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致死:国家如何证明其定点清除行动的合法性?

2020年1月,伊朗“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附近遭遇美国无人机袭击并因此死亡
2020年1月,伊朗“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附近遭遇美国无人机袭击并因此死亡

今年1月3日,伊朗“圣城旅”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在巴格达国际机场附近遭到美国无人机袭击并死亡,此举迅速在整个中东地区引起了连锁反应。就在当天,美国五角大楼(国防部)宣布,这场袭击是在“总统的指示下”实施的。

1月7日,伊朗针对驻伊拉克美军发动弹道导弹袭击作为报复。

经过对武装无人机的合法性与苏莱曼尼之死的调查,联合国法外处决和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阿格尼丝·卡拉玛德在一份新的报告中指出,美国发动的这场杀害苏莱曼尼的袭击是“非法的”。

卡拉玛德9日在日内瓦人权理事会上发布了她的报告。自2018年退出人权理事会后美国已不再是该委员会的成员国,它对这份报告表示拒绝,认为这份报告给“恐怖分子提供了通行证”。

根据卡拉玛德的看法,使用武装无人机进行定点清除的行动所产生的后果,长期被各国所忽视。她的报告指出,在涉及使用无人机的问题时,世界正处于一个“关键时刻,也可能是一个转折点”。

第二无人机时代

卡拉玛德在报告中指出,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第二无人机时代”,各国在无人机制造时采用了越来越先进的技术。

报告中指出,对增加无人机使用所存在的最大担忧之一,在于它所造成的平民伤亡人数。例如,在苏莱曼尼遭遇的袭击中,最终导致的人员伤亡要远远多于计划打击的目标。

苏莱曼尼与其他8人一同遇害,其中包括伊拉克人民动员力量的副总指挥官穆罕迪斯。

卡拉玛德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国际社会现在必须对无人机使用的发展、扩张与升级进行评估”。

她还指出,杀死苏莱曼尼的袭击,是首次针对主权国家武装部队领导人所实施的无人机袭击。此外,这也是首次出现一国以“自卫”为由,在第三国的领土上袭击另一国的高级官员的情况。

历任联合国法外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均对各国之间不明确其在有关无人机战事上的义务,以及问责制度的缺乏而感到震惊。

专家们一致认为,无人机不一定是非法的,但是仍不清楚的是,在何种情况下使用无人机会违反国际法。

一辆卡车运载着苏莱曼尼及其他在伊拉克死于美国无人机袭击下的人员的棺木,缓缓在伊朗马什哈德市送葬的人群中移动[美联社]
卡拉玛德表示,根据国际法,在某些情况下使用无人机杀人是合理的——最重要的是在自卫情况下。

她还指出,极为紧迫的威胁,是决定美国是否采取了自卫行动的关键标准。

根据《联合国宪章》第51条的规定,在两种情况下允许使用致命武力:一是经过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二是当一国采取自卫行动时。

卡拉玛德强调,“自卫预期”的范围非常狭窄,必须同时符合“紧迫、压倒性、没有其他选择且没有思考时间”的必要条件。她在苏莱曼尼遇害后发布的一条推文中表示,这些标准“不太可能达到”。

美国指责苏莱曼尼策划并主使与伊朗结盟的武装人员,在该地区对美军发动袭击。

卡拉玛德表示,“没有证据表明苏莱曼尼正在策划一场针对美国利益的紧迫袭击,特别是在伊拉克,而只有这样的袭击才能证实确有必要立即对此采取行动,并为这种行动赢得合理性”。

“紧迫的威胁”

哥本哈根大学国际法教授凯文·乔恩·海勒表示,“攻击的合法性,取决于它旨在避免的威胁的紧迫性”。

荷兰和平组织人道主义裁军项目负责人威姆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美国为这场袭击所提出的理由,以及后来伊朗为1月7日的行动所提出的理由,都没有证据表明这些威胁迫在眉睫,也的确没有提及这些威胁。这两个国家都将重点放在了过去发生的事情上。”

美军退役上校雷切尔·范·兰丁汉姆表示,“卡拉玛德对这场无人机袭击的判断,几乎完全基于袭击产生的后果,而没有考虑到指挥官们在下令执行这类行动的时候所参考的事实”。

兰丁汉姆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要对无人机袭击进行严格的合法性评估,那么你必须知道在决策者看来,什么是’迫在眉睫的’威胁。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并没有完全公开或共享相关信息,因此,她无法基于她根本不掌握的事实,而对这场无人机袭击进行有支撑的描述。”

但是,她补充称,“即使这场袭击最终被事实证明是合理的,美国也将为其对这场袭击提出的理由而感到尴尬,并因此丧失其部分软实力,削弱美国的合法性继而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

逮捕特朗普?

卡拉玛德的报告呼吁加强武器管制,并对定点清除的行动进行更为严格的问责。

海勒教授认为,美国对这场袭击负有国家责任,因为它违反了“准军事法”,这项法律阐明了在哪些情况和条件下,各国可以诉诸战争。

海勒教授表示,“美国应该道歉,并保证不会发动更多的非法袭击,且可能向伊朗提供某种形式的补偿。但是,它当然不会这样做。”

今年6月,伊朗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他涉嫌杀害苏莱曼尼等受害者的人员发布了逮捕令。

威姆表示,“正确的法律行动是逮捕涉嫌犯下严重战争罪行的人员,例如苏莱曼尼,并将他们送上法庭,由法律来判定他们的行动,并为受害人伸张正义。”

他还补充称,“单方面决定在武装冲突地区之外将可疑恐怖分子作为打击目标,这可能会开创一条先例,并有可能破坏旨在保护人民免受国家暴力的现行国际法律原则。”

这份报告还建议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组建一个国际真相调查团,以调查由无人机袭击所造成的人员伤亡情况。

卡拉玛德还呼吁各国着力调查在此类袭击中对平民造成的伤害,并及时公布其调查结果。

牛津大学教授达波·阿坎德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在策划利用无人机进行定点清除的行动时,必须事先保证行动符合国际人道主义法和人权法等相关法律。”

他还补充称,“每个参与此类行动的国家,都应制定一项事后审查制度,以确保每项行动符合国际法规则。”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白宫在14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特朗普总统在上个月下达的袭击命令——伊朗军方领导人苏莱曼尼在这场袭击中身亡——是对过去发生的多场袭击所进行的报复。然而,美国政府此前却强调称,这场由无人机实施的袭击,是为了应对迫在眉睫的袭击威胁。

更多新闻内容
点击最多