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受害者家属讲述寻找30年前被巴希尔处决的军官遗骸之路

1990年,巴希尔政权受到一场未遂政变的冲击,并因此处决了28名军官 (路透)
1990年,巴希尔政权受到一场未遂政变的冲击,并因此处决了28名军官 (路透)

1990年4月,28名苏丹军官因一场未遂政变而被前总统巴希尔处决。现在,30年过去了,这些受害军官家属的决心仍未动摇。当年,这些家属遭到逮捕或被开除职务,其中部分人甚至被迫移民,但是,他们仍然坚持要找到埋葬这28名军官的地点。

上周,苏丹总检察长办公室宣布,在喀土穆附近奥姆杜尔曼以西的一个沙漠地区,发现了一个乱葬坑,里面存在这些军官的遗骸。

1990年4月23日,即巴希尔通过政变上台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内,这些军官们企图发动政变而推翻巴希尔的统治。

今年61岁的律师法塔希亚·坎帕尔,是参与这场政变的装甲兵军官阿布·迪克的遗孀,这位军官遇害时年仅37岁。坎帕尔表示,“对于我们而言,那就是一场屠杀。我的丈夫被法外处决,我们一直要求找到他们的坟墓所在。”

坎帕尔的丈夫遇害时,两人育有的3个孩子尚且年幼,“现在找到了他们的坟墓,我们的心情却喜忧参半,我们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想起了他们被杀害的方式。这是一场犯罪,我们必须审判肇事者,并将遇害的军官定性为烈士,为他们举办军事葬礼并重新安葬他们的遗体。”

 运动从未停止

在坎帕尔位于喀土穆南部的家中,她手里拿着一张丈夫身穿军装的照片,当时,他正在美国接受培训。坎帕尔提到,“我最后一次看见他是在斋月的27号。当天开斋之后,我们离开了他朋友的家,但是,他却没有跟我们一起回家,而是把我们送去了我父亲家里,他还告诉我,未来两天他会非常忙碌,他还给我一些钱,让我为孩子们添置过节的衣服”。

对她而言,这就是噩梦的开始。在第二天早上她醒来时,邻居们都在谈论一场失败的政变。在另外一名军官妻子的陪同下(这位军官同样也参与了这场政变),坎帕尔冲向位于自己家附近的装甲兵总部大门。在大门口,她看到丈夫原来的同事们都在回避她。“他们知道,我们的丈夫会被杀死。”

就在次日,即1990年4月24日,苏丹官方广播电台宣布处决了28名发动未遂政变的军官。广播电台公布了这批军官的姓名,其中就包括阿布·迪克。

坎帕尔表示,“我们的受害者家属运动是自发产生的,其中主要是妇女,此外也有父亲和子女。我们的问题是,他们是在哪个法院受审的,还有他们到底被埋葬在哪里。每年,我们都会为他们被处决的日子举行纪念,有时我们会在一个受害者家庭内会面,还有很多时候我们会选择一所高校进行会面。在倍受政权骚扰的年代内,我们还曾在开罗见面。”

高昂的代价

30年来,这些受害者家庭一直在追问:“他们的坟墓到底在哪里?他们的遗骸到底埋在哪里?”同时,这些家庭成员也为寻找答案而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坎帕尔表示,“有些人被捕,另一些人被移交司法部门,或者被开除公职,或者失去了原有的工作。部分人甚至被迫移民,但是,他们都没有放弃。”

埃斯玛特·米尔加尼是当年被执行死刑的军官之一,他的姐姐阿法芙·米尔加尼由于参与了受害者家庭运动,而被她所在的银行开除了工作。

而埃斯玛特军官的另一位姐姐——律师阿瓦提夫·米尔加尼则掩饰着泪水说道,“30年了,我们一直在寻找他们的坟墓。那是一场令人发指的罪行。他们没有得到审判。他们没有被带往法院,也没有受到调查。他们在被捕24小时后便遭到处决,并且被乱葬在一起,这侵犯了人类的基本尊严。”

自2018年底以来,反对巴希尔的抗议运动一直在喀土穆的陆军总部面前举行静坐示威,在此期间,遇害军官家属也搭起了一个帐篷,上面写着“斋月28日烈士家属”。

在这些抗议运动的压力之下,巴希尔在2019年4月被苏丹军方罢免,目前,苏丹正由一个包括来自抗议运动的代表、军方人士代表的政府进行统治,直至过渡阶段结束并举行选举。

这些受害者家属运动仍将继续斗争。该运动在其制定的一本小册子中写道,“运动致力于恢复被巴希尔推翻的民主统治,释放在押的政治犯,并把破坏宪法制度的人员绳之以法。”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