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制者的妻子 有毒的“沙漠玫瑰”阿斯玛·阿萨德

巴沙尔·阿萨德及其妻子2016年在大马士革出席某场仪式 (路透)

2000年12月31日发生在阿斯玛·阿萨德身上的一切,似乎表明她的命运将永远与执政叙利亚近30年的阿萨德家族联系在一起,这位出生在英国的前银行投资家是否梦想着依靠执政家族权力,还是渴望开放由阿萨德家族经营的封闭经济?

瑞士《时报》(Le Temps)对此进行了一系列报道,并在文章中谈及,其将对5位独裁者的妻子进行介绍,首先就是叙利亚第一夫人对此作了介绍,她开了一系列文章,说要从5个独裁者的同志那里讲述一个描述性的历程,首先是叙利亚第一位夫人阿斯玛·阿萨德,她生活在丈夫巴沙尔·阿萨德阴影之下,或者与他站在前面发号施令。

阿兰·巴辛(Alain Bassin)在《时报》上刊登的文章中表示,四十多岁的阿斯玛·阿萨德在20年间把自己转变成了东方戴安娜王妃,这位“大马士革屠夫”妻子将其个性隐藏在厚重阴影和神秘面纱之下。

作者表示,当时25岁的女孩原本想象着自己能成为8年前在伦敦相遇的前眼科医生的公主,但事情在十年内都得以确定。

阿斯玛为巴沙尔·阿萨德生下了3个孩子——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后者在结婚前不到六个月变成了叙利亚总统,尽管他还没有准备好继任父亲哈菲兹·阿萨德权力,如果不是在1994年的一场蓄意交通事故中罹难,巴塞勒·阿萨德将成为哈菲兹的接班人。

改革尝试

几个月后,新任叙利亚总统为开放该国开启了多项改革尝试,但巴沙尔进行的这项所谓“大马士革之春”很快遭到挫败,或许这是由于维护他父亲哈菲兹陈旧势力的影响。

专门研究中东历史的德克萨斯州三一大学教授大卫·里奇(David Leach)认为,阿萨德的名字可能与新总统试图进行的经济性质初期改革相距甚远,这些改革促进了新逊尼派中产阶级的出现。

尽管如此,根据《叙利亚:现代历史》的作者莱希(Lech)说法称,阿斯玛可能最终选择了与叙利亚政权和解,而不是试图改变政权,“她常常与她的专制政权丈夫和解”。

根据作者的说法称,很快,改变似乎不再被写入议程,尽管这对夫妇在本世纪前十年用心打造他们的形象,好像他们是一个趋向西方的先进二人组合,但后来的形象表明,这是由高薪公共关系机构的专业知识构建和维护的。

作者认为,这项推销的工作始于2011年3月《VOGUE》杂志的独家采访,该杂志向读者揭示了这朵“沙漠玫瑰”,并被认为是“第一批女性中最新鲜、最迷人的玫瑰”。

尽管这次采访是在此之前进行的,但其出版时间正值阿拉伯之春,当时的一些叙利亚人抗议对要求推翻独裁者巴沙尔的学校学童的逮捕和酷刑,这次采访引起了轰动,并导致该杂志随后将本次采访从其网站上删除。

在这些示威活动的残酷镇压下,抗议活动演变为武装冲突,叙利亚慢慢陷入一场致命的内战中,这使阿萨德名字相关的理想形象被减弱和丑化,甚至导致阿斯玛与阿萨德的婚姻引发质疑,据悉,阿斯玛是逊尼派,而她的丈夫是阿拉维派。

这个国家越陷于混乱,有关“大马士革屠夫”妻子的猜测和揣度就越多,始终存在的一个问题是,“这位前伦敦国王学院的学生是否会远离丈夫的野蛮行径,还是会与一个被指控对其人民使用化学武器的男人站在一起?”

东玛丽·安托瓦内特

但是,根据《时报》文章报道称,阿斯玛并没有分裂,反而是利用丑闻丑化自己,当时《卫报》(Guardian)报道称,“沙漠玫瑰”在炮弹落在她的国家时正在互联网上疯狂购物,使她在英国媒体中的形象从戴安娜王妃转变了死于大革命的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

尽管阿斯玛在战争初期暂时消失了,但今天,她仍然出现在镜头之下,此前,她试图通过与丈夫建立“叙利亚发展信托基金”或者帮助受害者的举动来维护自己的“国母”形象,使自己远离战争初期时所表现的贪婪形象。

在2017年宣布患有乳腺癌并在一年后宣布治愈之后,这个女人在她的婆婆2016年去世之后急剧增加自己影响力,她是迫害总统巴沙尔表亲拉米·马赫卢夫的主要源头。

真正的作用是什么?

在作者提出质疑之后,阿斯玛·阿萨德是否成为了一个残酷人物还是被误解为民族女英雄?作者对此回答称,专家大卫·里奇本人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特别是因为他曾表示,由于“严重缺乏信息,且存在大量虚假信息”,历史学家将需要多年时间来确定阿斯玛在叙利亚战争中所起的作用。

里奇最后得出结论称,“真相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特别是因为阿斯玛不能无视丈夫被控犯有战争罪的恐怖行为,因为仅此一项就足以剥夺她仍然享有的英国国籍。

来源 : 瑞士媒体

相关文章

法国教授让·皮埃尔·费利奥在法国《世界报》上发表文章称,德鲁兹地区中心苏韦迪耶爆发反对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的抗议活动,与此同时,支持叙利亚独裁者的阿拉维社区不断增加的愤怒越来越明显,这引起了大马士革更大的担忧。

Published On 2020年6月22日

今年6月7日,叙利亚政权控制的多个地区爆发示威抗议活动,包括德鲁兹人占多数的德鲁兹省,以抗议叙利亚磅进一步崩溃造成生活条件的恶化,并要求推翻巴沙尔·阿萨德政权。

Published On 2020年6月27日

“全球见证”进行的一项调查揭示了一个俄罗斯-叙利亚洗钱网络,该网络利用莫斯科公司作为前线,并利用英国和欧洲国家的安全避税天堂将数百万美元从世界各地转移至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

Published On 2020年7月14日
更多中东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