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主导苏丹东部事态发展?被指控的4个国家

平民参加苏丹民主抗议活动(路透)
平民参加苏丹民主抗议活动(路透)

苏丹官员表示,这是苏丹第五次爆发部落冲突,利用达尔富尔等民族之间的历史性对抗引发冲突,与此同时,外国势力在红海港口地区影响力日益增长。

在过去几个小时里,安全增援部队抵达了苏丹主要港口苏丹港——该港口位于首都喀土穆东北675公里处,以遏制巴尼·阿米尔(Beni Amer)部落与努巴(Nuba)部落之间的武装冲突。

据苏丹内政部称,这两个部落不断爆发的武装冲突,迄今为止已造成32人死亡,116人受伤。

与此同时,由于胡达达瓦部落首领艾米·塔拉克领导的抗议活动,卡萨拉州新州长阿玛·萨利赫(Ammar Saleh)的任命仍被暂停,这场抗议活动在该地区三个州产生了广泛影响:加达里夫(Gedaref )、卡萨拉(Kassala)和红海州。

阴谋论

苏丹总理媒体顾问费耶兹·塞利克(Fayez Al-Selik)表示,鉴于爆炸性的安全局势和明确的政治规模部落冲突,阴谋论观点因外国对苏丹战略东部地区的干预存在而得到了加强。

当被问及苏丹东部地区是否正在分裂时,塞利克表示,“我们正在考虑所有情况。东部是重要地区,因为它俯瞰着红海。”

塞利克还补充说,当谈到有关苏丹五个战略要地话题时,苏丹总理阿卜杜拉·哈姆杜克谈及红海地带和该地区出现的经济和投资活动,并建议就苏丹东部地区召开相关会议。

但是,苏丹港南部港口工人协会成员阿布德·谢尔比尼直接指控阿联酋是苏丹东部地区发生事件的幕后主使,而阿联酋对苏丹的红海港口抱有雄心。

垂涎于港口

谢尔比尼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许多人认为,占领苏丹港口的努力以取消菲律宾公司合同而告终,但这些努力才刚刚开始重新出现在苏丹港口发生的事件中,并重新出现在卡萨拉的抗议活动及巴尼·阿米尔抗议任命州长的活动中。

2019年8月,苏丹当局在苏丹港口管理局工作人员罢工压力之下,取消了与总部位于迪拜的一家菲律宾公司签署的有关管理和经营苏丹港南部集装箱码头的合同。

去年早些时候,苏丹港南部码头沿海站总工程师萨米·萨伊格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阿联酋正致力于通过迪拜港口公司控制红海港口。

根据谢尔比尼说法称,工人反抗阿联酋占领苏丹港口的努力不会停止,并对通过所谓的“智能国家伙伴关系”来控制港口的计划。

谢尔比尼表示,以总理哈姆杜克副手、过渡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穆罕默德·哈姆丹·达克卢(哈米达蒂)为首的经济委员会,未能通过军方国防工业体系发展港口,因为后者具有制造坦克的经验,却不具备管理港口的能力。

干预苏丹事务的4个国家

奥斯曼·法克雷——他是东方事务专家、退休的警察——警告该地区4个国家对苏丹事务的干预,并指控这些国家以各种动机破坏苏丹东部地区稳定。

法克雷表示,沙特阿拉伯在红海拥有多个项目,埃及不希望在其邻国进行民主试验,在巴尼·阿米尔部落支持下,阿联酋资助并计划苏丹东部朱巴谈判,以牺牲贝扎(Beja)部落利益,而厄立特里亚则试图浑水摸鱼以获取收益。

法克雷——根据他的安全经验——强调称,有多次渗透和情报之手煽动了苏丹东部局势,这导致苏丹中央政府关闭与厄立特里亚的边界,并断绝了与厄立特里亚的关系,后者不断扩大在该地区的霸权和主权。

这位东方事务专家建议苏丹中央政府应迅速遏制该地区紧张局势,因为这种紧张局势正在朝着达尔富尔迈进,这将使达尔富尔地区遭遇比此前发生事件更加痛苦的经历,因为苏丹东部是战略地区,并更加靠近中央政权。

政府的沉默

法克雷对苏丹中央政府的沉默表示惊讶,阿联酋呼吁苏丹东部地区民间领导人与阿布扎比王储顾问穆罕默德·达赫兰进行会晤,与此同时,有报道称,苏丹港口事件的肇事者据信是是厄立特里亚人。

法克雷指出,从前红海州州长顾问职位角度分析,他认为苏丹港部落冲突中有关安全部门报道相互矛盾。

这位东方事务专家解释称,最近驱逐出城的快速支援部队缺乏与平民相处的经验,在苏丹北科尔多凡州(North Kordofan)欧拜伊德市(El-Obeid)爆发示威抗议之后,快速支援部队使用武力恐吓平民的举动进一步加剧,在欧拜伊德市爆发示威抗议过程中,快速支援部队成员被指控屠杀参与示威抗议的学生。

在过去两天中,联邦政府从警察中央后备力量和快速支援部队调取兵力,向苏丹港口派遣了大批部队,与此同时,州政府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致力于实现平静

半岛电视台阿文网报道称,在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主持下,国防和安全委员会以及主权委员会所有成员、总理、陆军总司令以及国防、内政、外交、司法和财政部长正在就苏丹东部地区事态发展召开会议。

在内政部长听取了塔里菲·伊德里斯中将就苏丹港和新哈法加市(New Halfa)发生事件进行安全解释之后,批准组建苏丹东部事务委员会。

与此同时,苏丹东部地区民间管理机构代表团——胡达达瓦部落首领艾米·塔拉克率领该代表团——抵达喀土穆,并与总理、主权委员会成员及自由与变革力量——该组织是过渡政府的政治孵化器——领导的政府官员进行了会晤。

和平研究员、哈姆杜克办公室前负责人阿卜杜拉·迪达恩(Abdullah Dedan)提出建议称,尽管目前非常重要,但不要依赖于安全解决方案。

阿卜杜拉·迪达恩解释称,苏丹东部地区人民是被边缘化的受害者,自苏丹独立以来,这种边缘化已经持续了60多年。因此,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不是指控政府的过失或无能,重要的是各政治力量和民间力量的团结,以确保我们不会陷入种族冲突。

迪达恩还表示,“所有人都必须参与其中。我们需要大胆和坦率,与各方进行交谈,以了解他们为什么互相残杀?持有武器的所有各方都拥有不同的动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