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威特正在为地区问题立场付出代价?

分析人士认为兄弟会是科威特政治体系的一部分 (半岛电视台)
分析人士认为兄弟会是科威特政治体系的一部分 (半岛电视台)

科威特过去数天见证了愤怒之情的爆发,这是由于外部电子网路用户对该国部分政治象征和派系进行反复攻击。

科威特推特用户通过网络空间——发起攻击的领域——为捍卫科威特做出了反击,他们表示,这是为了应对这些频繁的骚扰和小规模冲突,哪怕这些攻击以各种借口和论据为理由,其中过去几小时内转载最多的主题标签是“科威特红线”。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外交部长阿卜杜拉·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发布了科威特著名思想家阿卜杜拉·纳菲西(Abdullah Al-Nafisi)分段旧视频短片之后,愤怒之情达到了巅峰,这个视频短片暗示纳菲西支持极端主义组织,推特用户们对此做出回应称,在有关纳菲西的此前视频中似乎还有其他内容,同时,推特用户互动频率最高的主题标签是“阿卜杜拉·纳菲西”和“纳菲西代表我”。

观察员们强调称,亲近部分阿拉伯国家的“电子苍蝇”不遗余力地攻击科威特并侮辱其象征,要求外交部与施虐者对峙,就像对科威特侨民提起许多诉讼的兄弟国家使馆一样,其中有多人因为侮辱兄弟国而被捕入狱。仅这段由阿联酋外交部长发布的视频短片就引发了科威特极大的愤怒,此前,他转载了很多关于科威特和伊斯兰宪法运动组织(科威特穆斯林兄弟会)的相关报道。

亲政权的沙特阿拉伯作家和学者图尔基·哈马德(Turki Al-Hamad)在推特上发表推文引起了各派别的愤怒,他发表推文称,“就对科威特的热爱而言,我想说,只要政治派别主义的两个政党控制科威特,并且每个忠于科威特的人都与其没有关系,那么科威特就没有前途了,即穆兄会、忠于土耳其、政治上的伊斯兰主义及对伊朗的忠诚……”。

科威特记者达哈姆·卡塔尼(Daham Al-Qahtani)对哈马德的推文做出回应称,“尽管俄罗斯、奥斯曼帝国、伊拉克和伊朗野心勃勃,但我仍请求真主治愈批评科威特的综合症。”

人权活动家哈迪尔·布盖里斯·哈姆达呼吁吞噬他的诱惑,指责他对科威特社会的伪善,并强调称,科威特的文化、政治和宗教多样性是美好的,我们大家都爱我们的国家。

科威特大学政治学教授阿卜杜拉·阿尔·谢伊吉(Abdullah Al-Shayji)认为,科威特正在为多个问题支付立场税,而科威特的立场似乎与该地区其他各国态度和所持立场有所不同,特别是科威特对进入第四年的海湾危机持中立立场,其在过去四年中致力于弥合裂痕并促进和解。

谢伊吉——在致半岛电视台阿文网的一份声明中——表示,科威特在诸如也门和利比亚以及拒绝关系正常化等其他问题上所持立场。由于各个问题相互冲突而没有得到任何当事方的任何支持,他并指出,科威特拒绝关系正常化的立场,以及最近反对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地区的立场,均来自政治领导层,并经过国民议会议长、各政治力量和人民的同意,科威特所持的这些立场成为了其被攻击的理由,并以攻击穆斯林兄弟会为借口。

谢伊吉解释说,根据不干涉他国内政和尊重阿拉伯国家联盟宪章原则,反对将任何海湾国家或阿拉伯国家作为攻击目标,但有一些国家利用这些漏洞以及科威特人物的言论来对科威特展开攻击,这些科威特人物呼吁该国在海湾政权中加强与这些国家政治路线不同的组织,他并表示,科威特法律不允许任何公民或政党干预、延长或威胁兄弟国,因此,只要有可能对这些国家提起诉讼,并附有证据表明其立场对其安全构成威胁,就不必使科威特卷入这场冲突。

这位教授还表示,试图通过施压迫使科威特将穆兄会归为恐怖组织的企图是不会实现的,因为科威特——就像西方世界、美国以及大多数阿拉伯和伊斯兰国家——并未以这种方式将兄弟会归类,同时,穆兄会是科威特政治体系的一部分,就像约旦一样,穆斯林兄弟会在立法委员会中拥有代表席位,在巴林和突尼斯议会中也拥有代表。

谢伊吉还表示,有一些阿拉伯国家希望科威特在对待正常化问题时所持立场不要更加“鹰派”,他并指出,以色列《国土报》两周前报道称,科威特是该地区最反对关系正常化的海湾国家,因此其他国家此前曾用过很多大量合作,例如巴林举行的经济会议,以色列总理对阿曼苏丹国的访问,以色列文化部长对阿联酋的访问,以及卡塔尔接待了部分运动队,此外,一些沙特人士也对以色列进行了访问,尽管没有官方公开宣布访问者的身份职位。

谢伊吉表示,科威特也正在为对也门、叙利亚和突尼斯问题所持立场支付费用,因为科威特一直向这些国家中的部分国家提供援助和贷款,这与其他海湾国家的做法不符,他并强调称,科威特的立场原则上是不干涉他国内政,这一原则在科威特独立时就已经确立,因此,没有任何政治项目或议程,其作用仅限于提供有助于繁荣、防止战争和瓦解解体的援助,鉴于此,我们看到所有人都将科威特视为危机调解人,这让那些希望结盟的政党感到不舒服。

民主论坛前秘书长阿里·阿瓦迪(Ali Al-Awadi)对穆斯林兄弟会组织 直接目标进行了阐释,无论在科威特国内还是国外,这都是针对运动的一个良好借口。

阿瓦迪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阿文网采访时补充说,如果这些人相信司法机构,那么他们应该诉诸司法来证明此事是否正确,而通过社交媒体展开相互攻击的行为是被反对的,特别是如果我们将攻击行动与即将举行的议会选举竞选活动联系起来看的话。

阿瓦迪谴责将科威特境内穆斯林兄弟会定为刑事犯罪的私人呼吁,并强调称,伊斯兰宪政运动是一个自1991年以来就存在的政治组织,就像其他组织一样,即使没有法律将每个人的存在合法化,但其是通过实践而存在的,他并表示,将兄弟会定为刑事犯罪将为以下后果打开大门,即在兄弟会追随者寻求依法建立框架并将其制度化之时,尽管这些派别的意识形态有所不同,所有这些都将成为对科威特的最迟和最后忠诚源泉。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