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非调解未能达成结束马里危机的协议

马里总统凯塔(右)迎接抵达巴马科的科特迪瓦总统瓦塔拉 (路透)
马里总统凯塔(右)迎接抵达巴马科的科特迪瓦总统瓦塔拉 (路透)

来自加纳、科特迪瓦、尼日尔、尼日利亚和塞内加尔五国领导人在马里付出了前所未有的调停努力,但却未能达成任何协议以解决马里当前不断加剧的政治危机。

上述西非五国领导人于23日前往巴马科会见马里总统凯塔,以及来自反对派抗议运动的多名重要人物——该运动数周以来一直要求凯塔辞职。

为打破僵局而进行了为期一天的谈判之后,尼日尔总统伊素福表示,西共体(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将在本月27日举行一场在线会议以讨论这场危机,并认为这场危机可能会进一步破坏这个处于打击萨赫勒地区武装团体核心地位的国家。

同时还担任西共体现任主席一职的伊素福向记者们表示,“我们已经决定在7月27日召开一场特别会议,并在会上向所有国家元首汇报相关情况。”

他补充称,“西共体将采取有力措施,为解决危机作出贡献。”

西非国家领导人负有重大使命,以结束马里当前的危机与对峙

在富有影响力的穆斯林领袖易卜拉欣·迪科的动员之下,以及反对派组织“6月5日运动-爱国力量联盟”(一个包含政治、社会、公民社会领袖的多元联盟)的保护之下,成千上万的马里人在最近几周内涌上巴马科的街头,要求总统凯塔辞职。

尽管该国所处的经济困境、腐败与安全局势恶化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当前危机的诱因却是马里宪法法院在4月底通过的一项决议,即推翻议会对31个席位的民调结果,而此举产生的直接结果就是——凯塔所在党派的候选人再次当选。

在本月初,马里安全部队与抗议者之间持续3天的冲突导致了11人死亡,抗议活动也因此升级成暴力行动。多名反对派领导人也遭到了短暂的拘留。

由尼日利亚前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所率领的西共体特派团上周提议在马里建立一个民族团结政府,并包括反对派与民间社会团体的成员。此外,特派团还建议为马里宪法法院任命新法官,而该法院事实上已经被凯塔解散,旨在平息动乱。

但是,这些提议遭到了“6月5日运动”的拒绝,抗议运动领导人坚持要求凯塔辞职,并呼吁对6月10日至12日期间发生在抗议活动过程中的杀戮行为进行追责。

迪科在23日晚些时候向记者表示,谈判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也没有提供任何可以让抗议者们接受的条件。

他补充称,“运动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马里总统是否会下台?

地区领导人希望避免马里继续陷入动荡。马里是一个约有2000万人口的国家,该国自2012年的冲突爆发以来一直处于困境之中,而且这场冲突一直蔓延到了邻国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

根据联合国提供的数据,在2016年至2020年期间发生的袭击事件增加了5倍,三个国家境内去年发生的袭击共造成4000人死亡,而在2016年,这项数字约为770人。这些冲突还迫使数十万人从其家中逃离,并导致数以千计的学校被关闭。

在马里中部,许多武装团体在争取控制权的同时还加剧了边缘化社区的贫困,并加深了族裔群体之间的紧张关系。

数以千计的外国部队的存在未能遏制马里境内的暴力事件,关于马里部队滥用职权和法外处决的指控,更使得该国部分地区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和敌意长期存在,而政府通常很少介入。

达喀尔非洲论坛主席登巴·穆萨·登贝莱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地区)的安全问题是真实存在的”。

他还指出,“如果这场危机持续下去,马里可能会陷入混乱,这将影响军方士气并削弱其与恐怖主义团体之间的战斗。在这样的情况下,塞内加尔和几内亚等邻国可能也会受到影响并陷入困境,并反过来影响到其他的国家。”

但是,智库安全研究所23日警告称,地区领导人受到了“不利的偏见”,并被怀疑他们是在保护自身的狭隘利益。

该智库表示,“在寻求解决方案时,必须考虑到改善马里人日常生活的必要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几天前,法国总统马克龙谴责抗议法国在萨赫勒地区的许多国家的示威游行,特别是在马里,在社交网络和街头都能听到反对巴尔汗力量存在的声音,非常有影响力。

法国《观点》杂志报道称,自6月5日运动-爱国力量联盟(简称M5)7月10日爆发游行示威以来,马里过去数小时面临着巨大压力,并将其称之为巴马科多年来最严重的内乱一天。

23日,西非多国领导人将在马里政治危机中开始新的调解,马里公民在街上举行大规模集会,坚持要求总统易卜拉欣·布巴卡尔·凯塔辞职。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