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在利比亚的所作所为都是错误的

《观点》:马克龙赌注于哈夫塔尔(右)是错误的 (欧洲通讯社)
《观点》:马克龙赌注于哈夫塔尔(右)是错误的 (欧洲通讯社)

法国《观点》(Le Point)杂志报道称,利比亚战场表明,当欧洲不予支持时,法国在世界事务中的分量可谓微不足道,并报道称,法国在利比亚的政策已陷入僵局,外交信誉受到损害,利益受到影响,因为法国赌注于的地方军阀已经被边缘化,此前,西方国家对利比亚进行了长达九年的干预,这促进了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政权的垮台。

卢克·德·巴鲁奇(Luc de Baruchi)在《观点》杂志上发表的社论中表示,这种局势对法国来说是暗淡的,而法国的做法“不能说服我们的伙伴”,当与土耳其争夺布鲁塞尔之后,法国当局在寻求庇护时仅得到其北约30个盟国中8个成员国的支持。

作者表示,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退役将军哈夫塔尔对的黎波里的袭击失败了,这表明在一个将权力移交民兵、部落和各走私者的国家中,并没有试图以军事手段解决冲突,作者并指出,现有的两种可能性都与欧洲利益不相容,因此,既不会冻结冲突,也不会使冲突持久化。东部(拜尔盖)地区被掌握在哈夫塔尔及其阿拉伯和俄罗斯支持者手中,而西部(的黎波里)地区则处在土耳其保护下,但战斗和外国干涉不断加剧。

从远处而来的失败

作者表示,整体地缘政治格局对欧洲来说是灾难性的,此前,由于利比亚的混乱,安卡拉和莫斯科在北非取得了立足点,因为这为他们提供了在非法移民、燃料供应和打击圣战者方面勒索欧洲的新途径。

另一方面,根据作者说法称,土耳其和俄罗斯现在处于在欧盟南部边界建立海军或军事基地,并增强其在马格里布乃至萨赫勒地区影响力的有利条件。

作者表示,尽管失败周期自2011年以来已经很久远了,并且正如现任法国总统马克龙祖先所承担的责任一样,仍然存在着三连贯的错误,这些错误使法国的政策不明确,并造成了欧洲对法国的偏见。

据法国《观点》杂志称,其中的首个错误就是局势的模棱两可,因为巴黎未能消除人们对法国陷入这场冲突偏见的印象,自2016年偶然发现其特种部队秘密支持哈夫塔尔以来,特别是2019年在哈夫塔尔基地发现法国反坦克导弹,从那时起,如今的欧洲各国首都都对巴黎宣称的中立立场表示高度怀疑。

双重标准与挑衅

根据作者的说法称,第二个错误是说辞的双重标准,这引发了欧盟的怀疑,巴黎用最严厉地言辞谴责安卡拉违反联合国对利比亚的武器禁运,与此同时,法国无视阿联酋和俄罗斯的严重越界。

第三个错误是鲁莽的挑衅,法国将土耳其在利比亚的行动作为其所谓北约“脑死亡”的新证据,这对马克龙在欧洲的凝聚力没有益处,因为大多数成员国认为欧盟是其安全的重要因素。

作者最后得出结论称,法国表示其担心利比亚向叙利亚局势转变,直到重建欧盟统一并推动其努力实现永久停火,并实行武器禁运和促进政治解决之后,法国才能恢复其影响力。

作者认为,现在是有利时机,因为华盛顿对俄罗斯在北非的存在感到担忧,这是美国对利比亚问题感兴趣的原因,因此,法国必须与其主要合作伙伴——尤其是意大利和德国——达成协议,以实现其寻求的目标。

来源 : 法国媒体

相关文章

法国《费加罗报》说,法国正失去在地中海与土耳其抗衡的能力,并宣布从海上监视行动中暂时撤出,这意味着土耳其船只可以在没有法国目光注视下自由驶向利比亚海岸。

法国报纸《回声报》表示,法国孤身一人在利比亚对抗“土耳其的扩张主义目标”,产生这种形势的原因为法国在该地区的外交政策,法国宁愿自己单独行动,而不愿参考欧洲合作伙伴的意见,这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法国的实力。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