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中东:库什纳能否说服沙特王储出席阿联酋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仪式?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利雅得接待到访的库什纳与伊万卡夫妇 (路透)
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利雅得接待到访的库什纳与伊万卡夫妇 (路透)

美国总统首席顾问兼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将率领着一个由以色列和美国官员组成的大型代表团,于本月31日到访阿联酋阿布扎比。

库什纳在本月30日从以色列开启了他新一轮的中东之行。他将在以色列过夜,并于31日早晨乘坐途经沙特领空的直飞航班前往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据悉,这趟航班号为971,也是阿联酋的国际代码。

美国媒体报道称,库什纳的首先目标是说服阿拉伯国家领导人参加将于今年10月在白宫举行的签字仪式,以庆祝阿联酋和以色列之间实现关系正常化。

在阿联酋与以色列宣布双方正式建立关系的几天之后,阿联酋赶在贾里德·库什纳到来之前发布了一项法令,结束了该国对以色列的商业抵制。

以色列媒体报道称,库什纳试图说服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前往华盛顿参加以色列与阿联酋关系正常化协议的签字仪式。

报道补充称,库什纳及其助手正对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施加压力,要求他同意在本月31日派遣沙特高级特使前往阿布扎比,并与同时抵达的美以两国代表团一起努力,以最终敲定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协议细节。

据报道,沙特皇室内部对沙特与以色列的关系问题存在分歧,一方面,萨勒曼国王反对该国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但另一方面,他的王储却对以色列及与之实现关系正常化持开放态度。但是,沙特目前尚未就此采取最终决定。

对伊朗的担忧

报道指出,库什纳将敦促沙特王储前往华盛顿参加阿联酋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签字仪式,同时还将警告他,乔·拜登赢得总统选举所可能产生的危险,因为拜登愿意与伊朗进行谈判,从而将降低沙特在华盛顿的地位。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援引外交官员及国会议员的话报道称,库什纳正在讨好数名阿拉伯国家领导人,以敦促他们参加签字仪式,而这个目标也是他在该地区的任务议程中的一部分。

官方消息人士指出,受到邀请的人员可能包括来自埃及、约旦、巴林和阿曼的领导人,报道补充称,其中部分国家正在研究参加这场典礼的可能性,以及派谁作为代表出席。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补充称,特朗普接近中东并不是为了实现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之间的和平,而是旨在建立一个反对伊朗的地区联盟。

据美国与外国官员透露,库什纳将与多位阿拉伯国家领导人谈话,并说服对方相信与伊朗结盟才是他们最佳的选择,一旦民主党候选人拜登赢得了计划在今年11月举行的美国总统大选,那么该联盟也将成为他们的一个有效保险箱。

失败与成功

上述这些努力突显了库什纳所肩负的任务,他在某些问题上取得了明显的成功,又在另一些问题上遭遇了失败。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崛起

库什纳支持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取代前内政大臣穆罕默德·本·纳耶夫,而成为沙特王储,并在这个过程中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也很高兴能够拉拢这位年轻的沙特亲王,认为他将是实现美国对中东地区新愿景的重要因素,这将直接服务于美国的利益和目标,并向美国的盟友以色列提供保障,以获得与沙特这个在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世界都举足重轻的国家公开升温的关系。

封锁卡塔尔

记者维姬·沃德在其著作《库什纳的组织:贪婪、野心与腐败》中指出,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与特朗普前首席经济顾问加里·科恩都强烈反对库什纳处理中东问题的立场与方法。

书中指出,沙特与阿联酋在2017年6月发起了反对和封锁卡塔尔的运动,但是特朗普却在这项运动初期突然给予了支持的态度,蒂勒森谴责库什纳在特朗普的这种态度中存在的作用,认为库什纳与特朗普根本不知道美国事实上还在卡塔尔派驻了数千名士兵。

但是库什纳后来却在支持沙特和阿联酋的立场上遭遇了失败,特别是在美国与卡塔尔之间建立了战略对话之后。

当特朗普在白宫接待到访的卡塔尔埃米尔时,库什纳遭遇的这场失败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自那时起,美国与卡塔尔的双边关系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长足的进展。

卡舒吉遇害案

另一方面,库什纳并不过多谈论沙特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内遇害的问题,据悉,施害方是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存在关系的多名沙特官员。

库什纳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电视访谈时,对卡舒吉遇害案发表评论称,“美国在中东的战略政策首先会考虑美国的利益,我们的总统非常重视美国的利益,我们将先考虑我们的战略利益,在此基础上再考虑如何使之与其他国家的利益相符,我们也将为此而努力。”

库什纳补充称,白宫应当“在卡舒吉遇害的后果与美沙共同利益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

部分国内问题

库什纳在改革刑事司法项目的问题上,成功拉近了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的立场,特别是与受到指控的少数族裔相关的问题。

但是在移民问题上库什纳却遭遇了失败,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都坚持着极端的立场,库什纳未能拉近双方的观点。

库什纳将走向何方

美国存在一种“旋转门”机制,在这种机制之下,某些精英可以利用选举进入政府的重要部门,并在任职期满之后离开白宫以投身于私营企业或是加入研究智库,等到其所在党派再次上台后,再度进入政府的重要部门。

库什纳曾在2019年夏季主持召开了麦纳麦研讨会,并在会议上提出了他对中东和平的经济构想,但是他提出的这些愿景不过是拼凑了世界银行、美国国际合作署等机构,以及麦肯锡、埃森哲等咨询公司所提出的宏观构想。

特朗普可能会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遭遇失败,或者最晚于2024年离开白宫,届时,库什纳将值39岁或是43岁。

许多评论员认为,如果特朗普在即将到来的11月选举中被击败,那么库什纳将不会拥有任何政治前途,因为美国未来的任何一位共和党总统都不会向他求助,他的政治事务也将因此关闭,因为无法想象库什纳能被提名参加任何选举,因为他根本具备能够吸引选举人群的个人魅力和杰出才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通讯社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记者凯伦·图莫尔蒂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批评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事关美国国家安全的重要任务委派给以其女婿贾里德·库什纳为领导的小组,为医院及其他抗击新冠疫情的前线机构提供重要物资和防护设备。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