美国人的默许之下,土耳其已经立足于利比亚西部地区,并成为了一支在实施调解或战争过程中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而俄罗斯仍将支持哈夫塔尔阵营。

文章指出,土耳其与俄罗斯一起合作,将无助的欧洲人边缘化,并改变了实地的力量平衡,以及与二者结盟的两个阵营之间的战略和外交平衡,正如在叙利亚发生的情况那样,二者又在利比亚证明一个事实——两国能够在同一个军事与政治场景内, 既是对手又是合作伙伴。

但是,据两名作者透露,土耳其成为了引发国际愤怒的焦点,并受到了来自欧洲特别是法国的批评。法国已经与土耳其进入了外交对峙,法国总统马克龙还指责土耳其在利比亚冲突中负有“历史与刑事责任”,甚至发展到质疑土耳其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中的成员国资格的地步。

日内瓦人道主义对话中心顾问、前任驻的黎波里外交官员帕特里克·海姆萨德表示,“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大部分法国媒体的言论都令人感到担忧,因为这些言论将土耳其塑造成了新的威胁,然而事实上,阿联酋或法国通过武装哈夫塔尔,在利比亚发挥了大得多的负面作用。”

研究人员贾利勒·哈尔沙维补充称,“在土耳其人进行干预之前,阿联酋的干预就已经存在,后者在2019年4月至12月期间,组织了1000多次空袭以支持哈夫塔尔及其军队,但是,在法国却没有人谈论这件事,因为阿联酋是我们的朋友,法国为保障阿联酋或哈夫塔尔不受批评而提供了外交掩护。”

国际立场的双重标准

研究人员侯斯尼·阿比迪指出,目前已有包括法国在内的20多个国家,不同程度地参与了利比亚冲突,“它们唯一的目的就是维护自身的利益”,该研究员还指出,这些外国势力的影响阻碍了利比亚的和平,因为它“放大了利比亚的内部分歧,在当地创建了新的联盟,并破坏了利比亚和联合国方面的所有政治倡议。”

两名作者指出,早在15个月前,哈夫塔尔并非是依靠自身的力量而对的黎波里发动了军事攻击,而是受到了其他强大的外国势力的支持,例如埃及、阿联酋和俄罗斯的政治和军事支持。俄罗斯向哈夫塔尔提供武器与雇佣军,法国也一直在维护它,法国也对利比亚自法国前总统萨科奇在2011年发起了这场冒险以来,使该国所陷入的泥潭负有很大的责任。

文章的两位作者还指出,法国是第一个秘密保护并帮助哈夫塔尔的国家,尽管没有正式承认哈夫塔尔部队的合法性,并且还保持着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进行官方沟通的渠道。

正如两名作者所说,外部势力的大幅重合以及联合国安理会内部的分歧规模,使联合国特使格桑·萨拉玛都不禁表示,“我从来没有见过我们所说的与所做的之间存在过如此巨大的分歧,正如我在利比亚看到的那样。”

萨拉玛还认为,“这就像是安理会大多数成员国在背后插上的一刀”,对此,他解释称,”我无法发挥任何作用,因为就在的黎波里受到攻击的那天,哈夫塔尔得到了他们大多数人的支持,而我们在利比亚发出的批评根本无法制止这场袭击。”

另一位利比亚问题专家沃尔夫拉姆表示,“当我们知道这场整场战争完全是得益于其他与哈夫塔尔相关的力量所提供的支持时,而且这种支持根本没有受到过质疑,我们便可以明白,指责土耳其人的干预,这从很大程度上只是一种障眼法。”

作者得出结论称,土耳其的干预,使自2019年4月以来崩溃的外交势头再次恢复,也让西方人重新回到谈判桌,迫使欧洲人履行承诺,就像一月份的柏林会议一样。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表示,美国高度关注利比亚局势升级,反对和谴责外国势力通过派遣雇佣军和使用特种部队等方式军事干预利比亚危机,他补充说,利比亚冲突中没有胜者。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