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与土耳其:政治敌意剥夺了人们对经济合作的关注

土耳其方面表示,它在与利比亚签定的协议中给予埃及的权利多过希腊和塞浦路斯给予埃及的权利 (半岛电视台)
土耳其方面表示,它在与利比亚签定的协议中给予埃及的权利多过希腊和塞浦路斯给予埃及的权利 (半岛电视台)

那些关注媒体新闻的人可能会认为,埃及和土耳其之间存在着强烈的敌对情绪,但事实却是,双方在存在政治矛盾的同时,也存在事实上的合作,特别是在贸易领域。

通过仔细观察,两国之间的关系似乎正在两条不同的轨道上发展:其中一条是上升的,即贸易轨道,这条轨道因对双方利益都有好处而保持强势;而另一条则是政治轨道,自2013年7月埃及国内发生政变以来,双方之间的政治轨道一直处于紧张状态,后来又因利比亚冲突的影响而变得更为糟糕。

多年来,埃及媒体针对土耳其及其总统埃尔多安发起宣传攻势,甚至达到埃及威胁要对利比亚实施军事干预的地步,以阻止受到土耳其支持的利比亚合法政府军,从受到埃及、阿联酋和沙特支持的哈夫塔尔部队手中收复苏尔特和贾夫拉。

埃及针对土耳其的行动是如此激烈,以至于埃及国家的新闻界、宗教界偏偏与大多数伊斯兰国家的普遍趋势背道而弛——埃及的媒体甚至批评了将圣索菲亚博物馆变成清真寺的措施。

但是媒体没有谈论的是,两国之间的贸易和经济合作进展顺利,此外还有不受政治关系紧张影响的其他方面。此外,两国之间的旅游活动从未间断,根据土耳其航空提供的数据,在2018年,埃及和土耳其之间的客运航班数量增加了20%。

而在与包含大量天然气和石油的东地中海地区的冲突相关的问题上,由于该地区内国家之间的海上边界并未划定,因此,这些问题目前仍处于经济和政治之间的灰色地带。

自2014年以来,埃及加入了包括以色列、希腊和塞浦路斯在内的东地中海联盟,目标是划定这些国家之间的边界,并切断通往土耳其的道路,不允许它在东地中海地区的存在,哪怕它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内,一直控制着这些地区。

尽管如此,土耳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9年,土耳其向埃及的出口额增长至约33亿美元,与往年的情况相比,稳幅增长。而2018年埃及对土耳其的出口额约为22亿美元。

随意处理问题

埃及经济学家兼企业家穆罕默德·里兹克表示,“埃及与土耳其之间的媒体交流,仅限于本地消费”,他还指出,“土耳其是埃及的一个大型贸易伙伴,它在埃及境内拥有相当规模的直接投资。”

里兹克向半岛网记者强调,土耳其是埃及无法牺牲的贸易伙伴,至少在当前,基于诸多的经济考虑与各类优势,埃及还无法牺牲土耳其。他还指出,当前的埃及政权正非常随意地支配着国家的政治和经济。

观察人士表示,土耳其是东地中海地区的主要国家之一,像塞浦路斯或希腊等国家想要通过与埃及和以色列的合作,而将土耳其排除在外,这就像是要在一个古老家族的势力范围之内忽视它的存在,这是永远无法实现的。

这就是土耳其外交部长恰武什奥卢所传达的信息。恰武什奥卢在新闻声明中强调,恢复土耳其与埃及之间关系的最合理的方法,就是通过与土耳其的对话与合作,而非无视土耳其的存在。

那么,恰武什奥卢还表示,土耳其在专家层面上与埃及交流了有关土耳其与利比亚划定海上边界的谅解备忘录的观点,那么,他的这份声明是否代表着一种暂停,以便埃及重新考虑划定地中海边界的问题?

浑水摸鱼

另一方面,希腊却非常乐意看到土耳其与埃及之间在划定海上边界的问题上产生冲突,因为希腊希望能够基于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土耳其并未签署)来划定两国之间的海上边界。

埃及与希腊的外交部长上个月在开罗举行了会谈,会谈最后指出,两国在会谈期间就划定埃及和希腊之间的海上边界问题举行了12轮技术谈判,但却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任何协议。

土耳其在去年11月,与受到国际承认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签署了一项有关地中海上边界划分的协议,但是,埃及、希腊与塞浦路斯则对这项协议表示拒绝。尽管埃及外交部在一开始就明确表示,这项协议不会损害埃及的利益,但是,似乎总统府却干预了这个问题,力图修改这项声明,并称之为“非法协议,不会对东地中海区域海上边界的划定产生任何影响”。

埃及学者批评埃及通过与塞浦路斯、希腊等国划定边界的方式,来浪费自身的财富。来自麻省理工学院的讲师纳伊尔·沙菲仪表示,与希腊划定边界,意味着“埃及向希腊放弃了大片的水域”。

他还强调,在2010年至2011年之间发现的一个以色列油田与一个塞浦路斯油田,二者坐落于埃及的专属经济水域之内,此外,二者还位于埃拉托色尼海山(Eratosthenes Seamount)的南麓之处,而古代地图指出,此地自2200年以来就属于埃及。

埃及前国会议员、埃及石油天然气公司董事会成员穆斯塔法·穆罕默德预计,无法在与利比亚划定海上边界的问题上,与土耳其达成协议。他还表示,“当前的政权向沙特让出了埃及在蒂兰和萨那菲尔两座岛屿,还向以色列让出了埃及在其专属经济水域内的海洋气田”。

穆斯塔法在向半岛网记者发布的声明中透露,根据希腊的愿景来与之划定海上边界,这将给埃及带来巨大的损失,而与土耳其划定海上边界,则将为埃及实现很多的好处,因为这相当于在自然资源丰富的地区为埃及带来更为广阔的空间。

他还指出,按照希腊的愿景来划定两国的海上边界,将有助于在以色列、塞浦路斯和希腊之间建立海上天然气管道,而这条管道忽略并剥夺了埃及从中获取利益的诉求,埃及也无法从中获得因管道越境而过并通往欧洲而产生的费用。

多轨政策

另一方面,土耳其经济学家、土耳其商会成员优素福·卡提布奥卢表示,“就在各类媒体言论所反映出的敌意不断增强的同时,其他的非政治轨道仍在稳步发展,例如贸易、投资与旅游领域的关系,因为土耳其奉行的是国家之间的多轨政策,事实证明,尽管政治轨道摇摇欲坠,但是这种多轨政策却行之有效。”

在有关划定海上边界的问题上,卡提布奥卢认为,埃及的政策“陷入了困境”,他还向半岛网记者强调,土耳其希望与邻国划定海上边界,以保障包括埃及在内的其他国家的权利,而这一点在它与利比亚划定边界时就表现得非常明显——这项协议将近5万平方公里的地中海水域面积归还给了埃及

卡提布奥卢预计,这一点将以积极的形式反映在政治关系上,因为埃及外交部长已经表态,土耳其与利比亚进行的边界划分并不会损害埃及的利益,但是在政治压力的作用之下,他随后不得不收回这些话,但是他也指出,埃及与塞浦路斯和希腊进行边界划分,将浪费埃及人民在东地中海财富中的权利。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过去几年内在地中海东部发现的天然气田,使黎巴嫩也萌生了成为连接地中海东部与欧洲之间的天然气管线中新的重要角色的渴望,但是,现实却打击了黎巴嫩的这种渴望,包括迄今尚未勘探出任何重要成果、液化天然气价格的下降,以及地区国家之间存在的复杂性。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