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研究所:苏丹在深渊边缘 不可避免的沦陷还是更好的前进之路?

6月30日的示威游行突出了核心要求(半岛电视台)
6月30日的示威游行突出了核心要求(半岛电视台)

华盛顿美国中东政策研究所(The 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说,自奥马尔·巴希尔政权垮台一年多以来,苏丹要么进入功能障碍模式,要么走上一条不仅造福该国人民、而且造福整个阿拉伯世界甚至更大区域的领航者道路。

研究所副所长阿尔伯托·费尔南德斯发表了一篇研究2007年至2009年在喀土穆的华盛顿媒体和美国代办的论文。文章指出,6月30日,自由和变革力量的人民基地——苏丹抵抗运动委员会(Sudanese resistance committees)组织的大规模示威,突出了许多核心要求,包括:迅速过渡到平民统治、增加更多平民官员、清除仍在官僚机构中占主导地位的前政权成员、问责前政权的违法行为以及放松军队对多个领域的控制。

独特的历史

作者在题为《边缘上的苏丹:不可避免的倒台还是更好的前进道路?》(Sudan on Edge: An Inevitable Fall or a Better Way Ahead?)的文章中指出,非洲和中东充斥着站在深渊边缘的国家,但在这个应该被审判为暴政类型不同的地区,苏丹的历史非常独特,作为第一个凭借自身力量推翻旧的威权政权的国家,苏丹有可能打破许多普遍悲观的预测。

他指出,即使在“Covid-19”流行危机和紧跟而来的全球紧缩持续恶化发生前,苏丹贫穷的经济已经存在,通货膨胀率达到约100%,失业率达到25%,预计今年经济将萎缩8%,而去年是2.5%。由于前领导人的无能和贪婪,苏丹还欠全球贷方数十亿美元的债务,并且还被要求支付8.26亿美元,赔偿1998年基地组织对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大使馆的轰炸,价值3亿美元的和解协议仍在美国参议院审理。

根据该文章,哈姆多克政府没有失败,尽管没有取得进展 (阿纳多卢通讯社)

哈姆杜克没有失败

作家指出,阿卜杜拉·哈姆杜克总理的政府虽然没有取得任何进展,但并未失败。它是苏丹最多样化的政府,在批评人士看来,它允许新闻自由和废除限制妇女和宗教权利的法律,并为实现透明性和问责上一届政权,开始了痛苦而缓慢的进程。反腐败委员会表示,政府已收回35至40亿美元的资产。同时,哈姆杜克的政府在上个月柏林举行的“苏丹合作伙伴”会议上取得了实质性成绩,获得18亿美元的新援助,并改善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长期关系,但是这些令人鼓舞的基本发展只是第一步。

作者说,尽管平民政府充满诚意并持有认真做事的态度,但苏丹无法在一夜之间摆脱过去三十年的混乱和黑暗局面。

作者敦促美国加速支持苏丹的平民政府并为其提供早期支持,警告区域领导人不要将苏丹当作另一个地缘政治的皮球。

命运的选择

作者说,在这个关键时刻,美国面前有一个决定性的选择。美国可以将此视为有足够时间解决问题的情况对待苏丹,或将此视为需要马上提供支持的紧急情况来优先处理苏丹问题,第二种情况会为美国的地区利益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文章得出结论,现任苏丹政府继承了沉重的负担,并陷入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两个邻国间的复兴大坝冲突中,美国很容易将苏丹从其关注事项中清除,但是,鉴于大多数讲阿拉伯语的国家的绝望和迷茫,美国现在而不是以后全力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非常重要,确保苏丹成为一个由平民主导的宽容的国家,而不是另一个失败的国家。这不仅对美国更好,而且对于苦难每天都在堆积、渴望听到相对成功的故事的地区来说,也会更好。

来源 : 电子网站

相关文章

复兴大坝技术委员会的一位成员表示,时间证明了苏丹从一开始就关注复兴大坝的设计和建造工作,旨在“可以确定风险并准备从中获利”,据悉,埃塞俄比亚的复兴大坝修建在距离苏丹东部边界20公里处。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