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25周年祭:世界为何不再打击战争罪?

作者:最近发生的变化造成了这样一个事实,即正义之手已经无法再触及战争罪犯
作者:最近发生的变化造成了这样一个事实,即正义之手已经无法再触及战争罪犯

波黑塞族军队在1995年夏对斯雷布雷尼察的波斯尼亚穆斯林实施大屠杀,造成8000多名穆族人死亡,在这场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25周年祭到来之时,这场大屠杀的第一责任人姆拉迪奇也已经被关在海牙的监狱内达9年之久。

但是,在这场可怕的大屠杀过去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后,全世界却似乎已对这些残酷的罪行习以为常,发生在叙利亚或也门的大屠杀,也不会再像过去那样成为新闻头条。

英国《卫报》杂志国际事务编辑朱利安·伯格以此为开篇,发表了题为《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25年纪念……世界为何对打击战争罪行失去了兴趣》的文章,并在文章中着重讨论了全球最近几年发生的变化,认为这些变化制造出这样一个事实,即正义之手已经无法再触及像姆拉迪奇那样的战争罪犯,或是危害人类罪行的肇事者。

区别何在?

作者朱利安认为,“波斯尼亚屠夫”姆拉迪奇,不再占据战争罪和危害人类罪的首席,他现在已经有了很多竞争对手,其中部分甚至比他还要残酷和暴戾,只是,他们之间的唯一区别是,姆拉迪奇已经被捕,并且接受了正义的制裁,而其他那些人却逍遥法外。

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简称前南法庭)曾指控姆拉迪奇和其他90名波斯尼亚塞族人,1995年7月在斯雷布雷尼察犯下的种族灭绝罪罪名成立,这场屠杀的受害者是8千名男性及青少年,当时,姆拉迪奇率领军队针对波斯尼亚东北部不同地点内隶属联合国的“安全区”发动袭击,他们向这些穆族人开枪,并对他们实施大规模的处决。

作者朱利安指出,这场审判是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社会,为找到防止种族灭绝事件再次发生的方法而付出的努力。联合国在对波斯尼亚和卢旺达发生的种族灭绝事件之后确立了“保护责任”的原则,而且这项原则已经在2005年正式通过,这项原则规定——“国际社会有义务在国家不保护其人民的情况下进行干预”,并为此成立了专门的法庭,旨在将参与种族灭绝的人员绳之以法。

朱利安还指出,这些专门的法庭所出台的裁决,反映了人们对实现正义所存在的普遍热情,能够促使世界在面对残酷罪行时付出更多的努力,尤其是在冷战之后。

作者朱利安援引美国前战争罪案件大使、曾在几个专项法庭的建立过程中发挥核心作用的大卫·舍弗尔的评论称,“这是令人振奋的几年……我称之为战争罪法庭的塑造年,我们目前只有纽伦堡和东京模式,在90年代初期,我们重建了这些模式,并在整个90年代持续对其进行完善。”

转折点

作者朱利安认为,对利比亚事务的干涉、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之死,还有此后该国所陷入的分裂,标志着国际干预战争罪案件时代的结束。

朱利安还指出,有许多因素造成了这样一种气氛,使得国际社会难以承担其肩上的义务,这也使人们很难想象,对发生在叙利亚、也门或者缅甸的战争罪行进行审判的可能性。

这些因素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干预利比亚事务一年之后重掌政权,他所采取的政策,使俄罗斯走上了与西方对抗升级的道路。

此外,阿拉伯之春也最终变成了叙利亚的大屠杀,对各种多边机构不屑一顾的特朗普,也在2016年成为了美国总统。

作者朱利安援引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发言人、波斯尼亚难民内尔玛·格拉西奇的评论称,“在干预利比亚所采用的方式之后,所有人都出现了一种犹豫不决的状态,但是,我们允许发生在叙利亚的一切,对我们的良知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与侮辱,近十年以来,屠杀或酷刑至死等行为,似乎已经成为非常正常的事情”。

挫败正义

作者朱利安指出,特朗普政府近期对国际刑事法院的抨击,是又一个推动国际社会的承诺落空的事件,尽管该机构承诺不会让残酷的反人类罪行重演,但是,它自成立以来,其权限就受到几个大国的严格限制。

最近几周内,特朗普政府威胁该法院的官员及其家属,如果该法院对美国及其盟国在阿富汗或在约旦河西岸以及加沙地带的行动进行调查,那么他们必将受到制裁。

美国前任大使舍弗尔评论美国对国际刑事法院发出的威胁称,发生的一切是我们自己的失败,这会破坏美国的公信力,并在寻求实现公正与法治的过程中限制它的能力,还将限制它阻止境外发生野蛮罪行的能力。

此外,来自荷兰乌得勒支大学的历史学家伊娃·福库西奇评论称,“全球官员关于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杀不会重演的承诺,在我看来没有任何意义,特别是在叙利亚发生的暴力事件之后,这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毫无意义的空洞口号。”

但是,福库西奇认为,在有关追究战争罪责任的问题上,我们还没有完全失去希望,毕竟对姆拉迪奇和其他人的审判,已经成为历史难以抹除的标志。

福库西奇补充称,“在前南斯拉夫和卢旺达问题法庭成立之前,我们还能够通过理性去预判,在内战或是独裁统治之后不会出现剧烈的反应,但是,我认为现在——在过去的25年内,我们看到了预期中存在的变化,这也引起了学者、研究人员和活跃人士要求调查问责的心理,因此,我认为事情已经无法恢复正常。”

特朗普对国际刑事法院的抨击,受到了该法院支持者的强烈回击,其中包括美国最亲密的部分盟友,他们不再对支持国际机构的保持沉默,这也将导致该法院启动选立新任检察官的程序,按照计划,法院将在今年年底之前进行审查,旨在使其行动更为有效。

来源 : 英国媒体

相关文章

今天10月30日,土耳其外交部召见了美国驻土耳其大使大卫·萨特菲尔德,此外,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两项决议草案,一项决议草案承认了亚美尼亚大屠杀,另一项则由于叙利亚北部的“和平之泉”行动施加制裁。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