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本·萨勒曼未来及其对本·纳耶夫生命威胁的解读

华盛顿观察到本·纳耶夫(右)与本·萨勒曼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暗斗 (阿纳多卢通讯社)
华盛顿观察到本·纳耶夫(右)与本·萨勒曼进行了为期两年的暗斗 (阿纳多卢通讯社)

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通过数封信函告知华盛顿,他将推翻堂兄穆罕默德·本·纳耶夫后继任沙特王储,后者掌握了重要文件,并与美国执政当局保持有密切关系。

在这些准备信函中,穆罕默德·本·萨勒曼附上了在美国主要报纸拥有高水准评论作家的作品。

沙特驻华盛顿大使馆安排了本·萨勒曼与《纽约时报》著名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及《华盛顿邮报》著名作家大卫·伊格纳修斯(David Ignatius)之间的会晤。

在与这位年轻的王子在沙特使馆内度过了数小时之后,两位作家撰写了相关文章,反映了对这个“承担沙特改革任务”的年轻王子的钦佩。

伊格纳修斯在2017年4月提出质疑称,“这位年轻的王子可以重塑他的国家沙特阿拉伯吗?他可以使他的梦想成真吗?”

不到两个月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纳耶夫被罢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继任沙特王储。

但是美国精英改变了对这位年轻王子的态度,这是因为他的立场和政策对也门造成了无休止地人道主义悲剧,此外,本·萨勒曼使用铁腕打击国内外的所有反对者和独立人士,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沙特记者卡舒吉,后者在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被残酷杀害。

几天前,伊格纳修斯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的文章中谈到了前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纳耶夫的崛起,随后又在现任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手中悲剧性倒台,并警告称,本·纳耶夫可能面临审判,这再次说明了华盛顿在沙特统治继任问题中发挥的重要作用。

华盛顿与两位王子

华盛顿政府各部门非常了解穆罕默德·本·纳耶夫,他在2011年9月11日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领导沙特阿拉伯的反恐计划,并与美国情报机构进行广泛协调。

虽然华盛顿在他担任国防大臣之后才开始了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此前,他的父亲于2015年初成为沙特阿拉伯国王。

自2015年中期以来,现任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与前王储穆罕默德·本·纳耶夫就在华盛顿的影响力问题爆发了暗斗。

当时任沙特内政大臣的穆罕默德·本·纳耶夫于2017年5月与游说公司“索诺伦政策集团”(Sonoran Policy Group)签约时,两人之间的暗斗计划开始向公众显现,而“索诺伦政策集团”与特朗普政府关系亲密,并致力于为华盛顿特区的利益和目标服务。

沙特内政部与游说公司签署的合同明确承认两人争夺在美国的影响力,因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此前按建立的研究机构和游说公司直接服务于他在华盛顿的利益。

在内政部签署合同五周后,也就是2017年6月21日,沙特王储兼内政大臣穆罕默德·本·纳耶夫被推翻,并被剥夺了所有职位,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继任沙特王储。

华盛顿重返战场,正如《纽约时报》几周前透露,一些被囚禁的沙特王室成员通过调解员,试图推动特朗普政府结束现任沙特王储对他们的政治迫害。

国际政策研究所研究员本·弗里曼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指出,“不可否认,美国在沙特阿拉伯王国的继承斗争中发挥了作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期待着特朗普的支持,本·萨勒曼的所有努力都取得了成功。”

但是,前中情局官员布鲁斯·里德尔(Bruce Riedel)不认同弗里曼的说法,他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表示,“华盛顿正在远处关注沙特阿拉伯的继任问题,但特朗普总统发出了多个信号,表明他支持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对本·纳耶夫生命的担忧

布鲁斯·里德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强调称,“沙特王储逮捕王室高级成员的举动非常令人不安。我对穆罕默德·本·纳耶夫的生命表示担忧,很明显,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将穆罕默德·本·纳耶夫视为对他的巨大威胁。”

另一方面,弗里曼则认为,本·萨勒曼在执政三年后能够控制对手的财富、逮捕并折磨他们,“直到他的政治对手和反对者被杀害之后,没有任何派系会对本·萨勒曼构成威胁。”

弗里曼认为,本·萨勒曼以腐败指控为借口,以消除像穆罕默德·本·纳耶夫这样的主要竞争对手。“本·萨勒曼过去曾采用这种方法,以腐败指控为理由从富裕的政治对手那里获取钱财并巩固权力,这是本·萨勒曼自三年前控制沙特阿拉伯管理基金会的一种做法。”

根据弗里曼的说法称,华盛顿了解到“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打击腐败只是通过逮捕政治对手来扩大其政治控制的举措。”

乔·拜登对本·萨勒曼的立场

随着美国总统大选还剩不到四个月的时间,这场大选可能会导致本·萨勒曼在白宫坚定盟友的失利,乔·拜登上台对沙特王储来说是一个非常令人不安的情况。

拜登代表了民主党的传统趋势,但是这种趋势承受着不断发展变化的压力,这种变化趋势要求政变美国的传统政策,特别是想要改变华盛顿与第三世界独裁政权的关系。

因此,自从拜登获得民主党总统提名以来,他表现出色就不足为奇了,而拜登重点关注特朗普对全世界独裁者的支持记录。

拜登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强烈批评“特朗普对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无限支持。”拜登指出,“特朗普为沙特王储不真实举动寻找正当理由,这损害了美国及其国际声誉。”

拜登还呼吁终止美国对沙特阿拉伯在也门发动战争的支持,他在总统竞选期间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副总统拜登认为美国必须停止对也门战争的支持,并停止就也门战争向沙特阿拉伯提供空白支票。”

发表上述声明之前,特朗普利用否决权否决了国会终止美国对也门战争军事支持的决定。

本·弗里曼认为。“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对与特朗普及其内圈——特别是贾里德·库什纳——强烈建立关系要求的投资,比他想像得要多。特朗普对本· 萨勒曼的支持有助于扩大他对沙特统治联盟的强大控制。”

弗里曼认为,一旦拜登上台,本·萨勒曼将怀念“特朗普一再反对共和党和民主党领导人支持的国会举措,而这促使沙特阿拉伯残忍杀害记者卡舒吉后有罪而不罚。”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在英国网站“中东之眼”发布的一份报告中,作者大卫·赫斯特称,3年前的斋月,沙特王子本·萨勒曼的阴谋得逞,成功推翻他的兄弟穆罕默德·本·纳耶夫,接任王储,并在麦加天房附近的一处王宫中获得了家族的支持。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