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政府如何使美国介入伊拉克?

2020年7月30日,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为刘易斯举行的葬礼上发表讲话 (路透)
2020年7月30日,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在佐治亚州亚特兰大为刘易斯举行的葬礼上发表讲话 (路透)

雅各布·希尔布兰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份报告,他在报告中回顾了罗伯特·德雷珀的《发动战争:布什政府如何使美国介入伊拉克?》一书,该书根据调查、近期解密的政府文件以及对数名美国国家安全前官员的采访撰写而成。

德雷珀在书中谈到了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领导的政府在推翻伊拉克时任总统萨达姆·侯赛因时使用的伎俩。德雷珀曾在2007年根据对布什总统本人的多次采访出版的书中谈到了总统对此事的立场。

本书没有任何“爆炸新闻”,而是揭示了布什政府如何对伊拉克发动战争,并解释了布什如何就伊拉克问题作出坚决推翻萨达姆的决定。

德雷珀回忆说,冲突的基础在1990年代后期由华盛顿的“军事智囊团”建立。

1998年发生了两件大事,第一件事是国会批准《伊拉克解放法》和比尔·克林顿在法案上签字,伊拉克侨民艾哈迈德·沙拉比、保罗·沃尔福威茨等新保守派盟友对此表示支持,这是美国推翻萨达姆政权的第一步。

第二件事是国会成立了美国弹道导弹威胁评估委员会(又名“拉姆斯菲尔德委员会”),为前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保罗·沃尔福威茨及其他人士提供了一个高级平台,弥补对朝鲜、伊朗和伊拉克潜在危险缺乏预见的中央情报局工作。

该委员会特别关注伊拉克获得核武器并“在短时间内”瞄准美国的场景。

2001年911事件过后,事情变得更加严重。依据数来年关于外部威胁的警告,拉姆斯菲尔德和保罗·沃尔福威茨与副总统迪克·切尼合作宣战,并罢免了当时的国务卿科林·鲍威尔。

美国部队先前部署在伊拉克南部 (欧洲通讯社)

施压与炮制

德雷珀揭示了切尼和参谋长刘易斯·利比以及国防部官员道格拉斯·费思施加的巨大压力,要求情报机构提供甚至制造出支持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证据,同时他们声称萨达姆与基地组织有密切关系。

德雷珀在书中还谈到了前中央情报局局长乔治·特纳特,他在克林顿总统任期内被罢免后,拼命试图说服布什相信他的忠诚度以及他在反恐战争中的重要性。因此,在2002年10月,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鲍勃·格雷厄姆参议员问到,萨达姆和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之间是否确实存在任何联系,特纳特回答说,“存在表明伊拉克和基地组织有关的强有力报告”。这是切尼、利比、沃尔福威茨和费思一直想听到的回答。

考虑到切尼和其他人为将伊拉克描绘成美国的威胁而付出的一切努力,证据和细节还是否重要?

德雷珀在书中表示,对布什政府来说,细节完全不重要。2002年12月,科林·鲍威尔即将在联合国安理会发表演讲,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内进行了一场著名的会议,特纳特向布什保证,科林演讲中提到的支持入侵的证据非常有力。

担忧

鲍勃·伍德沃德在他的《攻击计划》一书中说,入侵伊拉克的决定令布什感到担忧,因此特纳特的确认“非常重要”。德雷珀不赞同这个观点,他表示,布什并不在乎证据,但特纳特的言论在消除布什对中央情报局能否找到足够证据的疑虑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布什的想法与其说清晰,不如说很简单,他认为萨达姆是一个应该被打倒的野兽。

布什在2005年的就职演说中试图将新保守主义意识形态转变为一项正式原则,他说:“美国的政策旨在支持每个国家和文化的民主运动和机构的发展,消除世界上的暴政。”

直到2006年共和党继续进行中期选举、拉姆斯菲尔德被驱逐和切尼被罢免,布什才开始放弃他在整个中东地区传播和平、友爱和谅解的幻想。

德雷珀表示,由于现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失败决定,布什可能对自己担任总统的时光留有怀念,但他会对自己的天真以及缺乏对战争成本及其后果的重视感到内疚。

苏联解体后,美国的势力达到顶峰,拉姆斯菲尔德和切尼的目标是确保美国至上,直到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极点。

他们以向世界传播民主为借口,抵制美国国内的形势恶化。尽管伊拉克已崩溃,但同样的动机仍根植于一直坚定推动伊朗政权更迭的特朗普政府之中。

德雷珀指出,发动战争将同样危害美国自身。

来源 : 纽约时报

相关文章

古希腊伊索寓言中有一个著名传说,讲述了一个为了好玩而撒谎的牧童。他在一个村庄附近,照看羊群时,会时不时会喊道“狼!狼!”,引起村民们慌乱赶来,只是为了嘲笑他们的天真。等到有一天,狼确实攻击了他的羊群,牧羊人的男孩喊道:“狼!狼!”——这次是真的。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报道了美国入侵伊拉克17周年事宜,该杂志提及,这场战争就像是美国决策界认知和见识的桂冠,并引用了西班牙哲学家若泽·奥尔特加·加塞特(JoséOrtega y Gassett)在20世纪初的一句话,“人类真正的宝藏是数千年积累的错误。”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